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二十三章 友情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2814 2020.01.10 17:43

  文杰是个宽厚的人,尤其是对顾久梅,毕竟比自己小很多,何必和自己的老婆一般见识。

  家庭的文化包容和个性的发挥就是平等自由,家长式的一言堂绝对服从的家庭,一定是压抑和痛苦的,矛盾就会被激化,子女也往往容易形成叛逆的心理。

  所以,他并不走心,既不争论,也不生气,躺在床上他在想自己的事情。

  “你不睡觉不说话,是不是有心事?”顾久梅轻声而关切的问。“嗯,我在回想曾经和海波在一起的日子。”

  “能和我说说吗?”

  “可以啊!”大半夜的文杰便和老婆讲起了他和海波的故事。

  “都知道海波是我的大学同学,但很少有人知道海波曾经是什么样子。十八岁的时候,我们住进了大学的同一间寝室,那时候的他身高和你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而我那时候就一米七八,和现在一样高。农村孩子,家境十分贫寒,很多同学看不起他。但他聪明机灵,很会处事,所以也没有人太反感他。我们打篮球,踢足球,打架,出去玩,无论是身体上还是胆量及经济上他都没有能力参与,似乎已经成了被遗忘的角落,他唯一的闪光点的就是成绩很好。

  然而命运的转变往往是从不幸开始的,在食堂吃饭,也许是个子太矮,引不起足够的注意力,他撞到了一个大个子计算机系同学身上,菜汤洒了人家一身,人家一身名牌,父亲是西山有名的煤老板,在学校非常牛,总有一帮人前呼后拥的捧着。海波不但受到了斥责和侮辱,还有同学对其动手。一方面我看不惯欺负弱者,一方面也想嘚瑟出风头。所以盛气凌人的出面斥责,而那些牛人说早就看我不顺眼,一言不合就动手了,这件事情就是著名的经贸学院三号食堂的群殴,我们一伙同学是胜利者。从此我对大家声明,海波就是我兄弟,谁欺负都不行。那以后不知不觉他便成了我的小跟班,当然给他一点经济帮助对我来说很轻松,而对他却是大事。从大学到今天我们一直在一起,大二的时候,他长到一米七十多,大三他和我一般高了,大四他一米八五,我还是一米七八,他曾经仰视我,以后我仰视他。他从小生活在农村困难家庭,营养不良影响了他的成长,或许是水土等其它因素造成的,最后他不仅长高了,人也越来越帅,举止也越来越潇洒,智商似乎也跟着不断的提高,视野也越来越宽广,我们的情谊也越来越深。他把财富看的非常重,他认为财富就是尊然,有钱就有安全感,除了钱什么都不可靠,他不相信任何人,对我也许有一点例外。大四的时候,他几乎就是我们大学的白马王子,似乎所有的女孩都追他,他选择了一个最漂亮的女孩,可谁知道,那个女孩只和他玩恋爱,不和她结婚,原因是她绝不会找一个经济上没有保障的男人结婚,无论这个男人多么优秀,这个女孩就是海波情人之一的高桂敏。而一直执着的暗恋着海波的人李晓明,通过不断的努力感动了海波,所以变成了今天海波的妻子,俗话说好汉无好妻,赖汉守花枝。美男子海波找了一个丑媳妇,我杜文杰找了一个漂亮的你。

  大学毕业,我们一起应聘,一起打工,后来一起创业。还别说,李晓明的确在经济上帮了海波,方圆公司成立之初,海波的股金就是李晓明娘家给的。

  海波是穷怕了,所以那么爱钱。你家境也算不错,为什么也和他一样贪财,甚至不顾忌亲人感受变卖纪念品?”

  说着说着,文杰又回到了想说的话题。

  “我和他不一样,你别往里绕我,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和严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两人亲昵地逗着嘴,相互抚摸着,都有一种原始的渴望,矛盾冲击及不满就在这充满爱的境界里风平浪静了。

  而此时偷欢的海波正是云雨之后的风停水静,尽管其生性风流,甚至有多少个好妹妹自己都弄不清楚,但高桂敏绝对是他走心的红颜知己,尽管当年因为其贫穷不肯嫁给他,但海波能深深地理解。所以多年以来,两个人的情感还是真实可靠的,故而海波在苦闷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向高桂敏倾诉。

  怕妻子吃醋,文杰没敢说,高桂敏当年真正想嫁的人是自己,可杜文杰对功力观特强的女人发憷,只能敬而远之。但有一位艺高人胆大有权势的人为她离婚并娶了她,而不过年龄大了近二十岁,也是各得其所,一个喜欢权势,一个追求美色。高桂敏也真是聪明人,她懂得如何把不同的男人,摆到自己认为合适的位置,不但清楚什么人该做丈夫,什么人该做情人,而且能把二者关系处理的和谐融洽,对她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能力,简直就是一种艺术。

  海波与高桂敏幽会之处,正是丈夫魏广林受贿的别墅。这魏广林是一个典型的享乐主义者,经济上贪得无厌,权术上费尽心机,生活上花天酒地。他没有想到有人敢动他的老婆,更不会认识到这个人就是平日里对自己毕恭毕敬的董海波。

  偷情对其二人不仅仅是习惯,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两人仰卧在床,高大的董海波似乎找不到以往的快乐,心事重重的看着天花板。娇小玲珑的高桂敏则带着女人特有的满足斜眼挑逗着说:“怎么忧心忡忡的,担心你老婆找你?”熟悉海波的都知道,他太太李晓明,太贤惠,从不给海波打电话,也不干涉海波的工作与生活。海波尽管风流,可与妻子相处的却很好,这种本事可以和高桂敏平分秋色,周围的很多人也都知道。因此,她这样问话,海波自然没有回答的必要。见海波不说话,她便开门见山的说:“我听说你和文杰之间出了点问题,这么多年的兄弟了,大度一点就过去了,何必耿耿于怀呢!”

  “恐怕还真的过不去了,我能感觉到他已经铁心和我分手了,我们太熟,我太了解他了!”海波感慨的说。

  “说分就分,你真的舍得?”高桂敏问。

  “说实话,真舍不得,但有时候越害怕的事情,来的越快。”海波还是感慨。

  “那你有什么打算?”高桂敏试探性的问。

  “我想拉出来自己干。”海波说。

  “有难处吗?”高贵敏关切的问。

  “难处一定会有的,人生处处都有难啊!”海波还是感慨。

  “如果你们两的分手是水到渠成,也不要太在意,也许将来的你会做得更大。”高桂敏转变了口气。

  “我在意的更多的是我们的友情,从经营的角度讲,我没有必要和他长期合作,文杰不是过去的文杰了,现在学会沽名钓誉了,什么企业责任、品牌道义之类的东西太多,他这样做是不行的。”海波说了实话。

  “你拉出来之后,我们一起做怎么样?资金和势力老魏都能给你足够的支持。”高桂敏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魏广林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我可不敢和他合作,还是一次一算账的好,一起干我怕他一口把我吞了。”海波笑眯眯的说。

  “和文杰一起干,文杰是庄家,你是给他打江山。我们一起干,你是庄家,老魏给你打江山,你不把他吞了就不错了。”高桂敏带着不满说。

  董海波没有说话,他不用再说话,今天和高桂敏约会的目的达到了,他想要的就是这句话。

  “你是不是应该考虑我们合作的事情,未雨绸缪,有备无患啊!”高桂敏的贪婪在她期待的目光里光辉闪耀。

  “现在说这些未免太早,到时候再说。”海波欲擒故纵,有意避开此话题,又自然而言的把话说道和文杰的友情上面。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和文杰一路风风雨雨走来,经历了大多的东西,我的人生很多第一次都是文杰给我的,第一次群殴,第一次西餐,甚至第一双皮鞋......。”海波说的很动情,这就是海波特别的才能,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可以给人随口讲故事,最后这故事能给自己感动得痛哭流涕,以至于他自己都忘记了此行的真实目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