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二章 画家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5269 2019.11.29 17:18

  杜文杰听后兴奋的挂了电话,决心已定,就买龚占海的画了。

  随即认真的看,慢慢的体会。他的作品大多都带有寒带地区的特色,冬趣的作品比例大,书法也给人一种冷硬的感觉。文杰最近一直心情烦躁,如果不是为了妈妈的生日礼物,他不会有这种闲情逸致的。他粗略的看了一遍,价格不低,没办法,毕竟人家是书画大家。况且他也不想给母亲买便宜货。按自己的喜好,选了一张《麻雀图》,冰冷的雪地,干枯的树枝,苦寒中坚毅的麻雀,右上角还附有一首小诗:“莫道土头最寻常,坚毅聪伶守一方。荣辱不计宽心智,终生劳碌铸辉煌。”

  办好手续,一切如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幅起初没有在意的画映入他的眼帘。《月光轻吻白桦林》让他这个门外汉看了之后都觉得震撼。这幅画不但有味道,更有意境。月光下,静静的白桦林。作者利用白桦树之间的距离,巧妙地勾勒出朦胧而又清晰的女人头像,利用花草和季节笔法的色差,把五官也画的栩栩如生,粗看是景致,细看是人物。这种完美的结合让杜文杰惊叹,可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个头像怎么看都像自己年轻时代的母亲。由此让他产生了一种突如其来的缘分感和宿命观,老天真的关照自己,居然在这个时期,让他遇到这样的一幅画。让事物如此完美,人生是不多见的,他相信,这一定会是妈妈一生最喜欢的生日礼物。

  他即刻决定要退掉《麻雀图》,买这幅《月光轻吻白桦林》,去看价格居然标着非卖品。

  杜文杰何许人也?出类拔萃的商人,艺术家和商人玩这种小儿科的游戏太可笑了。什么非卖品,无非就是想卖高价而已。

  商业的游戏规则他早已玩的炉火纯青,几经周折,见到了作者。不胖不瘦,中等身材,淡蓝色体恤衫,米黄色裤子,黑色皮带,棕色皮鞋。浓密分梳的黑发下面一张温和的脸。粗眉如剑,眉梢略弯。眼镜片后面单眼皮的大眼睛黑亮有神,厚厚的嘴唇,嘴角总能看见一丝不经意的微笑。一个比想象中年轻一点儿的画家,带着岁月和书卷留给他的一脸慈祥,向杜文杰走来,似乎一下子把文杰身上的铜臭气息逼散了一些。

  龚占海也在审视这位年轻人,中等身材,头型和自己差不多,只是密度差的多一些。方方的脸,大鼻子,大嘴巴,大眼睛,一脸福相。谈不上多帅,但亲和可爱。

  礼节性的握手问好之后,便进入了正题。

  “我喜欢您的这幅画,希望您能卖给我,价格不是问题。”杜文杰微笑着说。

  “能给我一个喜欢理由吗?为什么必须要这幅画。”龚占海面带微笑轻声的问。

  “我说过,价格不是问题,您说价吧!”杜文杰开门见山。

  听了这话,龚占海心里闪过一丝不快,但嘴角的微笑依然还在。不温不火的说:“所有的画对我而言,价格都不是问题,唯有这张,无价,很抱歉!”

  龚占海心中的不快是逃不出杜文杰的敏锐的,遗憾的是商人有敏锐的一面,也有执着的一面。很难离开商界的视角审视艺术。他继续说:“这幅《麻雀图》我可以不退,同时买走你的《月光轻吻白桦林》”。

  “谢谢你喜欢我的画,《麻雀图》你可以退,不退我也可以给你打折,甚至可以送给你,但这幅画非卖品,抱歉!对你,钱不是问题。对我也绝不是钱的问题。”龚占海不温不火的要送客了。

  杜文杰之前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出了问题,现在已经无需认证了。但商人的睿智在其身上总能闪耀出光芒。智商不够情商凑,利益牌失败后,他马上打出了感情牌。

  “龚老,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商人,习惯了用利益说事,向您道歉,这幅画太美了,我的确喜欢您这幅画,它这对我很重要。”文杰丢下了商业气,显得十分诚恳。

  “我想知道,你看他美在哪里?”龚占海从表情到和善的态度,似乎还带着一点点轻蔑。

  “龚老,您能看出来我不懂书画,我只是喜欢,处于一种情感。”

  他没有不懂装懂,让龚占海顿时少了几分讨厌感,以至于助理来他身边耳语,说有人要见他他也摆手示意等等。“什么情感?”他似乎对这个年轻人有了情趣。

  杜文杰已经感觉到机会不多了,他做了最后的努力。“过几天就是我母亲的生日,说来也巧和你画创作落款日期是同一天。我妈妈是‘知情’,在大北方生活过,她常常说起白桦林。我要得到您这幅画不是因为我懂艺术,而是想把这幅画送给妈妈,因为她懂艺术,懂得白桦林。”边说,边向龚占海送出了一幅期待的眼神。

  龚占海突然觉得这眼神很熟悉,思绪一下子飞到了那个时代。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这幅画,猝然间沉默不语。

  杜文杰见龚占海没有说话,以为有门,就趁热打铁地说:“您这幅画让给我,您有创作才能,可以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我会十分感激您的!”

  空气凝固了,时间静止了,文杰不敢打扰他,助理也不敢出声。龚占海当然明白杜文杰的言外之意:你高价卖给我,以后你可以再画嘛!此时,他什么都不想说,因为,他觉得这不单单是伤害自己,更是亵渎艺术,而这个作品是神圣的,不允许任何人玷污它。同时,他也不想和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甚至很后悔见这个人。无需多言一句“抱歉”就是最好的结束方式。

  杜文杰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望着画家离去的背影,无可奈何。苦笑之后,拿着那幅《麻雀图》悻悻离去。

  走出展览馆,文杰拨通了周大明的电话,用了很长的时间,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并嘱咐大明安排人调查龚占海和那幅画的情况,想尽办法把画搞到手。杜文杰做事情的执着是众所周知的,更要命的是,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都要做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