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三十八章 兄弟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3617 2020.01.10 18:03

  大家听得入神,郝善讲的投入,宛如真的一样,也许狱中的人不喜欢把梦和现实分开,所以郝善又开始讲他的美梦。

  兄弟们,你说奇怪不奇怪,郝善像评书演员一样说起来,似乎煞有其事,又满含哲理。

  人生的辉煌本应该是让别人欣赏的,很多时候,无论人生光环多么绚丽如果没人看到,便失去了意义。此次回来,一方面复仇,同时也心存光宗耀祖之意,可是毕竟物是人非。本来我的心事也应该是有读者的,因为儿时有两个最好的伙伴小宝和大林,遗憾的是大林已经死了,更遗憾的是都说是小宝害死的。

  很多年以前,小宝做了矿工之后,回来找大林一起去矿上做,不久煤矿出现了事故,大林遇难。因为登记关系中小宝是他唯一的亲人,便得了不菲的赔偿金,据说现在他在城里有建筑公司,生意做得很大,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我手下人很快了查到了他的全部情况,还得到了这样一个信息,他是靠讹诈煤矿老板赔偿金起家的,据说他介绍多个无依无靠的人去煤矿挖煤,自己是他们唯一的亲人,然后人为的制造矿难,获得矿主赔偿金,大林应该就是这样死的。

  我原打算见他们一面,如果他们生活困难也曾考虑留给他们一些钱。可现在看他们的情况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决定悄无声息的侧面观察小宝之后再决定是否相见。

  手下人来电话让我马上赶到一个工地现场,说他正在那里指挥动迁。我和乐乐、温吐坐着马克开的越野车来到了工地,场面十分混乱,一伙人拿着棍棒阻止强拆,另一伙人亮出了短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确很有道理,见到对方的枪,另一方马上放弃抵抗。顷刻间大型机械立即投入了工作状态,透过机械迫不及待工作中扬起的烟尘,主宰者脸长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无论岁月如何变幻,历史的印象总还是有迹可循的,他笑容里面依旧保留着小宝特有的表情,很温暖,很熟悉,我十分肯定这就是我要找的人。想了想,穿出人群,我一个人向他走去。他一脸自豪的站在那里,旁边有几个威武的下属,见我走到跟前,便一个个掏出腰间的短枪指着我,高声问我想干什么。我根本不想和这些草包废话,旁若无人的对他说:“小宝,我是郝善。”他愣了一下,马上示意手下把枪收起来,仔细打量走到他面前的我,突然兴奋的把我搂在怀里,激动不已的说:“小善,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他的身体高大丰满,拥抱的很用力,让我感到了浓浓的情谊。

  “今天真是喜事不断,走走走,我们去吃饭。”边说边拉着我向他的车走去。前排有司机和下属,他和我坐在后面。车队启动了,他一直面带微笑的询问我的情况。

  来到酒店,一路上我们彼此情况都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我说的都是假话,当然也不知道他的真话有多少。落座以后,他便对我说:“别在外面漂泊了,和我一起干吧。”我没有表态,而直接问他:“大林是怎么死的?”这时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想看穿他的灵魂。他似乎没有勇气迎接我的目光,垂下眼帘,伤感的说;“是个意外,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听说他的赔偿金给你了?”我只想弄清楚这件事情,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他纠缠,所以看门见山。

  他没有说话,深沉的目光透过黑亮的小眼睛看着我,像是看一个怪物。让我感觉一瞬间那些儿时的友情和回忆都已经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猜测和疑虑。

  “真是人情薄如纸啊!分别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一见面居然给我一种审问的感觉。”

  “没错,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找你的。”

  他的脸色骤变,从兜里掏出一只雪茄叼在嘴上,早有下属一刻不误地上前点燃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来,阴冷的目光透过烟雾久久地停在我的脸上,带着黑胡子的嘴角也微微上翘,似乎深思熟虑之后慢吞吞的蹦出来三个字:“为什么?”眼角上瞬间又出现了十分轻蔑的含义。

  “为了人性。”我很认真的说。

  “凭什么?”他不屑一顾的问。

  “凭心情。”我也是无所谓的表情。

  “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谈心情,工地现场你也看到了,那些抵抗的人看到我们的枪心情就变了,再也不抵抗了,告诉我心情是什么?”

  “如果他们也有枪呢?”

  “他们没有,我有。”

  “他们为什么没有?”

  “因为禁枪。”

  “你们为什么有?”

  “因为我们不用遵守禁枪令。”

  “你们是好人?”

  “在你们看来我们是坏人,他们是好人。”

  “这么说禁枪是对坏人有利,对好人不利?”

  “对没抢的人不利,因为你没抢。”他边说,边掏出怀里的短枪,并把枪口对准了我。

  “就凭你这破东西还在我面前卖弄,收起来跟我走吧。”我没有兴趣看他的丑态,毫不在意地说。

  “真是给脸不要脸,给我拿下。”他也不耐烦了,对站在后面的手下吼道。

  我以最快的速度打倒了室内站在他后面冲过来的三个手下,并夺过他指着我的枪,顶在了他的头上。

  我的假期很短,一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三天,我还要去看女儿,还有组织交给我清除二十个垃圾的人头指标要完成,所以必须抓紧时间,便把小宝带入我们的飞机上。

  地面上的乱摊子都交给了当地的兄弟去收拾了,马克驾驶着飞机飞往正京机场,我在飞机上审问小宝,乐乐和温吐岭旁听。

  人的嚣张往往是源于膨胀,消除了泡沫便恢复了本色。小宝早已失去了不可一世的狂妄,人一下子变得平和理智,但胆子已经变得很小,像第一次离开母亲的袋鼠,看上去战战兢兢的。我并没有虐待他的想法,所以,我们两个在一张桌上面对面地坐着。

  “你害怕了?”

  “是的,小时候我就没有胆量,打架总是靠你出头。”

  “你变化很大。”

  “大家都在变,你也一样。”

  “有什么故事要讲给我听听吗?”

  “故事太多,不知道你想听什么,问吧。”他似乎不再害怕,整个人体现出了坦然。还没等我开口,他接着又说:“等等,这么多年不见,怎么也该庆祝一下,有酒吗?”

  我让人拿来两个酒杯和一瓶红酒,亲自为我们倒上之后,又让人拿来吃的放在桌子上。他又说:“看来你很有钱,但别那么吝啬,一瓶红酒是不是少了点?”

  “放心吧,飞机上的酒和你的罪恶一样多!”

  “我喜欢罪恶,但也不是越多越好,恰到好处即可。”

  “你知道今天对你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清楚,是让我最后一次接触罪恶,所以我要一醉方休。”他边说边端起酒杯,也示意我一起喝,我们很绅士的碰了一下酒杯,都爽快的喝了一口。“哦,你的罪恶味道不错。”

  “你不怕吗?”我突然间很佩服他面对死亡的坦然。

  “我累了,早该歇歇了!”他一边回答一边若有所思的反问我:“你一直没有疲倦感?”我知道他的轻松绝不是装出来的。

  “我和你不一样,我有信仰。为什么要杀大林?”我觉得沉重的问题,还是轻松一点讨论更好。

  “为了罪恶。”他边说边喝了一口酒,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仅仅是钱吗?”

  “这还不够吗?有钱才能有尊严,有安全,有自由、权利和真理,也就拥有了一切,你能说出比钱还重要的东西吗?”他微笑着说。但我不知道他的微笑是为我还是为钱。

  “除了钱人生不应该有点别的吗?”

  “除了钱这个世界还有真东西吗?我相信正义,当我受尽凌辱的时候,它在哪儿?我相信朋友,当我有困难的时候,一个都没有;我相信忠告,但听到的都是谎言;我怀念纯真的友谊,却谋杀了大林,等来的也是你今天杀我。如果我们不是朋友,没有那段纯真的童年之谊你回来杀我吗?这个世界,只有钱不会背叛我们,只有我们为了钱而背叛。”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好像对他说,又好像自然自语。突然便间失去了耐心,觉得没必要和这样的人废话,真想立刻把他扔下飞机去。

  “现实就是这样,现在你有钱了可以和我讲良知、道义,你敢说你做的这些不是为了钱吗?”他坚定的看着我。

  “我的人生献给了人类的发展和进步事业,你理解不了。”我对他说。

  “你说的我的确不懂,其实就是个玩笑,但你们却像三岁孩子过家家一样玩的很认真。”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么活一辈子值吗?”看着他疯狂的样子,我不解的问。

  “对于我们这类人而言,大林不死,当一辈子矿工值吗?你的情敌,连自己的孩子和老婆都保护不了,即便长命百岁值吗?我的确良心不安,经常在梦中惊醒,但我活出了尊严,对家人尽到了责任,我做了很多坏事,但我不后悔,我知道我会遭报应的,就是下十八层地狱我也认,因为我不想和大林一样挖一辈子煤。”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原想轻松的审判他,现在却忍不住吼叫起来。

  “小善,你凭什么审判我?因为你有这个权利,谁给你的权利?金钱和武器。你的逻辑为什么就比我的逻辑合理?如果枪在我手里,我就说‘牺牲大林一个,幸福我一家。’你们是不是也会鼓掌?”

  “你这样为自己辩解有意思吗?”我十分愤怒的质问。

  “我们都是有原罪之人,兄弟一场,我什么都不想说了,喝酒吧!”他端起桌上的酒杯开始慢慢的品酒,那感觉如同夏日里的绅士在阳光下的咖啡厅享受最美的时光。

  “小善,别向我开枪,我不想死在兄弟的枪口下,我自己给自己找归宿。”

  我明白他的意思,眼中含着泪水看着他点了点头。顷刻,他打开舱门,跳了下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本能的把救生伞抛给了他,他没有接住,似乎也不想接,不知不觉我已经流出了泪水,一串串,很多很多……。

  罪恶的躯体,

  融入白云之中,

  品不出美丽,

  空中,沉寂,

  深海般的沉寂。

  坠落下去的灵魂,

  随风飘零。

  共度红尘,

  我走的是不是

  太早?

  你是否还有一丝丝

  遗憾?

  兄弟再见!

  一样的童年,

  不一样的憧憬;

  一样的挣扎,

  不一样的结局;

  如果来世,

  还是兄弟;

  不彼此为难,

  不留仇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