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 第四十八章 礼物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2197 2020.02.25 17:07

  回来之后,杜文杰看到了蒋国平的自信和温博的支持,对他自然有了信心,同时也把自己的整体看法和眼前应对红力公司的办法和国平都讲了出来,国平很认真的听着,两人在众多的方面都取得了共识,而最终决定权在蒋国平手里,文杰不会插手。国平当然有自己的构思与运筹,同时他心里清楚,不久前文杰还希望自己提出辞职,现在如此相信自己,功劳应该归功于温博和大师。

  蒋国平的战略很特别,就像刘邦一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有把假象做得逼真,没有任何破绽,才能完成一招制敌,以至于不到万不得已,对文杰也不能说。况且,他完成的是自己的作品,不需要别人的参与。大家都在等待他的艺术品出炉,但却看不到任何端倪,包括他的对手,不是怕他强悍,而是担心他不堪一击,扫了征服的兴致。

  从董海波的角度讲,他必须战胜方圆集团以证明自己的正确与强大,他从资金、财力、人力、运作方式及社会关系,都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没想到蒋国平如此平庸,失望之余也有一些担心,他觉得尽管文杰要排除异己,寒不择衣的弄来一个平庸之辈,但如此平庸却又让他心里没底,他给文杰打电话一方面是关心,也有探底的想法。一时间,两个集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蒋国平身上,但大家只看到了他羽扇纶巾的风度,却找不到周瑜身上的半点智慧。

  一些事情完全看清楚了,想清楚了,自然就释怀了。文杰的心理有两大负担,一个是事业,一个是家庭。他把公司的包袱卸下来,放在了国平肩上,自己轻松了。国平尽管也觉得沉重,但艺术家的天性就是这样,越沉重越幸福。然而,家庭的问题和爱的困惑,只能靠他自己了。

  家庭永远是生命里最有趣的,同时也是最无聊的。而生活的真正魅力,也一定是意料之外的。

  季节让正京的夜晚由薄凉变成了秋冷,而且来得快,来的突然。所以当两个妈妈迎接文杰开门进屋的时候,同时喋喋责怪穿的太少,范薇嗔怒的表情中含着难以掩饰的笑容,就像即将绽放的蓓蕾,总能给文杰带来幸福的期望。桂兰则上前摩挲着文杰的衣服,想把长者特有的慈爱由此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

  男人当然不会那么含蓄,他突然张开宽大的臂膀把二妈紧紧地抱在怀里,嘴上还不停地嚷道:“我的姨奶奶,可想死我了。”夏桂兰一边享受了,一边对说:“快去抱抱你姑奶奶吧,这段时间她天天叨咕你。”文杰也不说话,脱下外衣交给二妈之后,走到范薇跟前,猝不及防的抱起瘦弱的母亲,便往餐厅走,家庭清冷的温度在这一瞬间开始升高了。

  “小财迷怎么没跟你回来?”幸福中的范薇依然挂念儿媳。

  “本要一起回来了,突然有事。”文杰拿出来早已准备好的谎言。

  然而生活中最容易出现的就是锦上添花,就在三个人欢喜嚷闹之际,一个小精灵从楼梯跌跌撞撞的往下走,桂兰惊奇的叫道:“能自己下楼了!”杜文杰放下母亲,三个人停下脚步,欣赏着一个生命的进步。

  “哪儿弄得小黑猫?”文杰问。

  “久梅没和你说?”

  “噢,忙懵了,我没太在意,忘了。”两个妈妈的注意力都在小猫身上,没人发觉他说谎。

  夏桂兰捧起小黑猫,交给文杰看,大家便一起走入餐厅。此时,文杰不敢再乱问,怕言多有失。而想说的不用问,范薇怜爱地看着他手中的精灵说道:“这个品种叫孟买,因酷似印度孟买的黑豹而得名,所以我们给它取名叫黑宝,这种猫长大后毛无杂色,黑亮而柔软,必须从小喂养,它没见过母亲,便当我们为同类,长大通人性。生下来久梅就给我们抱来了,现在都会吃食了。”一顿饭大家就围绕着小黑宝聊天,似乎说动物永远比说人开心。

  然而,人的主题无论如何也不是能绕过的,对这个家庭而言顾久梅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看什么,这是小财迷送我的玉,这孩子真懂我心,知道我喜欢玉,送这样的精品,我好感动啊!”夏桂兰发现文杰一直看自己脖子上带着的玉坠,边说边拿下来给文杰看。

  文杰接过来仔细观赏,因为二妈喜欢玉,文杰经常买玉,对玉早有研究,他知道这块玉价值不菲,造型为一柳叶状,通常大小的尺寸,雕工细腻,水头很足,手感润滑。他怕引出追问也不敢多说,丢下两个字“不错”便还给姨妈。

  “去书房看看小财迷送给我的礼物。”范薇自豪的说。

  来到书房,墙上除了龚占海的《月光轻吻白桦林》之外,又多了两幅木雕,一幅是画一幅是字。画的题材为断桥,画中许仙右手拿着雨伞,目不转睛地看着白淑珍,白淑珍略带羞涩的把头偏向一边,小青在她后面,举着双手做搀扶装,三个人物栩栩如生。桥头、石阶、湖水、花草树木逼真传神。为著名雕刻大师可心的作品。旁边与之匹配的还挂着尺寸相同的一幅字,写着一首诗;

  祖师度我出红尘,铁树开花始见春。

  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变再生生。

  欲知有色还无色,须识无形却有形。

  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看到这里,杜文杰突然觉得内心里说不出的东西,他很想即刻给严芳打电话,尽管知道不会有结果,也想聊聊。但现实的情况不允许他放歌纵酒,为了转移视线,他马上对妈妈说:“看来顾久梅还真会讨你们欢心,不过现在我有更高兴的事情和你们说,近两天我就要和龚教授见面了,一起坐下来聊聊。上次他可是主动提出来的要见面,这次见面看看他的具体想法和安排。老姐,你有什么想法,需要我传递给他?”

  这一招偷梁换柱果然奏效,范薇和夏桂兰本来是想问顾久梅的情况,让他一下子引上了更受重视的话题。于是三个人围绕着龚占海的故事聊到很晚才休息。

  早晨起来,文杰草草的吃了早餐便匆匆的走了,说是公司有急事,其实公司什么事情都没有,他也不想过问公司的事情,只是怕两位妈妈问起顾久梅的细节自己不好回答。昨天夜里他想的太多,一直没有睡好,回到家里倒头便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