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四十一章 心愿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2138 2020.01.10 18:07

  郑春华尽管表面上风轻云淡,可是每天都在用心的思考,也坚信自己能赢,但仅有信心是不够的,随着基溥的刑期越来越近,他的心理压力也越来越大。

  就在郑春华面对黑夜,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李莲凤给他点亮了一盏烛火,让他看到了出路。通过手段,他把国内信息传递给郝善。网上热炒李莲凤的自杀,网民进行深入的大讨论。正义、不公、泄愤和伤感对郝善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到了女儿的消息,同时也扪心自问,我是什么父亲,能给女儿带来什么?

  而他的困惑让他的崇拜者郑春华轻而易举的解开了。给他讲了很多人生哲理,生命的意义及男人的责任,还教了他一首诗:因为你是男人

  “当母亲带着疲惫的微笑把你捧给大地,

  你已经是一座高山,一片大海了。

  性别交给你一副重担,指给你一条路对你说:

  走吧,你这男子汉!

  于是你便长出一副铮铮铁骨,

  把脚下的大地踏得咚咚作响,

  去完成你的光荣、你的使命、你的答卷。

  当大火燃烧的时候,

  你要冲在最前;

  当洪水到来的时候,

  你要退在最后。

  因为你是男人,

  就应该有一副侠肝义胆。

  当朋友成功时,

  你要大碗喝酒。

  当与女友分手时,

  你要真诚的说声道歉。

  因为你是男人,

  就应该如此气壮心宽。

  因为你是男人,

  对儿女应该是一颗结满果实的大树,

  对父母应该是一座物产富饶的大山,

  对妻子应该是一片洒满金色的港湾。

  因为你是男人,

  一生就要有所成就,

  不懒惰、不悲观、不放弃、不抱怨;

  男人就应该堂堂正正、磊磊落落、风度翩翩。

  一个世界仅有女人的光荣是不够的,

  阴盛阳衰让所有的男人都自惭形秽。

  也许你很矮,

  但好男人博大的胸怀会让你顶天立地;

  也许你很弱,

  但好男人坚定的意志品质将赋予你侠义铁肩;

  也许你恶疾缠身,

  但在好男人的字典里永远没有伤残。

  男人,光荣的性别,

  这光荣的全部内涵在于承担责任和义务,

  做出牺牲和奉献。

  做个好男人吧,你别无选择。”

  也许这便是传说中的蝴蝶效应,李莲凤照亮了郑春华前行的路,郑春华同样为郝善点亮了心中的烛火。他对郝善说,基溥是天下奇恶之人,如果他出狱会坏事做绝,危害苍生。除掉他,不仅可以为天下造福,还可以为女儿积德。如果他同意为正义献身,便会有一百万元美元的社会善款赠予他女儿,除掉基溥之后,另外一百万元美元也立即赠予。

  郝善没有犹豫,欣然接受。他在网上里看到了有人赠予女儿龚笑语一百万元美元的时候,心潮澎湃,突然觉得自己的生命很有意义。

  替基溥挡一刀只是完成任务的第一步,他依计而行,表演的完美无缺,住进了医院。

  同时,他也很清楚,用不了几天自己就会进入另一个维度,是天国还是地狱他不清楚,也没有活人去过那个维度里面,但每个人都知道,那是自己的归宿,既然是归宿,早点去也无妨,郝善这样**的想。

  郝善重伤痊愈又回到了监狱,基溥破天荒的为他庆祝,单独同他吃了一顿饭,那份荣光在狱中久久的闪耀。在未来的日子里,依旧是生活在自己的空间里,每天食堂吃饭或放风的时候,基溥偶尔用幽深的目光看一眼郝善,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一下感情。而郝善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享受着自己的时光。

  时间有时候对有些人流失很慢,因为,有一个日子至少有三人都盼望着。然而,再难捱的日子也终究会过去,基溥今天就要刑满释放了,无论什么情况下,只要是强者,拍马屁的角色永远都不会缺少的,然而狐狸般机警的基溥不给任何人接近自己的机会,他清楚从今以后,他最棘手的事情就是如何对待马屁精,人到了一定的高度以后,不是自己的分辨能力差,实在是马屁高手太多,防不胜防。

  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最难缠的马屁精确实看上去是不拍马屁的人。郝善拿着一瓶酒向他走来,那是一瓶红色的瓷瓶酒,看不到里面酒的颜色和数量,也闻不到气味,更品不到想象中醇香。基溥知道郝善是来给自己敬酒的,也很想与郝善喝一杯,体验其中的滋味。他阴郁的脸露出了一丝难得一见的微笑,甚至根本是不笑容,就是没有恶意的肌肉不易察觉的动了一下。仅这一表情就足以让很多人受宠若惊,甚至终生难忘。而郝善似乎并不放在心上,目光无限平和的看着他说:“基溥,小弟为您送行!”说罢把酒倒入酒杯中,一饮而尽。然后,又倒上一杯,递给基溥的手下,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可以近身基溥。

  基溥示意下属把酒送过来,不知为什么下属接过酒杯,送给基溥的一刹那,突然失手掉落了酒杯,玻璃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亦或天意,在郝善看来都是满意的。因为他和郑春华的约定是,只要自己按计划实施,基溥不死,女儿已经得到了一百万美金,另一个一百万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郝善的贪婪是有底线的。基溥对自己有恩,他心底不想让基溥死。

  基溥透过郝善心灵的天窗,看到了郝善绝没有害自己的内涵,警惕的防线彻底决堤,他让人拿过郝善的红色酒瓶,高兴的对郝善说:“谢谢你,我的兄弟!”直到此刻他才肯定了郝善对自己的友善。他趁着刑满释放就要离开监狱的兴奋劲儿,嘴对嘴豪爽地大口喝了几口郝善的酒,便把酒瓶高高的抛起来,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酒洒了一地,飘出幽幽淡淡的香。然后,回头再看郝善,发现了不一样的表情,瞬间也感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敏锐的狐狸马上明白了发生的一切,他阴暗的眼睛,透过垂面的长发看着表情痛苦的郝善,死死的盯着,没有仇恨,没有哀怨,只剩下疑惑。

  顷刻间,两人都倒在地上,但基溥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郝善的脸,慢慢说出了人生最后的三个字:“为什么?”

  “为了孩子!”郝善无比痛苦的回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