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三十一章 囚徒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2730 2020.01.10 17:54

  夏桂兰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奔范微的卧室,无需客气,伸手推门进来,看到范微站在窗前望着夜幕下的窗外。她不用问就知道进来的是夏桂兰,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进入自己的卧室不用敲门。

  桂兰进屋后也不说话,一屁股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拿出茶几下面的水杯倒上水,自斟自饮。范微依旧站在原地没动,垂下眼帘斜眼看了看桂兰,然后慢慢的转身坐到另一只沙发上,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文杰怎么说?”

  “很奇怪,龚占海好像不想见你。”

  “我想到了,我似乎也有一种害怕见面的感觉,我想他可能比我要强烈的多。”

  “你也不想见面?”

  “想见,也怕见。多么强烈的想见,就多么强烈的怕见。”

  “我还是不太明白。”

  “不说了,怕也不行,我一定想办法见他,这么多年他也许是为我终身未娶,但你知道,文杰父亲走后,我的确也没有再嫁,也许结果会很遗憾,但我必须见他,给彼此一个交代,如果他还是当年的他,我愿意嫁给他。”

  “可是,你还是当年的你吗?”夏桂兰随口说出之后,便觉得不妥,傻傻地看着范微,默不作声。

  沉默,久久的沉默之后,范微像是自言自语的轻声说:“我不知道,他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经历了怎样的变化,我也想逃避,但还是不甘心。”

  范微好像还在说,夏桂兰已经踏着她的轻语离开了房间,不但范微没有感觉,夏桂兰自己也好像梦游一般。两个人总是这样,似乎把生活的戏剧演得太投入太自然。

  而此时的另一个房间里,顾久梅正对文杰在同一个话题里进行分析。“姨妈在这里我没好意思说,你说有没有可能龚教授觉得自己很有钱,怕和妈妈结合了,财产被妈妈继承。”尽管顾久梅很认真的说,但文杰不想听这个财迷娇妻的胡乱猜测,更不想与之争论,所以他皱了皱眉,淡淡的说:“不说这些了,睡觉吧!”“要么是他的生理或心理有问题?”

  “我生理才有问题呢!”文杰边说边动手,瞬间来了男欢女爱的激情。

  在同一时间里,夜已经很深了,龚占海躺在床上难以入眠,他忽然想起北宋文豪林逋的《长相思》:“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他清晰的记得范微离开的那天,是一个风轻云淡晴朗的初秋的早晨,他一个人站在远处的山坡,静静地望着远去的列车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直到秋风吹淡了脸上的泪痕,他回头望一眼山下的江水,才意识到:光阴已去,河水东流,荒野凄然秋风冷,怡人离去市井深。

  青春的记忆终将成为生命的历史,而这人生的演义都是那样的轮回,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曾经无数次的憧憬和幻想,都是无比的激动,甚至是跨越时空的神圣,面对今天的简单,他不但胆怯,甚至感到可怕,可怕的无法面对。有些东西是很神圣的,就和信仰一样不能打破,范微就是他心中的女神,可以一直供奉,不能有非分之想。他知道这种爱,是世俗和杜文杰都不能理解的。

  然而,他当前必须面对的是李莲凤,这个可恶的女人要迫不及待的敲诈自己四十万,限期限时,不容讲条件说困难,而所有这些都是通过自己抛弃的亲生女儿来实现的。很多时候,人性的较量不一定是比技能,拼实力。而是看谁更狠,更恶毒,更残忍。显而易见,在这场比拼中,李莲凤以绝对优势胜出。龚占海愿意花钱买孩子的安宁,但他无法理解这个女人,甚至开始痛恨这个世道。堂堂的男子汉,觉得自己太冤枉,太委屈,甚至想痛哭一场。

  这让龚占海想起了笑语的亲生父亲,那个他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小男孩郝善,好像早已在人间蒸发了,如今他在干什么?。

  现在,让我们再看看郝善红尘中的脚步。

  一个人灵魂的提升是比较慢的,但走向堕落却容易得多。父亲郝雄涵因为自己作恶太多,一直教导自己的孩子积极向上,提升灵魂,二十多年似乎没有收到太大的效果,但短短的逃亡生活,不知不觉郝善变得异常凶悍,一个偶然的机会,历尽艰辛,偷渡到的一个R岛国。在那个举目无亲的国度充当打手,最终替人受过沦为阶下囚,从而也有了更离奇的故事。

  R国虽然是岛国,但仿佛是黑帮的乐园,各黑帮之间利益争夺很激烈,最缺的人才就是打手,郝善在这里如鱼得水。

  但无论怎么说,作恶都会受到惩罚的,这一点郝善自己也深信不疑。所以当他被戴上手铐的时候马上意识到报应来了,自己这辈子彻底完了。本想拼命为黑帮做事攒些外币留给女儿,结果两手空空的进了监狱。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失去意义了,在异国他乡的监狱中了却残生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掉。生与死,自由与监禁对其人生似乎已经没有分别,唯一遗憾的是自己这辈子活的太窝囊,连女儿都没能照顾。

  他没有被判的很重,四年有期徒刑。刚刚走进R国第一监狱的候并不懂规矩,所以当几个号友晚上打他的时候他本性的奋勇还击,在小江湖里面郝善本是厉害角色,也很有名气,但在大江湖这些“大哥”的眼里他只是一碟小菜。也是郝善运气差,牢房的号头是R国赫赫有名的打手“黑鹰”,大家都叫他黑哥。此人混血儿阴险凶残,重眉毛,小圆眼,目光阴毒,黝黑的面色透着红润,大个子,运动机能极好,肌肉强健,是让所有人望而生畏的角色。当他看到自己的一群小跟班被郝善一个人打得不占绝对优势的时候,他出手了。

  强劲有力组合拳重重的打在郝善的头部,使他近乎晕厥,有力的大脚,踢在腹部,他感觉整个人都要炸开。但这些都不会击垮他的意志,本来就生性好斗,痛感神经不敏感,抗击打能力极强,加之自己对人生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和幻想,没有生之欢,也没有死之惧。所以,无论你是谁,遇到此时的郝善,不可能用暴力将他征服,而黑哥凭的是经验做事,完全不了解郝善的个性,所以,便收到了意外惊诧。第二天,大家发现郝善不但没瘫没残,还能正常的起来,尽管觉得神奇,但已经确信这顿暴打之后,这个中国小子一定会懂得坐牢的规矩了。可这小子还没等到别人给他讲规矩的时候,在洗漱间趁黑哥不备,在后面偷袭,用掰断的牙刷柄,从侧面插入了黑哥的脖子。

  所有看到的人都惊呆了,要知道黑哥是谁?就是一个人间恶魔啊!如此胆大包天,谁能不吃惊?黑哥当然也震惊,但不等于他害怕,忍着剧痛和郝善对打起来。

  郝善本来个子不高,在高大威猛黑哥面前就显得更小,虽然肌肉结实,但皮肤苍白,似乎都没有血色,看上去根本不是力量型的,却偏偏又潜存着常人看不到能量。似乎永远没有人能猜出他想怎么打,打斗的时候,躲闪如山猫一样灵活,双目如剑,寒气逼人,拳脚不但快准狠,也非常有力量,没惧怕过任何人,似乎也从未输过,所以和黑哥单打独斗,一点不落下风。

  一片混乱中狱警赶来,终止了狱友们单调生活里看大戏的渴望,并对二人进行了处罚,为防止不测,给二人调开了牢号。有些时候分辨强弱很简单,就看谁的拳头更硬。郝善就是凭着硬拳头赢得了狱友的尊重,狱中的地位急速提升,崇拜强者似乎是人性的法则,不知不觉身后也有了跟班,尽管看上去有些弱小,但毕竟有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当然和黑哥的仇怨也越来越深,两人都恨不得一口吃了对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