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二十章 相亲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4667 2020.01.03 09:43

  范微整夜未眠,一直沉浸于昔日的回忆之中。迷迷糊糊的状况下,似乎听到了敲门声,不等她说话,人就已经推门进来,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夏桂兰,因为只有她才这样做。

  “又一夜未睡?”桂兰关切的问。

  “嗯!”

  “一直在想他?”

  “嗯。”

  “起来洗洗吃饭吧,考虑一下,什么时候见个面吧!”桂兰带着感慨说。范微没有说话,起床后默默地走向洗手间。

  这一夜杜文杰睡得很好,但过生日的关机,也给他积攒了一些事情。打开手机,短信提示音不断,他选择性的回话,早饭都吃不消停。很多年了他都是这样的生活,已经习惯,似乎喜欢,可能也早已厌倦。他的喜怒哀乐跟着电话里面的声音走,有时候表情轻松,面带微笑,有时候眉宇凝重,沉默不语,有时候目光如炬,言语尖刻。以至于对妈妈失眠所造成的状态不佳,也只能是简单的问一句,似乎已经没有精力表达出足够的关爱。

  上班路上,车不知不觉中多了起来,流量越来越大,行进的速度渐渐地慢了下来。而这种塞车并不能影响文杰的心境,他的心思似乎都在电话里面,车载电话开着,忙个不停,他的头脑也在高速的运转。

  “文杰,你在正京吗?”

  “在正京,有什么指示?”

  “最高指示,晚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推了,到竹仙楼酒店见一个漂亮的姑娘。具体时间和包房号我一会儿发给你,不得有误!”

  “漂亮姑娘,有什么事情电话里不能说,非要见面吗?”文杰问。

  “你以为我想见你,在你面前我敢自称漂亮姑娘吗?如果我真是漂亮姑娘,这么多年你我还能都落单?本姑娘虽然不丑,但在你眼里肯定不算漂亮,晚上要你见的人,很可能是你眼中的西施,别说没提醒你呦!”也不等文杰答话,对方就挂了。有些人之间,就是这么随意。文杰从小到大,一直受这个人的气,受得顺理成章又十分舒服。

  来电话的是严芳,文杰的发小,门当户对,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小学中学都是同班,而且严芳一直都是班长,对文杰发号施令早已形成习惯。文杰大学是经贸学院,而严芳是政法大学。现在严芳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律师楼,做的有声有色。她一直暗恋文杰,但有缘无份,她知道文杰没有感觉,但也并不影响她对他的感情,问世间情为何物?就这样一物降一物。

  来到公司,文杰首先找到了大明,谈了一些工作的事情之外,特别强调晚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推掉,陪他去相亲。

  竹仙楼,酒店环境古典,整体充满着幽雅的气息,似乎是专为相亲服务的。严芳会选地方,相信这样的会所的确是偷情幽会的好地方,客人大多是情人、准情人。总之,服务种类繁多,鲜花、音乐、礼物、惊喜、祝福团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当然,前提是你要舍得花足够的钱。但以严芳文杰的生活水准,到这里消费,简单而随便。

  大家如约而至,如果说一个人能够充分掩饰,说明事情不足以震动你的心灵。当文杰在严芳介绍之后,向对方礼节性握手的一刹那,不单单他自己,其他三人都感觉到了他的怦然心动,但他自己仍然觉得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很多时候的掩饰,只是为了欺骗了自己,求的心安。

  姑娘叫顾久梅,年龄不大,感觉要比严芳小上十岁之多,中等身材,短发苗条。杏黄色半袖衫,配紫色短裙,乳白色亚光高跟鞋。眉宇间总是含着几分笑意,而笑颜里又带着几分忧郁,兼具黛玉的柔秀和宝钗的高贵,正是冷淡与热情共存,聪明与个性同在,亭亭玉立,楚楚动人。

  可以这样讲,严芳做事,从小到大,很少让文杰失望过,这次更是如此。文杰对这姑娘已经不是一见钟情,而是超越了那种境界,一下子深陷其中,坠入了无底的爱的深渊,到了非她不娶的程度。

  “久梅是去年春天来我们律师楼的,八个字形容我觉得不为过‘聪明能干,美丽无敌’。是我非常喜欢的小妹,我们在这里见面认识一下,希望日后杜董事长,周总多多关照!”严芳边吃边说。

  大明可没有兴趣听酒桌上的客套话,他吃得很快,军人出身,又有意快吃。严芳觉得自己刚刚动筷子,大明说吃饱了,要起身告辞。

  因为大明和文杰早有约定,文杰相亲时,大明看中了支持就主动先行告辞,如果文杰没有看中,就不准他走。如果反过来文杰看中,可以赶走大明,不算重色轻友。如果双方一致,大明走,文杰不留。

  但此时文杰没有留,而严芳不干了。“大明,别急着走啊!我知道你们两个狗屁规矩约定,但也要等我这做东的吃饱了再走呀,都说男人重色轻友,果然如此,但也别太急,等等我,我要多吃一会儿。”边说边吃,就像第一次吃自助餐的人,很怕自己吃少了吃亏。文杰和大明都看着她的吃相微笑,只有顾久梅感觉到了严芳的话里,似乎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无论如何说笑,该走的一定会走的。留下杜文杰和顾久梅两人,对视一眼,会心的一笑,似乎还没有找到共同的话题。“来,为了相识干一杯!”文杰端起酒杯邀请顾久梅。

  如果说文杰还带着几分含蓄,那么顾久梅则明快的多。

  “文杰,你的情况我知道的很多,我去年研究生毕业就到严老师那里工作,这一年多她不断的向我推荐你,介绍你。为你可以说煞费苦心。”说到这里,她笑眯眯地睁圆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文杰看,尽管文杰和严芳一清二白,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感觉自己有点不自然。“这一年多,她不单单介绍你的情况,还把你们在一起的时候聚会的录像以及你的讲演,甚至祝酒词都给我看过,并抓住一切机会向我推荐你,我问她那么好为什么不自己留下,她说你对她没感觉。”

  “我们是发小,也是好朋友,这么多年,一直像最好的哥们一样相处。”不知为什么,文杰觉得自己有点不自然,甚至不知道是严芳的因素还是顾久梅微笑的目光。

  “说说我吧,凭感觉我能猜测到严老师并没有像你介绍过我。”文杰插话问:“何以见得?”“很简单,你陌生的目光说明了一起。”她认真地看了一眼文杰继续说:“我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清简而宁静,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也都接近退休的年龄。我本人外在你看到了,我上学一直都成绩很好,由里及外至少我自认为自己都是满意的,可能是由于自信,追求的人就很多,但我从未给过任何人机会,所以没有谈过恋爱。我属于追求完美性格的那种人,对感情要求也近乎苛刻,既疑心重又多愁善感,还有小洁癖。不但爱钱,而且贪得无厌,漂亮的外表之下,隐藏着很多骨子里无法改变的缺点,对这些你需要三思。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考虑好了给我一个肯定答案。但请您注意,一旦给了,无论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都不许更改了。”顾久梅不紧不慢节奏分明的说完停下来,等待文杰的下文。

  文杰微微低一下头,避开顾久梅的目光若有所思的说:“命运里的东西很多时候是不可抗拒的,考虑的太多反而容易出现问题,我有时候更相信直觉。”他这样说顾久梅十分满意,如果他说需要认真考虑,以顾久梅的性格至少要出现波折,甚至永不见面。

  正是聚散一瞬间,有些事情简单的无法再简单,两小时前还都是单身狗,瞬间两个人的热恋就这样拉开了序幕,而且内心深处都不怀疑两人天长地久的永恒。爱有时候太远,让人奔忙一生都遇不到,有时候则来的太突然,让杜文杰似乎感到猝不及防。无论怎么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一段时间以来,尽管他依旧忙碌,但诸事顺心,春风得意。

  顾久梅不认可的事情,别人怎么说都没用。她一旦认定了,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她认定了杜文杰是她的白马王子,就永远不会有第二个人走进她的内心。而文杰对貌美如花的顾久梅超满意,周围也是一片赞美之声,两人爱情之果,仿佛洒了催熟剂,转眼就红的发紫,不约而同的想闪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