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十一章 初恋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5332 2019.12.09 10:51

  第二天,革委会来人主持开会,宣布纪律和任职决定。出乎我预料的事,我被任命为知青工作队宣传委员,负责知青工作队的宣传和文艺工作。尽管自己兴奋的几天都没有睡好觉,但表现出来的还是谦虚淡定。后来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是父亲的一个老部下的功劳。因为,他在县革委会工作,我到这里来也是父亲和他通光后的结果。一切都是天命,但天命的后面也离不开人为。

  山里,夏季的农活并不很多,业余文化生活也很单调,除了听广播里的样板戏就是学唱样板戏。也许是公社觉得知情生活太单调了,也许是政治任务,让我在公社知青连组织了一个“xx思想业余宣传队”。经过一段时间的排练,小合唱、快板、三句半、革命舞蹈,不少受村民欢迎表演节目诞生了。不仅仅在自己公社表演,还去兄弟公社参加演出,个别节目还参加了鄂江县的文艺汇演。不久我们公社就被县革委会评为革命宣传工作先进单位,其他公社还常有来学习取经的。

  这样一来,事情就多了。公社革委会要求,公社简报和宣传板报都要办好,并带来一个当地的年轻人来协助我,把他说得天花乱坠,简直就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未曾谋面,我并不以为然。当见面的那一刻,我的确震惊了。

  我虽然在军区大院里长大,军人的底蕴已经是我适应的主流。但所闻所见也不乏文人教授,却没有一人能媲美此少年之书卷气。正如武侠小说里面所叙述,一个练武的奇才,不一定武功多高,但他的发展潜能是无人能及的。而此人仅凭我世俗之眼光,便觉得是读书的奇才,不需要任何粉饰,也不要任何环境渲染,平平淡淡的坐在你对面,你便能感觉到浓重的书生气,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天生的,绝没有让人雕琢过的痕迹。

  中等身材,身体略显单薄,眼睛很漂亮,但目光十分柔润。国字脸上面写满了安然与平和。衣裤都很旧,但洗的干干净净。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到任一丝一毫当地人特有的乡土气息,反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重的书卷气。他就是那种人,也可能一个大字都不识,但所有人也都会把他看成文化人。目光相接的一刻,不知为什么我的脸瞬间产生了灼热感,怀春的少女心中,都有自己的白马王子,但如此具体的站在自己的对面,似乎又一切来得太突然。

  十七岁的我,还没有真正学会掩饰自己内心,一瞬间,感觉到他发现了我的秘密,更逃不过过来人的目光。

  躺在土炕上,身边的姐妹都睡的很香,我却整夜失眠。脑海里都是他的影子,他平和的神态,温文尔雅的作风,让我回忆一次,幸福一次,整夜都陶醉其中。我一遍一遍的想,此时已不知道自己该睡该醒,何去何从。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头感到微微发沉,坐在公社临时给知青简陋破旧办公室里,漫不经心的看着近期文艺队要演唱的乐谱,心中却在等待那个人的出现。他来了,首先经过窗前,带着青春的气息,载着满身的书卷气。我的心跳突然加快,我很奇怪自己莫名其妙的怕生,推门进来的他很平和,说了句:“早!”便把手里拿着的手稿交给我,这种沉稳气度也把我带入了平静。我回了一句:“早上好!”打量他的目光也不再飘移闪烁,笑盈盈的看着他,他也在笑,但我似乎感觉他脸上掠过一丝掩饰的表情。一切都是那么平淡,没有我昨晚幻梦中的任何东西,梦就是梦,或许现实才是可靠的。

  文如其人,宣传稿写的很流畅,一手好字让我爱不释手。平心而论,从才华上讲,我的确没有审阅他稿件的资格,但我是他的领导,我的上面还有领导,文化程度远远在我之下,只不过认识不多常用的一些字,稿件最终要他同意才能写上宣传板。

  看起来这有些荒唐,但一个时代荒唐的事情如雨露一样,洒遍神州大地,所有的荒唐都会被颂扬,我们就这样天天为荒唐而歌唱。所以当我把宣传稿拿给他,主任似乎都没有看,就给了高度的赞扬。

  “龚占海文章写得好,诗写得好,字更漂亮。但不能骄傲啊!以后不要用铅笔写了,到后勤领只钢笔。”

  我们的宣传工作就这样展开了,龚占海的板书工整漂亮,漫画画的形象生动,大家都喜欢看。我们的板报办的成功,其实是他一人之功,受表扬最多的却是我,起初尚觉得不好意思,久而久之就习惯成自然了。但不论怎么说,于我而言都是幸福的,因为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工作,一起下地干农活,一起实现理想。

  豆冠年华,初出茅庐,春风得意。在这样的心境中生活,所感悟的都是生活的美好。高山、河流、大地、风景、乡村、农民都被我所爱。

  所有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在这里我又靠近了一点我的理想,体会到了高高在上的暗恋的感觉。因此,起初的每一个日子我都是蓬勃向上的,后来我才知道,没有龚占海的存在,我在那里理想的梦可能早已经破碎。

  但谁又能想到,我与他的爱之梦却从此再也没有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