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二十九章 讹诈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2070 2020.01.10 17:50

  一个三口之家就这样组成了,养子尹志改名为龚志远,养女郝玉英更名为龚笑语。

  因为龚志远有亲生父母,所以占海感情的天平便偏向了笑语的一边,他想让这个双目失明的孩子既能有一个欢声笑语的人生,也能有一种笑而不语的智慧。他也的确从没有让这孩子受委屈,生活上专人照顾,教育上不单单自己费尽了心思,还请人教钢琴,学盲文。而笑语天生又有一个好嗓子,不但可以自娱自乐,有时还可以参加一些演出。

  这个自称是郝玉英母亲的陌生人的到来,不但让龚占海感到突然,也让他无所适从。半天他才缓过神来,缓缓地说:“孩子还在睡觉,见见没有问题,但我首先要确定你的身份,同时也要给孩子一个心理准备。”

  这女人似乎早有准备,她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信封,把当年的户口本和一家三口合影的照片递给龚占海,同时很自信地说:“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们可以做DNA鉴定。”不但目光坚定,轻薄的嘴角上似乎还挂着一丝得意,仿佛龚笑语是公主,她马上就可以成为正宫娘娘一样,先前的羞怯和自卑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龚占海接过户口本和照片,仔细看了又看。凭直觉他就知道这里面不会有假,但他还是认真的看了又看,希望这是一个错误,但他找不到他所希望的东西,所以慢慢的把东西递给对方,声音不大的说:“看看当然可以,但毕竟她在这种环境生活了这么久,要找一个适当的机会,让她有一个心理准备,你看可以吗?”

  李莲凤瘦小的脸上闪过一丝自信,那表情就像高高在上的交警,在思考如何回答违章司机哀求。本来不大的眼睛,眼帘突然下垂,半合半睁,若有所思之后坚定地说:“这个可以,但两天之内我要见她,之后我还要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如果你不放弃抚养权,代价会很大的。”说罢似乎就要离开。

  “您要孩子的抚养权?”龚占海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知道当年老叔找来李莲凤让她抚养自己的孩子她都拒绝了。

  “没错,我的女儿,得到她的抚养权天经地义。”小女人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带着十足的尖刻,似乎在警告龚占海,老娘不好惹。

  “当年关庆春找你,求你领回孩子你是拒绝的。”龚占海说。

  “此一时彼一时。”小女人不屑一顾的说。

  “我想知道你说的代价指的是什么?”龚占海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进一步确认来者究竟要干什么。

  “代价就是你对剥夺我抚养权的赔偿。”李莲凤几乎是面目狰狞的说,此时在龚占海的眼帘里出现的就是一张獐头鼠目的面孔,他只觉得气血上涌,从不骂人的他甚至想骂娘,但他只是轻声地说道:“你可以走了!”

  整整一天,龚占海都心神不宁,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这种状态对他而言是少有的。他的脑海里范微、龚笑语、龚志远、老叔、李莲凤等人的头像轮回浮现,每个人都有太多的故事,只有李莲凤没有故事,只有恶心。他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人,他深信老天一定会惩罚这个獐头鼠目贪婪猥琐的女人,如果自己做了阎王,一定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她永世不得超生。转念一想,也不该那么残忍,她毕竟是笑语的母亲,也许能找到宽恕她的理由。可又一想,虎毒不食子,她还是人吗?就这样一整天都和这个女人纠结着。

  而脑海中的老叔则是父亲一样的情感,每当回首曾经对自己深有影响的男人,虽然首先想到的是父亲,但老叔的形象更清晰,更深刻。

  还有两个孩子,龚志远很聪明,有志向。也许是对弱者的倾斜,他对龚笑语的记忆更加深刻,一个脏兮兮的农村女童,已经抚养成为亭亭玉立活泼时尚的美少女。尽管双目失明,但乐观向上,多才多艺,有一副好嗓子,钢琴弹奏得出神入化,保姆帮着发博客,居然有很多粉丝。尽管如此,对其未来龚占海还是忧心忡忡,他不知道自己撒手人寰之后笑语会怎样生活。

  但他今天挥之不去的人还有范微,一年的故事并不长,但延绵了几十年,也本该淡漠,却越来越清晰。他们的爱只有意会,没有言传,更没有行为上的任何举动,甚至分别后彼此也没有对方的任何信息,但这种微妙一直延续着。是现实,也是梦幻;是迂腐,也是高尚;是常情,也是荒诞。下班的时间就要到了,约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不知道是期盼还是恐惧,总之不安的一遍遍的看自己的腕表,也许是物极必反,等到和杜文杰在西餐厅见面的时候,心里反而静下来了。

  寒暄之后两人都是慢慢的吃,在咀嚼中思索,似乎一时又都找不到切入点,两位都算当世名流,有时候却不知道第一句话该怎样说。龚占海此时给杜文杰的感觉是怪怪的,给自己带来的压力非常沉重,简直是把自己压得透不过气来。所以,用一股真气顶着,以沉默对沉默,什么也不说。把自己接受的压力又以同样的方式还给对方。

  “你母亲还好吧!”龚占海抬头看了杜文杰一眼,又低下头去。

  “你终于说话了,我很想知道,我们的这次见面为什么会让您感到如此沉重?”文杰没有回答,脸上露出坏笑,半开玩笑的反问。

  “对不起!今天早上我遇到了一件很不开心的事情,一直困扰着我,所以有失常态,对不起!”龚占海认真的说。

  “我很想听听国学大师的苦衷,不知今天是否有此荣幸!”杜文杰突然来了兴致。

  龚占海沉思了一下,就简单地把李李莲凤和笑语的情况和文杰说了,他也的确需要听众,为自己找一个出口,说出来之后,感觉自己的确轻松了很多。

  杜文杰听后久久的没有作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难以置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母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