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第十八章 良方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3710 2019.12.25 09:36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饭后我感到特别的闹心,无缘由的想出去走走,而在这大雪封山的时候又能去哪里呢?

  天色朦胧,雪花不急不缓的飘落,我走在小镇的马路上,感到四周沉沉的,压的人透不过气来。我似乎漫无目的的走,但又不自觉的就来到了龚占海家。

  我突然发现,往往没有目的地人,其实目标很明确,只是自己不想面对而已。我知道,他应该在家,稍一犹豫便推开了门。一点声息都没有,走廊黑漆漆的,拉开房门,窗户透进黄昏的微光,可以看到室内的粗犷轮廓。室内很冷,似乎没有生火。调整瞳孔后,发现龚占海盖着厚厚的棉被,严严实实的曲卷着侧躺在炕上,火炕不热,伸手到褥子下面摸摸,仅有一点余温。再摸摸龚占海的头,热得烫手。

  “你怎么了?”我焦灼的问。

  “找老叔。”他声音很微弱的说。

  我脱掉棉大衣,轻便的拔腿就跑,我没发现自己会跑得那样快,而且根本不知道累。到老叔家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老叔和铁柱都在家,看到我这个样子破门而入,大吃一惊,几乎同时问:“怎么了?”我气喘吁吁地说:“占海不行了!”铁柱二话不说,撒腿就跑。老叔则带上一些吃的和我一起边小跑边询问占海的具体情况。

  来到占海家,铁柱以最快的速度点燃了炉火,室内感觉到了一丝温情。而半昏迷状态的占海只对老叔说了一句话:“我不行了!”

  老叔一点不含混,摸摸占海的头,又给占海把脉,然后说:“什么不行了,你这是急性‘寒梅病’,很好治疗,来得快去得快,一切听我的。”

  随后让铁柱回家拿些山货去请三哥和六婶,让我一边烧开水,一边烤熟他带来的鹿肉。对我和占海说:“红糖水,鹿肉是治疗‘寒梅病’最好的良方,必须五分钟内一斤红糖水,半斤烤鹿肉吃进去,时间长了就没有疗效了。”还说,他治疗过很多“寒梅病”,无一不灵。

  占海艰难的翻过身,吃不下去,但老叔强调有病不吃药怎么能行,吃不下去也要吃。不争气的占海之吃了三分之一和半斤红糖水,便实在吃不下去了。老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算了。

  不一会儿,铁柱带着三哥六婶来了,两人带着一些古古怪怪的东西。此时占海突然挺直身子,把刚刚吃进去的东西,接连几口都吐里出来,坑上,褥子上都是污秽物,但我们都没有嫌弃,铁柱和老叔没用我动手就收拾干净了,老叔边收拾边说:“药起作用了,把寒梅毒逼出来了,一会儿请来神仙,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三哥六婶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木柜上,并在木柜上点燃了两只红蜡烛,六婶坐在木柜前面的方登上,长发披肩,面色灰暗,目光阴森。三哥坐在炕边上,拿个扁鼓,一个小鼓锤带着红缨,敲在上面发出的声音节奏而浑浊。两个人嘴里都吟唱着一种经调,像是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冗长而反复,不久六婶身体便开始震颤,披头散发,如同厉鬼,让人不寒而栗。真的仿佛把我们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六婶喝了几次白酒,喝一次之后震颤的更加厉害,后来听解释说,这时候是见到了神,神仙已经附在她的身上,来给占海看病。只见她头顶上冒着热气,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半个脸,开始震颤着行走。也不知什么时候,铁柱拿着一只公鸡也跟着也跟着走,嘴里不停地低吟着我永远都听不懂的东西。过了很久,六婶恢复平静,说神仙传话说,昨晚占海路过坟地,冲撞了阴宅,小鬼寻仇来了,已经被神仙赶走,而且永远不会再来,占海平安无事了。

  说来也怪,跳完大神之后,占海脸色好多了,吃了点止痛片,又喝了点水,尽管依旧高烧,但似乎也不烫手了。

  老叔千恩万谢,送走了跳大神的三哥六婶,还给了钱和山货。之后让铁柱送我回知青点,他们夜里陪占海。而这一夜,我久久的不能入眠。

  果不其然,占海的病竟然在第二天便好起来,不久就恢复正常了。这让我这个无神论者有了一些杂念,对一些玄幻的东西也有一点兴趣。

  数九之后北疆的冷是透彻的,别具一格的,也是铭心刻骨的。出门每个人都穿的圆滚滚的,狐狸皮帽子和大衣,是山里人身份的象征,而十九站人民公社的狐狸皮衣帽大多都是老叔之手。我也很荣幸的弄到了一个长毛狐狸皮帽子,不过是男式的,老叔本不要钱,我执意要给,就象征性的收了一点。占海是不会有的,老叔不会给他,因为“黑五类”用上贫下中农都用不上的东西,很容易招惹是非。带上这帽子出门,不论天多冷,头脸都不会有问题。但身上必须穿皮大衣,老羊皮的居多,狐狸皮就是高档的让人咋舌了,脚上再穿上毡圪垯便天下无敌了。

  可是,不是特定的需要,没有人这样装扮,利弊分明,保暖但行动不便,很累。我这样的弱女孩,只有冬天坐马车的时候才需要这样。尽管如此,有时候还是冷,坐久了,要下来跟着马车跑,跑热了再上车。这天闲着没事,几个女知青想上山去看伐木,我也好久没有看到占海了,便跟着去了。

  经过一番折腾,晚上回来有个女伴病了,症状和占海差不多,大家准备送她去城里的医院,我却跑到了老叔家里,因为我相信她也一定是“寒梅病”,就请老叔去给他看病,老叔说:“我怎么会看病,赶紧去医院吧。”我突然觉得老叔很自私,见死不救。

  “鹿肉和红糖水可以治‘寒梅病’的,我记住了。”我直勾勾的看着老叔说。

  老叔含笑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说:“鹿肉和红糖水只是给占海增加体能的,根本不是什么偏方,怕他吃不下去,才那样说的。也根本没有什么‘寒梅病’是安慰占海随口编造的。”

  “那跳大神呢?”我充满了疑惑的问。

  “跳大神是否能治病,我也说不好,只能意会,不能言传,里面的东西太玄妙,但我找他们给占海跳大神,只是让占海坚定战胜疾病的信心。”老叔说。

  “不去医院,你这样骗占海,不怕耽误了?”我不解的问。

  “大雪封山怎么去医院,能支撑他生命的当时只有信念,这样做就是让他相信自己,不要放弃。当时也只能这样帮助他,从精神信念上帮助他。有些时候,信念是很神奇的东西,它可以战胜很多不可想象的东西。”老叔笑着对我说。

  “要不要给我战友点信念?”我试探着问。

  “这样的大好天,你们不去医院,让我宣传封建迷信,害人害己啊!”老叔说。

  我觉得老叔说的在理,一脸茫然的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