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共度红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度红尘》 第六章 下岗

共度红尘 梦中拾零 5080 2019.12.04 15:27

  “周总,去哪里?”司机又问。

  “您看着办!”文杰和大明齐声回答。

  “你两这么说话,我担心又要遇到碰瓷的了。”司机明白他两这样回答是什么意思了,显然是不想回家,并玩笑的说了一句。

  出来的温博送他四个字:顺其自然!最后又玩笑的加一句:你看着办!而你看着办,看似简单,似乎只是于叔一句口头禅,但的确包含着很多人生哲理,而且背后还隐藏着鲜为人知的故事。

  于叔,大名于德厚,个子不高但长得结实,两个圆眼睛喜欢直愣愣的看着别人,发质浓密如钢丝,嘴很小但唇厚,看上去就结实,往往会有女人抛开性想象就想吻上去的冲动。没人问他什么,一整天都不会说一句话。人很能干,知青下乡的时候就是一个被成功改造的优秀庄稼汉,农活样样通样样精。返城之后被安排到鞋厂工作。由于专研好学,没多久便成为设计室第一把高手,连年劳模,先进生产者,也是国家五一奖章获得者。尽管如此,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三十出头还单着,成为当时名副其实的大龄青年。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因为他总是和机器一样理智且平淡,让人看不到情感的表露。

  “德厚,给你介绍个对象,姑娘长得很俊,集体所有制单位上班。什么时候见个面?”同事说。

  “您看着办!”于叔答。

  缘分这东西似乎就是冥冥之中的,没人说得清楚。两人一见钟情,闪电结婚,相濡以沫,一直过了这么多年没红过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你想红脸,想想于叔这种人未必会给你面子。

  女方当然就是胖婶,大美人潘华。当年的胖婶是典型的窈窕淑女,外号“潘大美”。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其实美人的生活里是非更多,而潘华当年又是一个多情少女,传说中她的故事如同七侠五义一样丰富,真伪难分。但有一点是肯定了,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投入了所有的感情,但却被对方无情的抛弃了,无奈,做了人流。但祸不单行,医生告诉她,再不能怀孕生育了。在潘华人生最灰暗的时候,和于德厚相亲。也许是她经历了太多的靠不住的男人,她需要一个靠得住的老实人。所以,看上了这个忠厚的人,也喜欢他的嘴唇。

  久旱逢甘露的于叔,遇到美人花,还有什么好说的。她的种种传说他不在乎,不能生育也不是问题,而且,自始至终对潘华的过去一句不问。智慧与愚昧,有时候很难说得清楚。就这样两人顺顺利利的走到了一起。剩下的事情都是潘华“看着办!”而潘华把一切都办得很好,日子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着。有人说,安安稳稳不是人生,的确是这样。改革开放初期,潘华第一批下岗了,不但没有任何补偿,还欠了她半年的工资,企业没钱也讨不回来。幸好于叔在单位是技术主角,养家糊口没有问题,整体对家庭的影响并不大。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于叔本来就是干自己的技术,与世无争。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同行心底都妒忌他,一旦有机会便群起而攻之。企业改制,定岗定员。设计室二十八人,岗位定员二十五人,下岗的三人由设计室投票选出。本来是很公正的手段,但却得到了最不公正的结果。于叔投票进入了前三甲,下岗了。

  整个鞋厂一片哗然,最优秀的人,最先下岗,又是民主表决的结果。于德厚更百思不得其解,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也是厂长始料不及的,于是召开了领导班子专题会讨论于德厚的问题。有人提出:“民主和多人暴政的区别就在于,民主的投票者是自身利益之外的人,而设计室人人自危,让他们民主选举不可能有公正的结果。他们内部投票看起来很公正,实则是最不公正的。如果领导专制内定于德厚下岗,大家还可以指责,多人暴政造成的不公平,连指责的对象都找不到。如果真的搞民主,应该全厂投票,而不是设计室内部。”

  在此情况下,厂长本可以为于叔主持公正,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上面给厂长的任务就是很好的完成阶段性体制改革,然后就让别人接替他,他另行安排高位。此时,他追求的是自己的平稳,况且也不想给下任厂长保留顶级人才,因为没有人想让自己的接班人,政绩超过自己。在某种私利上讲,于德厚的下岗对现任厂长也是有力的,结果就不言而喻了。况且领导者最忌讳的就是承认自己政策失误,政策失误便是能力不行,能力不行如何提拔重用?

  人世间很多时候,看上去最合理的办法,往往会产生最荒唐的结果。好在于叔有自己的价值,同行业有很高的知名度,被别的国企高薪聘请了,依旧是首席设计师。生活一切归于平静,两个人过着平淡的生活。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于叔在一次参加企业技术交流会的路上,遇到了车祸,头部重创,昏迷不醒,而肇事者逃逸。企业不承认是工伤,潘华无数次的奔走告状无果,只能自己倾尽家资为于叔看病。好在,一贫如洗之后,人奇迹般的好起来了。而企业害怕负担,让于德厚又一次下岗了。

  于叔从来不多说一句话,彻底恢复健康后这个晚上,他对潘华说了很多。除了感谢最后说了语句一锤定音的话:“无论多难,我们都要相依为命的活下去啊!”他开始蹬三轮,摆地摊。因为三轮车刮了轿车,赔不起,还被人家把三轮车砸过。温饱已经成了问题。好在有潘华在饭店打扫卫生,二人可以勉强糊口。后来,于叔学修车,在一个人小修配厂修车,日子虽有缓解,但依旧过得艰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