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世胖妹逆袭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3 今儿想黑吃个黑

末世胖妹逆袭记 包包紫 2059 2020.11.06 17:00

  车窗前的一盏路灯,照着前方密密麻麻的树枝,初冬的南部地区,生长了很多四季常青的树木,那些枝叶打在前窗玻璃上,发出细碎且清脆的声音。

  山路越发崎岖。

  寂静的车厢里,岑以毫无征兆的,突然问道:

  “那你们谋财,还害命吗?”

  岑以问的耿直,坐在他左手边的陆正青,“噗嗤”一声就笑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负责拉客的男人一愣,脖子一直,扭头看着岑以,问道:

  “你这是说哪儿的话,我们就赚几个辛苦钱,哪儿能把你们怎么样,是吧?”

  “我寻思着,咱们几个这么大的男人,你们都敢拉上车,到时候要怎么对付我们,是不是在路上,找个地儿借口歇一歇,给我们点儿东西吃,把我们弄晕了,就好解决我们了?”

  岑以说着,欺身上前,长臂往前伸,从司机脑袋后面儿伸过去,一巴掌拍在司机的脸上,很是嚣张道:

  “嘿,师傅,你到底是不是干这一行的料?路线错了,我们都有手机的,当我们傻呢?”

  司机猛的一个刹车踩下来,将面包车停在了荒无人烟的山路上,骂骂咧咧道:

  “这客我不拉了,什么玩意儿?都一帮学生,免费拉你们,还打上人了,你们赶紧给老子下车。”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也是脸一板,回头看着岑以几个,生气道:

  “对,我们不做你们这好人好事了,你们下车。”

  岑以的背往后靠,一脸懒洋洋的,用着一种十分欠揍的口吻,说道:

  “那就对不起呢,我们刚好没车去冷蛇塔,今儿想黑吃个黑,成吗?”

  “妈的,你们是什么人?”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听了岑以这个话,猛的转过身来,这时,众人才就着依稀的夜光看清,这男人的手里拿着一把刀。

  坐在副驾驶座后面的阿久,猛的起身来,从副驾驶座男人身后,箍住他的脖子,赵龙立即坐起身,向前,伸手握住男人手里的刀。

  司机一见,打开车门立即要跑,却是被岑以从后面一拳头过去,打中了右脸,他“啊”的惨叫一声,脸上就是4个血窟窿,直接晕死在了车窗上。

  陆正青跳下车,一瘸一拐的转到副驾驶座上,打开了门,和阿久两个合力把副驾驶座上那挣扎的男人,给拖出了车子,拖到山路边上狂揍。

  整个发难过程,持续时间没到几分钟,岑以这边就稳居上风。

  看得乔绫香都惊呆了。

  她知道可能会出事,但没想到,岑以和陆正青他们处理这种事,完全以暴制暴,半句废话都没有,这对于一向循规蹈矩的乔绫香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别人欺负她,她会忍,她这16年的人生里,第一次绷断了心中的弦,就是因为邱晨已经把她逼到角落里,逼得她退无可退,忍无可忍。

  乔绫香从来没有想过,当发现别人要欺负自己的时候,自己其实是可以选择先发制人的。

  这样先发制人的处理方式,是不是爽多了?

  惨叫声依旧在这荒山野岭里,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岑以就坐在乔绫香的前面,一只脚搭在膝盖上,拽过驾驶座前面的一根数据线,一看数据线接口,跟自个儿手机接口的一样,便给自己的手机充着电,又看着车门外头喊道:

  “别打死了,问问他,干这行多久了,都干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陆正青站在路边抽烟,闻言,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拽着那被打得浑身是血的男人,开始一句话一句话的问了起来。

  他仿佛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很快就会找出对方的逻辑漏洞来,对方如果说谎,陆正青一听就知道,他问话也很有技巧,捡着一些有的没的拐弯抹角的问,对方如果说的是假话,就很容易前后矛盾。

  这个男人虽然干的是刀口上舔血的买卖,可他怎么能跟这群精力旺盛,以一打群的小青年比,很快,他被打得受不了了,嘴里求着,眼泪鼻血一起流,把他这买卖的过程给说了。

  他们这买卖因为有很大的市场需求,所以很快就形成了一条健全的产业链。

  在东台蒙县的几个运输车站,都有他们的人专门在附近转悠着“捡客”,一般他们都会挑那种老弱妇孺,或者找拖家带口的下手。

  这种都是带着行李从湘城下来,想坐大巴车,或者直接去东台蒙县下面的乡镇的,湘城的物资匮乏,很多人都是带着全部家当往乡下跑。

  而他们之所以会挑上岑以等人,主要是这几个在汽车站门口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一副没有任何生活疾苦模样的小青年,还带着一个超级肥的大肥妹,背上背的包鼓鼓囊囊,一看就是涉事不深,家里有点钱,趁着学校不管他们了,从家里跑出来溜达的。

  要有社会经验的,就不会带这种大肥妹出来,乔绫香这种,干什么都特别笨拙的人,浑身上下就挂着倆字,“累赘”!

  听得车门外的男人这样说,岑以气得哼了声,他伸了长腿,从车子里出来,一脚将地上的男人踹滚到路边去,骂道:

  “你他妈长得像好人,就是个好人了?最烦以貌取人的。”

  又是头一偏,对陆正青说道:

  “再问问,手里有人命没。”

  审出来的结果,倒也没有沾上人命,他们一般会把乘客拉到个荒郊野岭里,胁迫乘客把身上的食物、衣服、各种券,包括但不仅限于能量券交出来,就自行开车走了。

  至于乘客怎么样,他们不会管,而且他们干这行也没有多久,也没机会弄出人命来。

  “成。”

  岑以抬脚,踩住地上男人的手指骨,很不可一世道:

  “老子一个星期要杀一个人,昨儿刚杀完一个,既然你手里没人命,那我们今儿就不亲自动手杀你们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车我们要拿走,你们身上的所有值钱玩意儿,我们也要带走,你记住,你爷爷我还会回东台蒙,你要侥幸活了下来,还干这样的事儿,老子就是王法,非把一星期杀一个人的名额留给你不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