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世胖妹逆袭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她的性格是真的好

末世胖妹逆袭记 包包紫 2032 2020.11.03 09:00

  却是等岑以提前回了家,找到楼上敲了很久乔绫香家的门,都没有人应声。

  岑以又下楼梯回了自己家,问他外婆,

  “姥,楼上那个乔绫香,你有她电话吗?”

  “香香???”

  岑以外婆正坐在落地窗边的摇椅上打毛衣,脸上还带着一个老花镜,闻言,说道:

  “你到我房里那个床头柜上,找电话本出来,我好像记在上面了。”

  “成。”

  他急忙进了外婆的房间,翻出了她的电话本,老年人都这习惯,电话只写在电话本上,天然不信任手机通讯录。

  等岑以翻到一个写着“香香”的名字,一看后面的电话,觉着有些眼熟,他也没想那么多,直接拨了过去。

  那头很快接通了,岑以还没来得及说话,乔绫香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出来,

  “我已经接好任务了。”

  岑以:“???”

  他再仔细看了一眼这挺眼熟的电话,又看了一下自己的短信,问道:

  “生活小能手?”

  电话那头,乔绫香顿了一下,她听出了这个要和她组队的人的声音,问道:

  “岑以学长?”

  “不是,你......”

  岑以一时间有些懵,正要问,乔绫香怎么变成生活小能手了?他外婆就穿着一件粉色的珊瑚绒睡裙,披着一条毛线大围巾,从客厅里走进了卧室。

  外婆问道:

  “你打通了?帮我问问香香,她怎么现在不用寄宿了,也不出来玩儿了。”

  岑以拿着手机,朝着外婆挥了下手,他这儿忙正事儿呢,正要和乔绫香说话,手机就被外婆一把抢了过去。

  “让你问,你还不乐意了,走开走开,我自己问。”

  外婆白了岑以一眼,拿着岑以的手机走了出去,语气和蔼可亲道:

  “香香啊......”

  其实岑以很早之前,就知道他外公外婆特别喜欢乔绫香,乔绫香大概属于唯一一个,才16岁年级,就跟小区老爷爷老奶奶能玩儿到一起去的人。

  她的性格是真的好,一般人都不是很喜欢听老人絮叨,但如果是她的话,老人说到自己都不愿意说了,她还能听得很认真。

  所以岑以外婆跟乔绫香讲电话,本来,没说些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总结下来的中心思想,就是乔绫香不用寄宿了,但是也不见她出来跳广场舞,岑以外婆打了一条围巾,马上要完工了......

  不过几分钟的事情讲了15分钟,又因为乔绫香在电话中,说要和岑以一起去冷蛇塔找能量石,就起了这么个头,岑以外婆一下子就兴奋了,又絮絮叨叨的跟乔绫香煲电话粥。

  一讲就讲了俩小时。

  岑以几次想把自己的手机拿回来,他一开始是不想带乔绫香出去,因为他们几个男生是打算去翻山越岭的,倒不是看不起乔绫香,觉得她太胖之类,只是单纯的觉得,女孩儿家家的,出去吃这样的苦,不太好。

  但他外婆正和乔绫香聊到兴头上,不但不将手机给他,还拿着他的手机,跑到了洗手间,把洗手间的门一锁,隔绝了岑以。

  没有办法,岑以站在客厅里,用客厅里的座机给陆正青打了个电话,将那个生活小能手,就是乔绫香的事情给陆正青说了。

  座机那头,陆正青沉默了一下,很悠闲的说道:

  “那就带着去算了,我看程田那小子是个心狠手辣的,把香香妹妹一个人留在湘城,还保不准会遇上什么危险。”

  “我天,你能别这么叫她吗?”

  岑以抱着座机,瘫在沙发上,长腿搁在茶几上,又道:

  “你每次喊她香香,我都想起我姥。”

  “哎,大外孙儿。”

  陆正青很会顺着岑以的话就往上爬,下一秒,不出陆正青的意外,岑以直接把他的电话挂了。

  如陆正青这种人,属于那种典型的南部地区二世祖,看上去就是油腔滑调不正经,还带着些玩世不恭,天塌下来只要没掉在自个儿头上,那就是马照跑舞照跳的性格特质。

  平日里还油头粉面的跟个男妖精似的,碰着岑以这种从小在北部地区长大的耿直硬朗小伙儿,就特别爱占岑以口头上的便宜。

  也不知怎么着,偏生两人就要好起来了。

  他说不介意乔绫香跟他们一起去冷蛇塔,岑以心思转换,一想,当初是他看中了那个生活小能手,既然乔绫香就是生活小能手,她自己也想出去做任务,而且任务都已经接好了,他就不应该嫌弃生活小能手是个姑娘。

  而且,程田那东西的确心狠手辣,他既然要管乔绫香,就要管到底,把乔绫香丢在湘城里,万一再让她碰上程田了怎么办?

  岑以左思右想,干脆一心一意的等着和乔绫香组队了。

  又瞧着外婆一直躲在厕所里打电话,岑以只能回自己房间,收拾了几件自己的行李。

  他行李不多,南部的天气比北部热,那些北部地区的冬衣全都被他留在了北部的家里没带来,因此,现在南部地区的冬衣,都是现成了买的。

  他捡了几件运动装放进背包里,其余的背包空间,全放了之前家里囤的零食。

  想了下,岑以又打开了床头柜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只盒子来,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丝绒布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枚驻防烈士徽章。

  这是他爸的遗物,他握在手心里,将手捏成拳头,放在唇边,亲了一下自己的拳头。

  算是个小小的仪式,跟他爸告个别。

  等他将父亲的遗物收拾好,房门便被敲响,岑以说了一声,

  “门没锁。”

  下一秒,穿着粉色睡衣的外婆就走了进来,将手机还给他,又坐在床上,拍了拍自己身边位置,

  “来,阿以,外婆跟你说几句话儿。”

  岑以便一屁股坐在了外婆的身边,双手枕在脑后,直接躺在了床上,

  “说。”

  “你说你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你也没跟我和你外公说。”

  外婆叹了口气,刚才和乔绫香聊得欢快,这会儿才开始担心自个儿的大外孙,又见岑以躺在她的边上,她一巴掌拍到岑以的腿上,骂道:

  “让你不跟外婆说,该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