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宗派祖宗模拟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因为你没马(ma)!

宗派祖宗模拟器 三十米大刀 2115 2019.11.28 20:36

  正气宗的罗三通!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去。

  只见一胖一瘦的两道身影迈了进来,木鱼儿的肩膀上还扛着一个麻袋,麻袋里装着的似乎是一个人,还在左右扭动。

  众人的眼神都出现了些微妙的变化。

  有期待的,有担忧的,还有幸灾乐祸,等着看罗三通出丑的也不在少数。

  而更多的,则是不清楚昨天事情发生经过的青阳镇普通村民,他们好奇,这正气宗吊唁就吊唁,怎么还扛了一个麻袋进来。

  “三通。”

  “这又是何意,麻袋里装着的是何人啊?”

  刘正英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问。

  他可从来没见过有谁来吊唁,还绑着个活人的。

  罗三通倒也没先急着回答,而是对着翠翠的牌位先鞠了三躬,将火盆边的纸烧尽之后,才抬起头,淡然的看着刘正英道:

  “刘老爷子,先不要着急。”

  “我今天就是来完成约定,还你女儿翠翠一个公道!杀人凶犯我已经带来了,就在里面。”

  什么?

  凶犯被他逮到了?

  全场一片哗然。

  低头烧纸的冯氏和翠雯抬起脸,泪水充斥的眼眸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而在人群中站着的邓大贵也激动的浑身发颤,他从昨夜到现在一直没睡觉,一直……就等着这一刻!

  那些不明真相的吊唁乡民,他们也没想到今天还有这场好戏可以看,纷纷对罗三通竖起了大拇哥:

  “罗师兄!好样的!”

  “快把麻袋打开看看,让我们看看杀害刘老爷子姑娘的凶犯是谁,这个杀千刀的,就该凌迟处死!”

  围观的镇民们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但他们渐渐发现……

  似乎附和他们的声音不多呀,尤其是刘家和罗家更是神色复杂。

  马东风阴冷的眼神扫过全场,那些人立刻噤若寒蝉。

  这啥情况?

  要他们与凶犯搏斗伸张正义是不敢,但在这里打打嘴炮也不行了啊?

  “罗三通。”

  “别故弄玄虚了,你不是说是我铁马宗弟子所为吗?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会怎么胡编乱造!”

  马东风冷冷的说道。

  “放心,马堂主。”

  “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罗三通笑了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也的确,毕竟人赃并获,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对木鱼儿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将麻袋打开。

  木鱼儿遵命。

  将拴着麻袋的绳扭了几下后,口子便松了开来。

  里面的人似乎还不太愿意露头的样子,直到木鱼儿替他将麻袋往下放了放,才露出了他的半个身子。

  这又是?

  铁马宗的弟子,尹志屏!

  在场的有很多人曾经见过,因为他就是铁马宗负责下山采购的几名弟子之一,平日里那捞的油水可不少。

  怪不得刚才的气氛那么诡异啊……

  “刚才我怎么那么嘴欠呢!”

  特别是那些刚还跳起来要求严惩凶手的乡民,更是尴尬的大气不敢喘,心中暗暗狠自己刚才多嘴。

  不过……

  这一下就更扑朔迷离了,这桩惨无人道的奸杀案,竟然是铁马宗的弟子所为?

  而且听说这尹志屏还是马堂主的亲传弟子,以后是要接班,掌握大权的内门弟子啊!

  ……

  众人的眼光游离不定,而马东风的心中也是一沉,眼皮狂跳。

  完了!

  难道是真的?

  但表面上还是故作一副愤怒的样子怒斥:“罗三通,为什么绑我铁马宗的弟子!”

  林正气在半空翻了翻白眼。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不是因为抓住这小子是凶手,难不成还是特殊的捆绑爱好?

  罗三通则是笑了笑。

  随后便将昨夜抓捕前,包括他推理的过程都讲述了出来,只不过为了邓大贵的安全着想,将他的真名隐去。

  ……

  众人看向被绑着的尹志屏,他身上的衣服果然没马,可这番推理,虽然非常严密,但毕竟没有证据,如果就这么抓铁马宗弟子定罪的话,恐怕费劲。

  说不定这罗三通还要吃不了兜着走。

  “难道就是因为志屏师兄身上的衣服不同?他没马,就是杀人凶手了?”

  “这推理未免太臆断了吧!”

  “就是,还有那举报志屏师兄的人呢,连头都不敢露的家伙,谁能证明他说没说谎!”

  果然,马东风手下的几名铁马宗弟子伸着脖子,瞪着眼狡辩。

  是啊。

  众人也点点头,虽然罗三通说的很有理,但毕竟只是个人的推测。

  有马无马,不能当做判罪的依据。

  半空中的林正气暗自庆幸,还好罗三通是一个稳重的性格,没有昨天在青阳街就说出来,否则看这形势,还真不好治了他的罪。

  但是相信,一旦把证据拿出来后,这件事情应该就可以盖棺定论了。

  “我自然有证据。”

  “木鱼儿,给大家看看。”

  罗三通像是早就料到了大家的反映,对木鱼儿拍了拍手后,木鱼儿便将那件尹志屏没来及烧毁的衣服掏出来展示——

  那衣服上已经凝固的斑驳血迹和多处撕裂的痕迹,都可以佐证罗三通所言非虚,最关键的是,这件衣服上还绣着铁马宗弟子特有的图案!

  “这就是我们昨夜在青阳山蹲伏的收获,贵派弟子深夜不睡觉,跑到山上去烧衣服,这行为该如何解释呢?呵呵。”

  罗三通笑着问道,在铁证如山面前,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

  这可是实锤啊!

  马东风的脸色也阴晴不定。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被绑在地上挣扎的尹志屏,这小子的资质不错,修炼也算是刻苦,自己已经是把他当做亲传弟子来培养,怎么就干出这种事?

  关键是,就算干出这种事也不打紧,怎么还被人抓了个现行呢?

  他铁马宗毕竟是以名门正派自居,如果今天在大厅广众之下出了这种丑闻,那以后在青阳镇真是名声扫地了。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

  “志屏,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真的像罗三通所言?”

  “你可要……想清楚再说!”

  马东风一字一句的从嘴里蹦了出来,眼神中闪烁着阴冷的目光。

  “我……”

  尹志屏本来都放弃希望了。

  毕竟被人当场抓住,正当他要放弃争辩的时候,或许是求生的欲望作祟,看见马东风的眼色后,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

  貌似马堂主还没有放弃自己啊!

  “我……”

  “我有话要说,他……他分明是诬陷!我是冤枉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