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公主,你要相信草民,我真的没有打他....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朕有病 2089 2020.04.02 00:00

  到了嘴边,未来得及完全说出来的话,因为洛无尘的后半句,而彻底的卡在喉咙眼。

  段清寒瞪大眼。

  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

  许是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不要脸。

  自己打伤自己,以此来陷害他。

  “阿尘生性淡漠不问世事,更不会与府上别的男子多有往来,向来是独来独往,受了欺负挨了打,也是默不作声一个人受着,更不会主动向我告状。”

  南晚起身,神色凌冽的朝着段清寒一步一步走过去。

  冰冷的话语,如同一把利剑,一剑一剑的刺在段清寒的胸口上。

  “你们,我不了解。但是洛无尘,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他。段清寒,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还是会相信他?”

  “公主,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公主,你要相信草民,我真的没有打他....”

  段清寒吓得跪在地上,泪眼楚楚。

  他伸出手,想要抱住她:“公主....”

  只是那双手还没有来得及碰到她的半点衣角。

  就听男人冷冷的话语使人如芒刺在背。

  “让他走!”

  “来人!”

  “公主。”

  张安恭敬的进来。

  “将段清寒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公主....”

  闻言,张安微微一怔,这可是大公主送来的人,公主若是打了她,被大公主知道了,这不是当众在打大公主的脸吗....

  可能看到了南晚脸上的怒容,张安也没有多大的犹豫,上前就去拉人。

  “公主!饶命啊!公主!公主!”

  “洛无尘你不要脸!你欺骗公主,谁打你了!我看你就是为了给那个贱婢出气!你分明就是和她有一腿——啊!”

  一声惨叫。

  张安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疼的他瞬间倒吸一口冷气,禁了声。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三公主面前也敢大呼小叫!”

  人被拉下去后。

  耳畔瞬间变得清净了。

  南晚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男人。

  洛无尘大掌放在茶几上,有着微微的圈紧。

  南晚看到了,不动声色的走过去。

  “我没有。”

  “什么?”

  “没有因为她骗你。”

  南晚:“....”

  是段清寒临拉下去说的那句话,他这是怕自己误会他?

  想到他一旦有关别的女子的事,总会第一时间与她解释清楚,怕她误会。

  换作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

  或许那时候的他觉得,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解释与不解释也无关紧要。

  可是现在——

  想到,他对自己,可能真的放下了防备,愿意解释给自己听。

  南晚的心中,便觉得满满的。

  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果然还是没有白费。

  “没事。”

  她上前,摸了摸他的脸,将他抱在怀里:“我相信你。”

  相信你心里只有我一个。

  “就是下次受了欺负,不要忘了和我说。干嘛总是自己受着忍着?宝宝,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你老实告诉我,我不在公主府的这段时间,除了段清寒以外,还有没有人欺负你?府上的那些奴才,还有那些男人?嗯?”

  她掰正男人的脸,正视着他。

  男人别扭的想将视线别开:“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

  前世的时候,只要她一不在府上,府上的那些男宠和奴才,可是没少欺负他。

  不是言语侮辱,就是动手动脚。那是因为他不受宠,她看到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是他出手伤了他们,被他们反咬一口,她也是向着那些人,而处置他的。

  “那三个男人...”

  “哪三个男人?”

  洛无尘抿了抿唇,别开视线:“没事。”

  南晚:“....”

  房顶上偷看的秋风:“....”

  怎么觉得他家主子,有白莲的潜质?

  那离绝就是在公主不在府上的这段时间,在府上瞎逛,恰好撞到了主子。

  加之上一次主子不要脸的事,一直被他记恨在心,就出言狠狠的讽刺了一番。

  其它的什么也没做,就走了。

  主子你不能因为受宠就一下子连累另外两个无辜的啊....

  人家对你做啥了啊???

  “南惊羽送来的那三个男人?”

  三个一伙的,不就是那三个姓离的吗?

  男人不说,南晚便自己想。

  一句话问出来,看到男人沉默的脸色,南晚心中更加笃定了。

  她发现,欺负洛无尘的人,都是她的几位皇姐送来的男人。

  莫不成,后面有靠山,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到了她公主府,也敢欺负她的男人?

  “张安。”

  她再次出声。

  张安从外面进来:“公主,段清寒刚挨了三十板子,昏过去了。”

  “昏过去了就拿水泼醒,睡着了打岂不是便宜了他?”

  “是,公主。”

  张安领命出去。

  “等等。”

  “公主?”

  张安回头看向她。

  “那姓离的三兄弟,你将他们安置于何处了?”

  “回公主,那三人,是驸马安置的。”

  “哦?”

  南晚危险的眯了眯眼:“驸马?”

  她一声冷笑,看了眼外面的雨势。

  从外面回来已有一段时间了,而雨势非但没有减小,反倒是越下越大。

  她俯身在洛无尘的脸上亲了亲:“我先离开一会儿,乖乖的在房里等我回来。”

  “你去哪。”

  “不去哪,很快回来。”

  南晚温柔的摸了摸他:“听话。”

  “不许去!”

  腰被他抱上。

  南晚挣扎不得。

  “宝宝,就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要的布料我也给你买回来了,你先看看布料你满意不,要是不满意了回来和我说,我再去给你换。”

  她抱着男人的脖颈,任他抱着自己不撒手,忽然就吃吃的笑了起来。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就一会儿的时间都不愿意离开我啊?”

  洛无尘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抱着。

  手上力度,也是愈收愈紧。

  放任他抱了会儿,雨势倒是小了不少:“听话,你再拖下去不让我走,天都黑了,大晚上的往别人那跑,你确定放心?”

  一句话,半是威胁半是劝的,洛无尘只听得浑身都是一僵,手上的力度,倒是因此松了不少。

  他一张孤瘦俊逸的脸庞,生冷生冷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他眼底的冷幽,让南晚一阵心抽抽,赶紧后怕的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去后厨看看有没有合适你的清淡膳食,很快就回来!等我啊宝贝!”

  说完也不等男人回她,掀着裙摆就跑出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