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不...不是啊宝贝,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宝贝!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朕有病 2044 2020.03.31 00:00

  好在,男人是无事的。

  南晚进来后,入目的便是清隽少年,背朝她而立。

  她长出一口气,还以为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府上又发生了什么事。

  她走上前去,从后面,将男人抱住:“你怎么又到这来了?不是说了吗,让你在清澜院好好养伤,你这房子简陋漏雨的,天逐渐的冷了,万一冻着了怎么办。”

  她身上的湿衣服还没换,就抱了他一会儿就赶紧把他松开了,怕将身上的寒气传给他。

  “你让我给你买的....”话音才到一半。

  背朝着她而立的少年,忽然转过身来。

  瘦俏冷峻,令人痴醉的一张脸,漆黑的眼眸在与她对视的片刻间,缓缓的笑了。

  这是他第一次笑。

  嘴角上扬,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俊逸冷酷找不出瑕疵的脸庞,不笑时,冷的如一具巧夺天工的雕塑。

  笑起来时的他,比皎月还要迷人,带有着足以使人窒息的诱惑。

  只不过,他的笑,没有温度。

  冷的像是一块冰,扬起的唇角,溢满了自嘲。

  因着他的转身,南晚也看到了他白皙的脸上,显眼的红痕。就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一遍一遍的划过。

  痕迹不深不浅,完美的让他一张出众的脸,显得不再完美。

  男人讽刺冰冷的笑,让南晚无法观赏他笑起来的与众不同。

  此刻她唯一的视线,全在男人有伤痕的脸上。

  “既然你不喜欢我反抗,说出来便是,又何须如此。”

  他声音很淡,淡的好像一阵微风,吹拂在她耳畔,很凉,没有温度。

  像是随时都要消失一般。

  “日后,我都不会再反抗。”

  洛无尘垂眸看着她,淡淡启唇。

  眼底的自嘲,是那般的明显。

  “你脸上的伤,是谁弄的?”

  洛无尘不说话,只沉默的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我问你,你脸上的伤,到底是谁弄的!”

  南晚气的胸腔高低起伏,见他还是不理会自己。

  愤怒几乎要染红她的眼睛,她突然一把扯过男人,将他压在桌子上,对上他黝黑平静的双眸。

  “我承认我向沐女官要了封骨丸,暂时封住了你的内力,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若是被皇奶奶知道她送来的男人都死在你的手上,她一定不会放过你!”

  “松手。”

  洛无尘在她身下挣扎了下,见挣脱不开,他干脆将视线移向别处,不再看她。

  南晚被他这个行为给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上来。

  这男人!

  稍微哄她一下会死吗?

  每次都是这样,惹恼了她不管不问,只会气她,根本就不会哄她开心!

  “好,那你告诉我,你脸上的伤到底是谁弄的?”

  “这不正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一句话,把南晚所有的话卡在喉咙深处。

  她差点没被洛无尘这一句话给气的背过气去。

  她愤愤的压住他,直逼他没有波动的一双眼:“我现在恨不得把你当宝贝一样宠在掌心走哪带哪!就差没有把你镶进肉里,片刻不离身的带着了!你竟然说我想要看到你受伤?!”

  南晚被气的不行。

  瞪着他,愤怒的骂了几句脏话。

  真是气死她了!

  “行!”

  她狠狠咬牙,见男人是真的不打算告诉她。

  她从他身上起来:“我看月娇伤的也不轻,既然你不告诉我,那我就去问她!我还就不信我问不出来了!”

  南晚怒气冲冲的从里面出来。

  月娇确实伤的不轻,但好在还尚留着气。

  洛无尘见她就那么直接冲出去,外面下的雨也着实大,置身雨容,看人的视线都是模糊的。

  他薄唇抿了抿,长袖下的大掌也在这一刻陡然收紧。

  趴在房顶上早已被淋成落汤鸡的秋风,早就被眼前一幕给乐傻了。

  压根就不在意快被大雨给淋挂了。

  主子也真是绝了。

  倒是把女子宅斗那一套玩的滚瓜烂熟的!

  唯一不足的一点就是,他看着洛无尘在房中犹豫,目光紧盯着置身在雨中的少女,像是随时要冲出去为南晚挡雨。

  就是太在意三公主这一幕,容易露馅。

  ....

  雨势越下越大,没有丝毫减小的趋势。

  南晚从房里出来后,便将地上的月娇给拎了起来,冷着一张脸,望着她:“我问你,今日都是谁来过?”

  “段...段公子....”

  月娇不敢隐瞒,嘴唇哆嗦的说了。

  “段清寒?”

  南晚危险眯眼,又是他!

  “好啊。”

  她忽然冷冷的笑了。

  “果然不愧是她南凝送来的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本公主的意思!”

  南晚气的转身便走。

  可是才走两步,想起房里的男人,她又折返回去。

  脸上的怒容,在看向他时,只剩下了心疼和自责。

  若是她没有给他吃下封骨丸,他也不至于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尤其是想到他方才和自己说的那些话。

  她上前一步,拉住男人的手。

  “和我回清澜院吧。”

  洛无尘不开口,沉默的看她,却是没有再挣扎。

  “你可会嫌弃?”

  “什么?”

  南晚看向他。

  缓了会儿,像是明白了他说的什么意思。

  南晚心疼的摸上他的脸:“不是说了吗,我现在馋的是你这个人,不再是身子了。”

  即便是他没有了这张倾城绝色的脸,她也不会嫌弃他。

  南晚握紧他的手:“阿尘,别误会我。皇奶奶看似不问世事,坐享慈宁宫养老。实则,她背后势力不容小觑,就连母皇都不敢忤逆她的意思。”

  杀人于无形。

  前一刻,还能笑着与她说话,下一刻,那得罪了她的男人,便被抽皮扒骨。

  月妲疼她也是真的疼。

  却是不允许任何人忤逆她的意思,她对自己的偏袒,已到了人尽可知的地步。

  若是知道她被一个男宠压制....

  只有暂时封了洛无尘的武功,让月妲以为她对洛无尘只是玩玩...

  “我想看到的,是你陪在我身边,永远也不要再受伤害。而不是看到你受伤,别人欺负你,也不知道反抗。”

  南晚轻抚少年布有伤痕的一张脸:“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要是被伤....”“你果然还是嫌弃!”

  南晚:“....”

  “不...不是啊宝贝,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宝贝!”

举报

作者感言

朕有病

朕有病

ps:关电脑前忘了列打赏名单了,明天更新里列哈,么么哒   另外~   今天只有两千字哦,这几天更的太多了,其实俺编辑要求都是每天三千字的。嘤嘤嘤~   周五给恢复三更~   这几天有点忙,全后台定时发布,等我回来回复消息昂~

2020-03-31 0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