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宝贝,要不,今夜我们开荤吧?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朕有病 3268 2020.04.04 00:00

  “我说了没事,与他人无关!”

  “又是离绝!他真当本公主是死的!”

  “张安!”

  “公主。”

  “传我的命下去,将离绝重打一百大板,将他们三兄弟,全赶出府去!”

  “是,公主!”

  张安心中震惊不已。

  之前只觉得公主对洛无尘是突然间来了兴趣,想独宠一段时间。

  可是现在,为了给洛无尘出气,竟然连二公主的面子都拂了,将三个貌美的男人赶出府去....

  公主这可是对洛无尘真正的上了心?

  南晚不放心他,又命人去传太医。

  直到贺兰太医把了脉后,才知,原来洛无尘体内被人下了毒。

  好在这毒性并不要人性命,发作时,会全身疼痛难耐,忍到极致,会吐血。

  一日的时间,毒性便可彻底的散了。

  听贺兰宁这么一说,南晚更加怀疑就是离绝往洛无尘的身上下了毒。

  想起只打他一百板子,也着实是太便宜了他。

  她就该直接废了他一双腿,让他彻底的成为残疾!

  “你不用为了我如此。”

  夜里,南晚抱着男人倚靠在床沿上。

  听到他闷闷无波的声音。

  她鼻子酸酸的。

  “你今夜怎么变得那么贤良大度?”

  “他们毕竟也是你的男...府上的男人。”

  听他口是心非,明明心里不乐意,还要一副为她着想的样。

  “我早就说了,府上的男人我都不要了,我就只要你一个,谁敢欺负你,我就和他们拼命!”

  “你不要多想,还有,你现在虽然不能动用内力,但是也不能任由他们欺负!你以前那倔强的只需我欺负,不许他人动你一下的性子都跑哪去了?”

  “是你不愿我还手。”

  “我什么时候说过!”

  南晚噎住。

  知道他还在因为她封了他内力一事和她闹脾气。

  南晚干脆也不再说话了。

  “我让张安给你挑几个武功高强的暗卫在暗处保护你,这样别人就无法欺负你了。”

  “我不要。”

  “你——”

  “只要你。”

  “....”

  眼眶突然间就红了,南晚用力的将他抱紧。

  “你这个小坏蛋,早之前和我多说几句这样掏心窝子的话,我还不得把心都掏给你。”

  还有别的男人什么事。

  光看一个洛无尘就够了。

  他的姿色,抵整个三公主府所有的男人。

  十个裴言楚都比不上他!

  “我以为你不喜欢听。”

  “喜欢喜欢。”

  南晚在他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只要是你说的,我都喜欢。”

  昏暗的烛光下,男人秀色可餐的一张脸微微泛红。

  南晚看的一阵口干舌燥。

  但想到他身上有伤的缘故,就暂时的忍住了。

  想着用其它的话题来吸引赶走她心里的心猿意马。

  “我给你买的那些布料你看了吗?喜欢吗?”

  “...喜欢。”

  “喜欢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当时下着大雨,京城最有名的那三家店铺都关门了,好不容易我才...才让张安给你买到的。”

  其实南晚很想和他说,是她冒着大雨冲进雨堆里给他买的。

  可这样的话,就会让他认为,她对他突然间未免太过于好,以至于好到不真实,让他无法相信。

  “宝贝。”

  南晚将下巴贴在男人的光洁白皙的额头上,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我啊?”

  这句话,南晚很早之前就想问了。

  宁愿被她活活的打死,也不舍得离开她。

  虽然南晚知道自己魅力很大,又为重凰女帝最看重的三女儿,未来还要继承她的皇位。

  光是身份上,就足以使重凰众多男子垂涎。

  可是洛无尘对她的喜欢,与那些男子不同。

  他们想借着她上位。

  而她,好像图的单纯的就是她这个人。

  为何喜欢...

  四个字,让男人彻底顿住。

  记忆变得久远而又模糊。

  依稀间,只记得,明明是她先招惹的他。

  后来那个男子出现,她变了心,对自己只剩下陌生...

  他去找她,她眼底对自己流露的也只有冷漠。

  完全忘了昔日与他的海誓山盟,深情承诺。

  在曾经只有他们二人的地方,神仙眷侣,与世隔绝,只有他们两个。

  他亲眼目睹她与别的男子拜堂成亲。

  新婚当夜,她的夫君与别的女子联手,要伤她性命。

  他冲出去,杀了他。

  却被她愤怒之下,一剑刺穿了心脏...

  临死前,他看到的,都是她抱着那个背叛她的男子,哭的泣不成声,肝肠寸断。

  唯有他,直到倒下,她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他伸手,想要爬向她。

  迎接他而来的,是她报复性的又给了他一剑,愤恨的质问他,为何要杀他的夫君,既然恨她,为何不对她动手!

  .....

  “不知。”

  只是想和她在一起,每日寸步不离身的陪在她身边,让她永远记得自己。

  他怕自己一转身,她便又将自己给忘了...

  “晚儿....”

  这是他极少极少唤自己。

  这算是南晚记忆中的第一次。

  应当是第一次的。

  听到他唤自己的名字。

  那低沉的嗓音喑哑,却带着无尽的缠绵在里面。

  南晚手颤抖的环上他比女子还要纤细的腰身。

  “宝贝,你叫的真好听,再唤一遍。”

  “...”

  “我母皇叫的都没有你叫的好听。”

  “你知道吗?自打记事起,我就时常觉得我这个名字起的不好,一点也不霸气。很想改名字,可是母皇总是说我瞎胡闹,不让我改,皇奶奶也是。”

  现在洛无尘一唤她的名字,她瞬间就不想改了。

  她抱着男人,狠狠的亲了亲他的额头:“宝贝乖,再唤一声好不好?”

  “...”

  “晚儿。”

  “哎。宝贝叫的可真动听。”

  南晚满意的眉眼弯弯,笑眯了眼。

  “怎么了?突然叫我,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你...会不会骗我。”

  哪怕得到的答案,一如她曾经那样信誓旦旦,可到了头来还是...

  南晚瞬间把自己的胸脯拍的啪啪作响:“不骗!绝对不骗!我最爱你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

  空缺的心脏处,仿佛一瞬间,被所有的东西填满。

  洛无尘回抱着她。

  他亦如以往那般,信她所有的话与欺骗,哪怕再次会跌入万劫不复之地,永无悔。

  ....

  醉林院便是离家三兄弟的住处。

  在裴言楚那待了会儿,离墨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劲。

  回来后,看到的便是离绝被两名黑衣侍卫押在地上打。

  “三弟!”

  他见此大惊,快步上前,然而还不等他冲上去。

  一旁,张安拦住他的去路,阴冷一笑:“离墨公子这是要忤逆公主的意思吗?离绝以下犯上,胆敢伤害洛公子,公主仁慈,只赏他一百板子,已算格外的开恩了。”

  “张公公,三弟根本就没有伤洛无尘!”

  “有没有伤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乃是奉公主的命令办事,整个重凰,我也只听公主的话话。”

  “你——”

  “二哥,无需求他。这一百板子,我还受得住!”

  得亏了离绝是习武之身。

  若不然,这一百板子,能活活的要了他的命。

  但尽管如此,入目的,便是他背后的一滩刺目的血迹。

  到底是一母同胞,而离尘却只能心疼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他看向身边的离宸。

  离宸的视线不在他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哥的话一向很少,一些事情从来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哪怕面对三弟挨板子。

  一百板子,很快结束。

  离绝终究体力不支,坚持到最后,晕厥了过去。

  张安伸脚踹了踹他,一声冷笑:“既然知道自己如此不抗事,就别再去找洛公子的麻烦,现在整个公主府上的奴才,忙着敬着讨好洛公子都来不及,你们倒好,竟敢伤他!当真以为自己是二公主送来的人,就可肆无忌惮吗?”

  “张公公,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关于洛无尘一事,我会亲自去公主那解释清楚。”

  “解释清楚?”

  张安一声嗤笑:“怕离墨公子没有那个机会了。”

  “公主有令,让我赶三位公子出府。你们走吧。”

  赶他们出府?

  纵是离宸这般平静无话之人,闻言,也不仅多看了张安几眼。

  “张公公....”

  离尘开口,想说什么。

  张安不耐烦的朝他摆摆手:“这是公主的意思,我只负责过来传话。”

  说完,他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走了。

  “大哥....”

  他们好不容易才进三公主府,三日不到,若是被赶出府去....

  离宸上前将趴在地上昏迷的离绝扶起来。

  他将离绝交给离宸。

  “我要亲自去公主那解释清楚。”

  离宸没有拦他,从他手中接过离绝。

  “那个洛无尘不简单,小心行事。”

  “我知道。”

  从那日敬茶,他将他手中的茶盏夺过,将茶水洒在自己身上,离尘便知道他不简单。

  但是他没有想到...

  那个本该如高山雪莲一般与世无争,清雅高洁的男子,会用那等下作的手段,来陷害自己...

  ...

  清澜院。

  不知道为啥,在床上躺了半天没睡着,南晚翻来覆去的,饿了。

  她觉得主要还是陪她家宝贝一块吃素,体内没有进入肉食,一些青菜消耗的太快,挡饿也是挡那么一会儿的时间,很快就消耗干净了。

  男人睡着了。

  南晚捏着他的鼻子把给他给弄醒了。

  洛无尘睁开眼,黑黝黝的眸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说话。

  “宝宝,要不咱们今晚上开荤吧?”

  南晚和他漆黑的眸子对视,突然郑重其事的来了这么一句。

  男人瞳孔闻言,骤然收缩。

  对视不过片刻,便见他很快移开了与南晚的对视。

  背过身去,用锦被将自己团团盖住。

  “我有伤。”

  南晚:“....”

  是啊,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贺兰宁说了,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要不然对伤口不好。

  “那要不?”

  南晚犹豫着开口,可能是有点残忍,她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