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公子,公主不会来了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朕有病 2042 2020.03.17 00:00

  “既然三妹看不上,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就先回去了。”

  南惊羽想将离家的三兄弟带走。

  身后,南凝将茶盏放在桌子上。

  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

  她到了嘴边的话顿住了。

  “你二姐自然是真的疼你,三妹性情率真,既是看上了,那你二姐也会给你。二妹。”

  南惊羽不甘心的转过头,长袖下的拳头握的紧紧的。

  强硬的扯出一抹笑来:“大姐说的没错,三妹既然真的喜欢,那我肯定是要送给你的。早就猜到你会舍不得洛无尘,我也就那么随口一说,怕你不好意思收我送的人。”

  “二姐想多了,我这人遇到喜欢的东西和人,没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既然二姐是专门给我送的美人,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多谢二姐的好意了。”

  ...

  从三公主府出来。

  南惊羽的肺都快气炸了。

  南凝看她这副气的狰狞的表情,拍了拍她的肩膀。

  “大姐是不是早就知道她不会将洛无尘给我?”

  “若不然,你以为三妹三番两次因为一个洛无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却不直接杀了他,是为了什么?”

  “那离家的三兄弟,从我将他们收回府上,大姐你就不许我碰他们。”

  还不是因为有一个洛无尘吊着她。

  现在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仅有的三个美人都搭进去了。

  “美色误国。二妹,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南凝靠近她,在她耳边轻声道:“你别忘了,凰重乃是男尊国,并非真正的女强男弱,母皇是因为毒死了父皇才登基为帝。母皇登基那天,朝中老臣,有多少被母皇斩杀于朝阳殿,才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

  “母皇看重三妹,有意要让她成为下一任的新任女帝,其它国,早已看我们国不满,为了保住凰重的江山,我们必须要扶持大皇兄登基为帝,让凰重,成为真正的男尊国。”

  “在此之前。”

  她替南惊羽将额边的碎发顺到脑后:“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毁了南晚,让她日益沉迷美色,荒诞国事,推她到众人之矢,即便母皇想要扶持她,她也只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罢了!”

  “我当然知道大姐这么做有大姐的用意,可是....”

  “我前几日不是还送了你一个长相出众的男宠吗?这么快就腻了?”

  “大姐,你又在取笑我!”

  南凝笑了笑:“好了,回去吧。”

  “嗯。”

  ....

  上了马车,南惊羽掀开马车帘子,看向那一袭白裙,在侍从的搀扶下,上了马车的女人。

  嘴角勾起一抹冷蔑的笑来。

  “南、凝!”

  “二公主与大公主本就是一体,明明不喜欢那些男人,为什么还要在大公主的面前装作很喜欢的样子?”

  车厢内,侍女一楚恭敬的为她倒了杯茶。

  “你不懂,这个南凝,可比南晚聪明的多了。”

  说是一切为了重凰,为了百姓。她的心思如何,她还不懂吗?

  她可是要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那一个!

  宽大的袖口掀开,雪白玉臂上那一抹殷红的守宫砂刺目的很。

  危险的眯了眯眼,南惊羽将袖子放下:“这守宫砂还真是难去掉!难不成还真的打算让本公主学南晚那个荒淫的女人一样,随便找一堆的男人给睡了!”

  “二公主稍安勿躁,既然柳神医已为公主开了药,公主只需按柳神医说的那样。守宫砂,早晚会变浅的。”

  “南凝那个女人心机城府颇深,我是怕瞒的久了,到时候被她发现什么。”

  “是...”

  彼时,洛无尘的住处。

  天色已很晚了。

  月娇见他一个人站在院外的树下。

  颀长的身影单薄削瘦,乌黑墨发披散在脑后,哪怕仅仅一个背影,便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拿了件衣服出去,披在他的身上。

  “公子,这么晚了,还是回去休息吧,公主她,不会来了。”

  “不是她的那件。”

  “那件衣服脏了,奴婢还没有来得及洗,这件衣服是....”

  没等她说完,洛无尘便将身上的衣服从肩上拂落。

  月娇没法,只好回房,将那件丢在角落里的粉色披风拿出来。

  “不过就是一件公主不要的破衣裳罢了,公子都视若珍宝到这种地步....”

  她抿了抿唇,重新将那件衣服披在他身上。

  “她会来的。”

  他开口。

  “公子....”

  月娇几次欲言又止。

  怕说了,到时候又害了他。

  可若不说,公子从醒来后就一直在这站着,也不回房。

  白日里还好,晚上多冷啊。

  终于,月娇没有忍住。

  脱口而出:“今日大公主和二公主来了,二公主给公主送了三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公主将他们都留下来了。”

  冷——

  那种从身体里传来的,由上到下,通彻全身,恨不得让人解冻的冷意。

  月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只知道那么一瞬间,她冻的身躯发抖,夜里的寒风,也不及这突然的冷意,来的让她承受不住。

  她嘴唇被冻的哆嗦:“公...公子....”

  洛无尘回头看她。

  漆黑的眸子,比这詹黑的夜还要凉,黑如深潭。

  那幽深冰冷的眼底,无半点的温度可言。

  黑曜石的瞳孔中,那深不见底的眼底,似乎有暗黑的爪牙生出,舐血猩冷,带有着肃杀的狠意。

  月娇被吓到了。

  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已没了他的身影。

  “公子——”

  ...

  “怎么?在二公主府的时候,难道她府上的嬷嬷没有教你们规矩?”

  清澜院。

  南晚手拿着戒尺,啪的一声,打在男人坚硬的胳膊上:“抬的太高了,低点。”

  离绝薄唇抿的紧紧的,将手中端着的茶往下低了些。

  南晚不满意,手中尺子又从他下面往上抬了抬:“太低了,再稍微高点。”

  离绝紧绷着一张俊脸,听从命令的将手中的茶按照她的位置,又高了些。

  这个角度,南晚满意了。

  又去看面前的另外两个男人。

  手中戒尺拍的作响:“怎么回事啊?刚刚不是位置挺对?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手就抬高了?往下点!”

  离墨白嫩的额头上,密布了一排汗珠。

  “公主...公主为何让草民等学习端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