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刺杀

我养的暴君又黑化了 朕有病 2008 2020.03.30 00:00

  这男子....

  南晚握茶盏的手一滞。

  雪山莲花池,他如破冰而出,比莲花还要高清出尘的男子。

  五官清丽脱俗,眉目如画,薄唇恍若笔墨描绘,色彩寡淡,但却没有疵点。

  这样的男子——

  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南晚的视线便落在他的身上,再也没有离开。

  目视着他从出来,再到她不远处,三步之遥坐下。

  以琴放在腿上,缓缓撩动琴音。

  琴声悠扬。

  深山幽谷里的小溪,水流潺潺。

  声音不大,柔美而舒缓。

  琴声清洁,美妙安逸。

  司徒池见她盯着禾贤出了神,突然间就笑出声来:“禾贤,难得三公主这么欣赏你,还不快给三公主敬茶。”

  南晚:“....”

  欣赏也确实是欣赏。

  毕竟好看的人,总是要忍不住多看几眼的,那是人的天性。

  “这禾贤之姿,即便是那张良的儿子,张煜也难以相比。”

  说到这里,南晚看向面前的司徒双。

  想要表达的意思,已不言而喻。

  司徒双脸上有着一闪过去的尴尬。

  赶紧又给南晚倒了杯茶:“再好看的东西,看惯了也会腻。这禾贤的性子也是太犟,公主你不是最喜欢这样的男人吗?”

  司徒双这话中的意思,已向她表达过了。

  眼前的男子,她是碰过了。

  只不过——

  看这男子一副冰清玉洁的样,显然是看不上司徒双这种的,也不知她是如何碰的。

  司徒池见他没动,声音不由沉了几分:“本官让你为三公主敬茶,耳朵聋了吗?”

  这才见那男子微微动了一下。

  他起身,朝着南晚走来。

  双眸黝黑,犹如万丈深潭。

  这样子的他,倒是和洛无尘有些相似。

  只不过还是相差太多,光是洛无尘的姿色,他就比不上。

  禾贤白玉的手,拿过桌子上的茶盏,然而却在手碰到茶盏的那一刹那。

  陡然间,他宽大的袖袍中,赫然立出一把森冷锋利的匕首,直袭南晚的面门。

  “刷——”

  南晚根本就无需躲,那锋利的匕首便被张安拦截在半空。

  只听到“砰——”的一声,禾贤整个人无力的被张安一掌打飞了出去。

  “公主。”

  裴言楚一脸担忧的看向她,以手将她揽在怀中:“公主莫怕,我在。”

  眼前一幕,发生的过快,以至于快到,司徒池等人,还没有目睹事情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截然大怒。

  一掌拍在桌子上,将桌子上一堆的可口香味扑鼻的饭菜拍的啪啪作响。

  “禾贤,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杀公主!来人,给本官打!狠狠的打!”

  三五成群的尚书府小厮上前,对着倒在地上的禾贤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

  被五个人围着打,南晚看不清里面的人,只能看到无数双的脚与手用着最凶狠的力度踹在他的身上。

  男子没有挣扎求饶。

  可能是疼的,安静如斯的后花园中,能够听到他闷哼忍痛的声音。

  如果不是张安,只怕她不死也得被这个男人给伤去半条命。

  司徒池见她受了惊。

  忙起身走到她面前,跪了下去:“三公主,都是微臣的错,让三公主受了惊。此人性情倔强,不肯低头。双儿多次调教他,都不见他有丝毫的改变。今日原想是让他弹首曲子助兴,却没有想到,他竟胆大包天,要伤三公主性命!”

  “三公主放心,微臣这就将他拉下去,命人剥了他的皮,给三公主赔不是!”

  司徒双也吓傻了。

  她虽然不满南晚,但她毕竟是当今女帝最看重的女儿,若是在她尚书府出了什么事,陛下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司徒家。

  “公子!公子!司徒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家公子吧!我愿意代替我家公子去死,司徒大人....”

  哭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一抹瘦小单薄的身影扒开施暴的那几个人,扑在禾贤的身上,将他死死的抱住。

  五人没有因此而停手,得到司徒池的示意后,连带着那后加入的书童一起拳打脚踢。

  司徒池冷着一张脸:“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官面前求饶!今日本官就成全你们,让你们黄泉路上有个伴!都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官拉下去!”

  “不要...不要...司徒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家公子吧,司徒大人....”

  “无需求他!司徒池,你司徒家,早晚会为曾经所作的一切,遭到报应的!”

  “拉下去!”

  “呵——”

  几名小厮上前,将他们主仆二人压制。

  伴随着南晚的一声低笑,所有人几乎都在同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目光整齐一致的朝她看来。

  “真是有脾气。”

  南晚眸子带有几分玩味的朝他看去。

  男人脸上因为方才被几名奴才拳脚相向,青白一片,嘴角还有不少的血迹。

  模样看着有些狼狈。

  不过却一点也不折损他的美态。

  这倔强的模样,倒是愈发像她家的宝贝。

  “司徒大人,这男子是你强抢过来的?”

  “这——”

  司徒池脸上有着难堪。

  “回三公主,是我抢来的。”

  “哦。”

  淡淡一字回应。

  毕竟司徒双没少做出和她一起在大街上强抢民男一事,所以不奇怪。

  但看这男子的长相与气质,还有那眼底无法忽略的滔天恨意,怎么看也不像是出身平民百姓家。

  仿佛看出她在想什么。

  司徒双恭敬道:“不知公主可还记得禾筠?”

  “嗯哼?”

  “这禾贤,就是禾筠的长子。”

  提起禾筠,南晚有些印象了。

  二品护国将军禾筠,在禾贤三岁时,就战死沙场了。其母亲也在得知禾筠战死沙场的那一刻,一杯毒酒了却余生。

  留下了三岁的禾贤,与她十岁的姐姐相依为命。

  父皇尚还在世时,对他们两个年幼的孩童还很是看重。

  只不过随着父皇离世,母皇登基,禾家的这两位遗孤,就慢慢的被人淡忘了。

  南晚目光向禾贤看去。

  他眼底的恨意毫不掩饰,因为愤怒,他削瘦的身躯,都在用力的颤抖。

  那眼里迸射而出的恨意,恨不得将面前的人给千刀万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