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活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 疑点重重

活隋 金钩钓 2134 2019.03.15 23:30

  “下官知道。”掌固不卑不亢的说道:“此人乃高司录府上。”

  “那你还不放人?”杨广挑眉道:“得罪高司录,恐怕你的日子也不好过。”

  “杨郎君,这人是平准署指名道姓要带走的,若是郎君有意救出此人,还请平准署一会。”掌固似乎是铁了心,对于杨广的说法,他并没有在意,反而说道:“下官若是带不回此人,饭碗同样保不住。还请杨郎君见谅。”

  杨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跟他呛声,他气呼呼的指着掌固的鼻子,诘问道:“好!我就要看看你们平准署有多大的能耐!”

  易乐见杨广好心帮助自己,似乎与他印象中暴君的名号有所不符,比起史书上记载的荒淫无道,他的哥哥杨勇明显要高上一筹,“杨郎君,这件事情就不牢你大驾了。”易乐顿了顿,“我去平准署说清楚便可。”

  似乎掌固的话彻底激怒了杨广,此时已经不是帮不帮易乐的问题,而是他的面子挂不住了,他焦急的说道:“易郎君,平准署虽然官职不大,但折磨起人来却是一套一套的。你与我相识这么久,我又怎么能放心你一人前去呢?”

  易乐看着杨广认真的模样,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着头,默许着。

  掌固弯着腰,一手邀请着杨广,谦卑的说道:“杨郎君,请。”

  杨广趾高气昂的走在了最前面,比起易乐的灰头土脸,他可以说是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走在后面的易乐不停的回想着杨广与掌固的对话,照理说,依照杨广的关系,要让一个平准署的差役放人,恐怕不是难事,而掌固的态度却异常的坚决,似乎他的背后有着比杨广还要有实力的人。

  “会不会是杨勇?”易乐暗想道:“我与高洁二人结怨,随后高洁就去找杨勇哭诉。说不定杨勇一心软,就答应了高洁的要求。”

  但易乐转头一想,自己和杨勇的交情也算是不错,起码明面上没有撕破脸皮。况且高洁与杨勇并没有成亲,杨勇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帮高洁出头。

  毕竟,杨勇在杨坚的面前还是表现得成熟稳重。

  但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易乐的怀疑对象还是只有自己的大姨姐高洁,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能让平准署来抓自己。

  等几人来到了平准署门口的时候,易乐这才注意到,比起宇文恺的司市署,平准署从大门看起来,就透露着一股官僚的气息。

  高耸的大门旁有两根直插入云的拴马桩,而门口还有两名身材健硕的差役笔直的站着,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几人走了进去,押着易乐的差役这才松开了手,易乐甩了甩手,站在了堂下。

  差役退到了两旁,杨广还是很守规矩,刚刚在西市中的气焰明显收敛了不少,他也站在了易乐的身边,等着来审问的官员。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平准署的署令走了出来,他一眼便看见了堂下的杨广,严肃的脸上瞬间堆砌满了笑容。

  “杨郎君,今日怎么有空来平准署了?随国公还好吗?”殷切的话语一下子让杨广的腰板挺直了不少,似乎对于这样的问候,他早已经见怪不怪。

  “家父身体康健,不牢署令费心。”杨广颇有礼貌的说道:“我今日是陪易郎君来的,你手下的差役说他什么胡乱定价。”

  平准署设有令、丞、监事、典事等官职,再往下便是将易乐带来的掌固和差役,署令的官职不算大,在这个时代看起来,也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

  而杨广却不一样,虽然没有官职,但好歹是杨坚的儿子,有了一个臂膀强壮的爹,这些官吏不免对杨广也要客气几分。

  “差役不懂事!”署令连忙打着哈哈,他没有坐在位置上,反而是走到了两人的面前,微弯着腰,笑呵呵的说道:“下官听闻西市里面突然多了一种名叫飘雪的物件,况且有羹行当家前来举证,说这位易郎君无视价格,所以特意请他来平准署问问。”

  “请?”杨广还没有等易乐开口,他率先说道:“如果说平准署的请是押解犯人般带来,我杨广也算是开了眼界。”

  署令呵呵笑了起来,连身上的肉都开始抖动,他急忙说道:“手下大概是没有听懂下官的意思,冲撞了易郎君。”

  易乐听到这里,越来越迷糊了。在自己店铺前嚣张跋扈的差役和如今堂上笑呵呵的署令,两者的态度截然相反。

  易乐回头望了望站在两旁的差役,发现他们的眼里也写满了惊恐,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架势。

  看样子,署令说的有可能是真的,易乐拱手说道:“署令,在下第一次在西市经营飘雪一物,若是不懂里面的规矩,还请署令明示。”

  给人台阶总比抬杠的好,易乐见署令也没有刁难自己的意思,连忙抛出了橄榄枝,希望快点了解此事,毕竟比起自己故意压低价格,店铺前的死人才是最棘手的。

  “那个......易郎君的飘雪定价几何?”署令也是在官场上混迹了多年,一听到易乐服软,赶紧问道。

  “暂无定价。”易乐诚实的说道:“正如署令所说,飘雪是新奇之物,原本西市之上并没有。”

  “但你的价格确实比羹行的便宜,”署令顿了顿,“据说白送?”

  “是的,白送。”易乐点着头。

  “飘雪原料是何物?”署令诘问道。

  “菽与酢。”易乐也毫不隐瞒的说道:“在下之所以白送,是想要在西市里面试试,飘雪的价值究竟几何。等摸清了门路,定价自然会稳定下来。况且在下也是无奈之举,本来五文一碗,但面对羹行的穷追猛打,才出此下策。还望署令明鉴。”

  “明鉴谈不上。”署令诚惶诚恐的说着:“平准署的职责就是稳定东西二市的价格,若真如郎君所说,是羹行打压价格在先,平准署一定会还一个公道给郎君。”

  易乐瞬间觉得眼前的平准署没有想象中的黑暗,或许是因为有杨广在为自己撑腰,这些人才不敢造次。

  “那就多谢署令了,那我......“

  还没等易乐把话说完,从门外齐刷刷的闯进了一群人,连平准署的差役都挡不住。

  易乐回头一看,正是在西市里面擦肩而过的那些鹰爪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