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男巫阿米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7章 已是黄昏

男巫阿米妥 刹那天青 2026 2018.12.14 19:23

  阿米妥的话让那个谏山家的人哑口无言。

  否认么?虽然谁都没见过,但是杀生石是切切实实存在的,各个家族的记录中,只要时间足够悠久,都能够查到杀生石的记录。

  而且根据记载,杀生石的确是有着这种能力的…………

  大泽则是挑了挑眉毛,眼珠转了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这些历史悠久的大家族相比,对策室的历史底蕴近乎没有。

  而且对策室对于武器的追求欲望也要远远大于这些除魔世家。

  灵兽这种东西对策室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

  如果能够得到杀生石的话……

  或者说,如果杀生石真的有他们所说的那么强大的话。

  “还是先来询问一下冥吧,”神宫寺菖蒲开口说道。

  同时,这句话也让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谏山冥的身上。

  “冥,请问……你愿意与土宫阿米妥一起成为谏山黄泉的证人么?”神宫寺菖蒲一脸严肃地问道。

  ……

  “……”谏山冥看了看周围的众人,然后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谏山黄泉,然后又看了看阿米妥,最后微微垂下眼帘。

  “我……”

  “咔!”谏山冥的话被突然传来的开门声打断。

  大家的目光又一块看向门口。

  “……”原本如同一只小兔子一般欢快的土宫神乐,仿佛一下子被掐住了喉咙一样,愣在那里。

  有点心惊胆战的看着房间里的众人……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为什么黄去姐的房间里忽然多了这么多人?!

  而且父亲大人和弟弟都在这里!

  唉!?阿米妥?还有谏山冥?

  他们不是失踪了么?

  一瞬间摄入的大量信息让土宫神乐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过土宫神乐本身比较单纯,对于想不明白的事情会选择性地掠过。

  现在最好的消息不就是黄泉姐姐有恢复的可能么!?

  想到这里,土宫神乐绕过自己的父亲,来到了谏山黄泉跟前。

  “太好了黄泉姐姐!!医生说你成功恢复的机会很大!现在已经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

  一瞬间……

  病房中再次陷入了安静。

  大泽和神宫寺菖蒲对视一眼,这个消息对双方来说还算不错,毕竟谏山黄泉可是环境省中最强的退魔师,能够恢复是最好的,不过两人也都知道,现在可不是盲目乐观的时候,因为现在的局势……太复杂了。

  土宫雅乐挑了挑眉毛,看了躺在那里的谏山黄泉一眼,然后又瞥了谏山冥一眼,随后目光还是落在了自己的女儿身上。

  那个谏山家的油腻中年人看向谏山冥,眼神颇为玩味。

  ……

  “……”阿米妥深深叹了口气,目光也看向身旁的谏山冥,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他的心头。

  凭他对谏山冥这娘们的了解……

  “阿米妥所说的话,我能赞同部分。”谏山冥微垂着眼帘,淡淡的说道。

  “我们的确遭遇到了一个非常强大的A类妖魔,但是关于我父亲的死以及杀生石的事情,因为当时我受了伤,所以关于这个也是从阿米妥的口中听来的。”

  谏山冥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但是这也就代表着,除非阿米妥拿出真实的物证,比如说让神鸟凰给他们当面放录像,不然所有的证据都成了阿米妥一张嘴里说出来的。

  基本无法作为证词采纳……

  但是阿米妥真的能够暴露神鸟凰么?

  事已至此,房间里除了一脸懵逼的土宫神乐之外,所有人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谏山黄泉的目光重新黯淡了下去。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大泽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表,似乎对于耽误了他这么久的时间相当不满。

  不过这次得到了“杀生石”的消息,也算是可以了。

  谏山家的油腻中年人冷冷的看了谏山黄泉一眼,这下谏山黄泉是彻底没有机会了,还是考虑一下如何讨好谏山冥吧,争取能够多分到一点资源。

  神宫寺菖蒲皱了皱眉头,最后只能化为一声叹息……

  土宫雅乐最后开口:“神乐,阿米妥,跟我回去。”

  语气满是威严,不容置疑。

  “那个……我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情……”阿米妥干笑两声,挠了挠后脑壳。

  “先跟我回去。”土宫雅乐看着阿米妥,包含着家主威势的灵压缓缓释放出来。

  不止如此,土宫雅乐以极快的速度猛跨一步,一把抓住了阿米妥的手腕。

  阿米妥甚至怀疑,如果自己继续坚持的话,会不会被直接捏碎自己的手腕。

  “神乐。”抓住了阿米妥之后,土宫雅乐又看向自己的女儿。

  “!”

  土宫神乐猛的一哆嗦,有些发愣的看了看黄泉,她总算是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了。

  试了试,阿米妥发现无法挣脱土宫雅乐的手,随后无声地叹了口气。

  “喂。”

  喊了一声,阿米妥空着的另外一只手一翻,一枚铜钱出现在他的手掌中。

  “叮~”

  拇指一弹,铜钱在半空中飞舞,最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谏山黄泉的枕边。

  “谏山黄泉……”阿米妥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此时的他第一次如此严肃。

  “我一定会救你的。”阿米妥指了指谏山黄泉。

  这句话不光是说给谏山黄泉,而是说给了在场的所有人!

  可笑!我为什么要按照你们的规则来玩?!我是来“玩”游戏的,而不是来被游戏“玩”的……

  “啪!”

  扔完硬币之后,阿米妥的手扣住了谏山冥的手腕。

  “冥姐……”阿米妥的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

  只不过不知为什么,谏山冥看到这个笑容,却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一起走吧,冥姐。”阿米妥笑着说道。

  ……

  已经无法动弹的废人谏山黄泉和能够恢复的谏山黄泉对于谏山冥来说,威胁程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然,以谏山冥的精明,就算感觉谏山黄泉能够恢复并对自己造成威胁,也不会现在动手。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阿米妥还是决定,尽量将谏山冥也带离这里。

  残阳如血……

  已是黄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