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男巫阿米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6章 谏山幽

男巫阿米妥 刹那天青 2024 2018.12.08 08:36

  凭借着大毅力,大智慧,阿米妥帮助谏山冥将一身湿透的衣服更换了下来。

  暂时将受伤的谏山冥安顿在这里,阿米妥决定出去打探一下情报。

  那个少年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虽然自己并没有加入超自然灾害对策室,但是阿米妥觉得,自己有义务提醒一下神乐她们,敌人的危险性。

  “虽然只是贯穿伤,没有伤到骨头,但是你还是安安静静在这里修养两周比较好。”临出门之前,阿米妥再次回头叮嘱谏山冥。

  没有回应阿米妥,谏山冥躺在床上,背对着阿米妥的方向,伸出缠着纱布的手,轻轻摆了摆。

  ……

  深深地看了谏山冥一眼,阿米妥拿好行装,转身离开。

  =======================

  谏山家分家

  此时在家主谏山幽的房间中,谏山幽双脚离地,略显臃肿的身体被一根千本刺穿喉咙,钉在墙上。

  鲜血顺着墙面缓缓流下。

  在谏山幽的身前,白发少年三途河和宏静静地站在那里,轻轻皱着眉头。

  “从残留的气息来看,这里的确是那两个人的老巢,只不过老样子似乎并没有回来……狡猾的小老鼠。”

  三途河和宏喃喃地说道,随后目光落在了眼前的谏山幽的尸体上。

  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片刻后,三途河和宏重新化为一团团闪烁着荧光的蝴蝶,从窗户离开……悄无声息……

  ……

  又过了片刻,原本被钉在墙上的谏山幽身体猛的一抽……

  慢慢抬起手来……

  谏山幽抓住了将自己钉在墙上的千本。

  “咔!”一声轻响,千本被谏山幽拔了下来。

  失去了支撑的身体自由落体,不过谏山幽却是稳稳站住。

  低着头,谏山幽喉咙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这……这种感觉……”谏山幽喃喃地说着,同时看着自己的双手。

  仍旧是这样一双苍老的双手。

  但是谏山幽知道,自己已经不一样了。苍老的外表下,自己能够感觉到似乎无穷无尽的力量。

  与力量系统增长的,还有自己的野心。

  在谏山幽的喉咙位置,隐约的红色光芒,从皮肤中透露出来。

  ……

  “当当当。”书房的门忽然被敲响。

  谏山幽微微眯起眼睛,不紧不慢地开口问道:“怎么了?”

  门口的管家是跟随谏山幽多年的老人了,知道谏山幽没有让自己进去的意思,于是只是在门口汇报道:“冥小姐和阿米妥少爷失去联系了。”

  每次出任务之前和之后,都要报道,只要是天亮之前没有回来的,都会被即刻定为失踪,毕竟这个工作容易遇到各种意外。

  一般失踪事件有专门的队伍来处理。

  只不过这次失踪的人身份特殊,所以管家也不管时间,直直来向谏山幽汇报。

  “我知道了,准备一下,天一亮我就去宗家那里。”谏山幽平静地回应道。

  =======================

  第二天

  谏山冥与阿米妥仍旧没有被找到。

  而一大早,谏山幽就到了谏山奈落那里,希望宗家能够继续加派人手。

  不过却被谏山奈落给训斥了一顿……

  理由是不能因为谏山冥是谏山家的小姐,就肆意占用人力资源。

  对于谏山奈落的解释,谏山幽嗤之以鼻。

  就算是再怎么看不起自己,但是谏山幽知道,谏山奈落对于谏山冥,还是戒备的。

  如果是以前的谏山幽,遇到这种情况,大概会觉得异常委屈吧。

  但是谏山幽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不一样了。

  谏山奈落最应该防备的,已经不是谏山冥了,而是他,谏山幽。

  ……

  谏山幽从谏山家宗家正门出来,随后便坐上了自己的专车。

  只不过在谏山幽出来之后,却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电线杆上,一个纸鸢静静地停在那里。

  ……

  “危险了啊……”

  在附近的一栋民房中,阿米妥闭着眼睛,紧锁着眉头。

  阿米妥刚刚从自己的秘密基地出来不久,随后便联系上了在家中的神鸟凰。

  神鸟凰先是果断嘲讽了一下阿米妥的战五渣,随后却是给阿米妥提供了一个重要情报。

  情报是一个影像,在谏山幽的书房中。

  神鸟凰在刚来没多久的时候,便将整个谏山家分家都安装了监控摄像。

  用神鸟凰的话说,这是对自己地盘的掌控。

  如果不是阿米妥坚决不同意,神鸟凰甚至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连厕所都安装监控。

  真正让阿米妥感到棘手的,则是视频中的画面。

  三途河和宏,那个少年再次出现在了视频中。

  之后便是以压倒性的势力,迅速解决了谏山幽。

  但是不久后,谏山幽竟然再次活了过来。

  阿米妥猜测,应该是那个少年给谏山幽脖子上放进去的那个不知名的石头起了作用。

  所以阿米妥没有贸然联系。

  天知道现在的谏山幽,是不是已经成为了那个少年的傀儡。

  随后阿米妥却是叹了口气,难道接下来又要让自己孤军奋战了?

  没由来的,阿米妥的脑海中闪过了谏山黄泉的那张俏脸。

  也许,自己可以试一试这边。

  有时候,信任这种东西,的确是莫名其妙。

  =======================

  超自然灾害对策室

  谏山冥与阿米妥失踪的事情,这边已经知道了。

  只不过谏山家与超自然灾害对策室,只能算是合作关系。

  所以对方不提要求的话,这边也不好贸贸然地派遣人手去帮忙。

  作战一科的办公室中,谏山黄泉与土宫神乐面色凝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坐在另外一边办公桌上的饭纲纪之,皱着眉头看了看黄泉的侧脸,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但是最后却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没错,自己对于两家安排联姻,十分反感,感觉自己没有得到尊重。

  但是那天,当黄泉和那个少年离开之后,饭纲纪之却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其实当天晚上,饭纲纪之就已经利用管狐查清楚了,那个人,就是寄住在谏山冥家里的,土宫阿米妥。

  只不过知道又怎样?

  难道让自己主动去道歉?然后为包办婚姻点赞?

  啧,怎么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