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男巫阿米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5章 逃离

男巫阿米妥 刹那天青 2096 2018.12.08 08:35

  强忍着疼痛,谏山冥将手探到阿米妥的背包中。

  按照阿米妥的吩咐,将厚厚一沓黄纸符篆全部拿了出来。

  “全部扔出去!”看了一眼谏山冥手中的符篆,阿米妥故作豪气地说道。

  没人知道他内心此时正在哗哗的流血,一张符篆可不是随便画画就完事的,尤其是其中几张五雷符,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六十,阿米妥的零花钱大部分都花费在上面了。

  不过这个时候保命最重要,命都没了,有钱又咋样?!

  下一刻,所有的符篆已经被谏山冥扔了出去。

  但是却并没有如同普通纸张一样四散飘落,而是朝着阿米妥支撑的那张大网飘去。

  仿佛与阿米妥的那些铜钱在遥相呼应一般。

  “开!”伴随着阿米妥的命令,原本的大网变得疏松了起来。

  这些符篆通过大网,顺利冲去了蝴蝶群中,然后一张张爆裂开来。

  见状,谏山冥的眉头皱了起来:“没效果!”

  没错,这些符篆爆裂,虽然声光效果看起来不错,但是实际效果并不理想。

  甚至因为大网变得疏松,大量的蝴蝶也从缝隙中钻了进来。

  看着越来越多的蝴蝶钻了进来,阿米妥的脸上却是不见丝毫慌乱。

  片刻后,眼看最开始突破进来的蝴蝶就要飞到身前,阿米妥眼中精光一闪。

  “收!”

  顿时红色大网反卷而来,将冲进来的蝴蝶一把罩住。

  与此同时,留在网中的,还有几张没有飞出去的符篆。

  这几张符篆与之前的也不一样。

  留下来的这些,都是阿米妥的杀手锏!五雷符!

  “轰轰轰!”连续三道晴空霹雳直落而下,不偏不倚地劈在阿米妥的网上。

  网内的蝴蝶,在接触到这晃晃天威的一瞬间,便化为灰烬!

  阿米妥却是顾不得太多,直接撇下了组成网的一部分铜钱与红线,在天雷劈下来的时候,就抱着谏山冥,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桥下的河水中。

  桥上,剩余的蝴蝶逐渐汇聚,最终变成了那个白发少年的模样。

  只不过现在的少年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英伦绅士风度,全身狼狈不已,甚至有好几处烧伤的痕迹。

  看着刚刚被五雷符轰击而焦黑的桥面,然后又看了看已经没有半点踪迹的河面,少年脸色无比阴沉。

  在左眼杀生石的妖力灌输下,少年身上的伤势正在慢慢恢复。

  但是天雷造成的伤害似乎与其他伤势不同。

  虽然与正常人相比,已经是快的惊人了,但是与之前恢复身体的贯穿伤相比,却是慢了许多了。

  “哼。”少年冷哼一声,微微眯起眼睛,眼眸中闪过一丝危险无比的光芒。

  ……

  阿米妥的水性很好,谏山冥也是现在才知道。

  在水中阿米妥带着自己的情况下,还能够如同鱼儿一样,灵活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因为伤口和灵力消耗的原因,谏山冥感觉脑袋有些晕晕乎乎。

  本能的听从阿米妥的吩咐深吸一口气,随后,她便感觉阿米妥带着自己潜入了河流最深处。

  又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谏山冥感觉自己就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大量的新鲜空气冲入了自己的肺部,连头脑都为之一清。

  睁开双眼,谏山冥打量着周围。

  这里似乎是个山洞……

  谏山冥的判断并没有错,这里就是一个山洞。

  这里也是没有安全感的阿米妥,花费两年时间改造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周围布置可阵法,并不是在谏山家学习的阵法,而是来自于自己上辈子的记忆。

  来自传统道教的阵法。

  从前自己只是因为好玩才记下来的阵法,不曾想在这个世界真的能够发挥作用。

  不过因为功力不够,加上需要隐蔽行事,所以前前后后花费了两年的时间。

  没想到刚刚建成没多久便派上了用场。

  将谏山冥报到床铺上,阿米妥从一旁的箱子中找到了处理伤口的药品。

  先将谏山冥的双手洗净,之后用酒精消毒。

  因为是贯穿伤,所以阿米妥直接用蘸了酒精的纱布,从掌心塞进去,从手背掏了出来。

  “哼……”剧烈的疼痛感让谏山冥更加清醒。

  “请忍耐一下。”嘴上打着招呼,阿米妥的手上动作没有丝毫减慢。

  熟练无比的上药,包扎,然后开始处理另外一只手。

  “看来你隐瞒了不少东西……”谏山冥有些虚弱的说道。

  不管是能够召来天雷的符篆,还是这个山洞,都是谏山冥从未知道过的。

  “人总要有点秘密啊……冥姐。”阿米妥有些感叹的说道。

  只不过这句话出现在他这个十来岁的少年身上,就显得有些别扭了。

  “通知家里了么?”谏山冥决定不再继续那个话题,正如阿米妥所说,人总是需要一些秘密的,而且从今天阿米妥的表现来看,至少阿米妥和自己是一条战线上的人。

  不然也没必要拼命救自己了。

  而面对谏山冥的问题,阿米妥没有回答,只是撅了撅嘴,示意谏山冥看那边。

  谏山冥侧了侧头,映入她眼帘的,是两部进了水的手机。

  答案不言而喻。

  此时阿米妥已经包扎完了双手,坐到谏山冥的脚边,带有询问意味地看向谏山冥。

  谏山冥尝试着动了一下,已经超负荷的身体明确的告诉她自己的状态。

  谏山冥有些无奈的看了阿米妥一眼。

  阿米妥耸了耸肩,着手将谏山冥的马靴、丝袜取下,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足。

  倘若不是与双手同样的贯穿伤口,可以说是完美了。

  不过阿米妥表示心如止水,随后用之前相同的手法,消毒、包扎。

  ……

  等到手脚的伤口都处理完了,阿米妥看着因为湿透了,而将全身衣服紧贴在身上的谏山冥,再次摊了摊手,耸了耸肩。

  看着阿米妥的动作,谏山冥却是忽然轻轻笑了起来。

  “明明只是个十三岁的小鬼而已,顾忌什么?”

  谏山冥的话让阿米妥抽了抽嘴角。

  是啊,虽然外表是个十三岁的小鬼,但是本质可是一个……额……岂可修!!!本质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处男!!某种意义上岂不是比小鬼还可怜!!!

  阿米妥自己被自己伤到了自尊心……

  一咬牙一闭眼,阿米妥的双手,有些颤抖地抓住了谏山冥的衣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