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出众,无捷径可言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63 2019.11.19 22:22

  开口的男子身着墨绿色的长跑,正笑意盈盈地看着林鸢。

  林鸢怔怔地看着他,脑海浮现处那天在书店买书的情形。

  这人气质绝佳,不遑莫如幻,实在令人难以忘记。没想到两人又在此处相见,并且他还主动帮自己说话。

  徐老板一见这人气质卓然,面露贵气,便也无意去呵斥他擅闯内堂之责,慈和地问:“这位客人如有物品需要典当,可在外面排队等候。”

  这人依旧是一脸优雅的笑,礼貌地鞠躬:“徐先生,我代家父拜访您。”不带徐老板面露犹疑之色,那人就伸手给出了一件物什,徐老板大惊失色,忙双手作揖,便要跪下去,“卿公子,有失远迎,恩师现在身体康健否?”

  这人双手抬住他的臂膀,“徐先生使不得。家父无恙,劳您挂心了。”

  这时,徐老板并没有解释任何原因,便下起逐客令。林鸢两人莫名其妙,但也不好杵在这儿,打扰人叙旧,于是讪笑告别。

  临走时,一直沉默的花花姐却又不想走了,热情劝说:“徐老板,看在我们认识多年的份上,你考虑下我们林鸢的提议啊。”

  “徐老板,那我们先走了,等你好消息啊。”林鸢拉着花花姐,便强出门。

  临行时,又瞧了一眼那个卿公子,没想到卿公子正目光赫赫地看着她,眼中竟然有一缕诚挚,彷佛在劝慰她无需担心。

  心中裹着一团疑云,她离开了徐记典当行。

  “也不知道这男子是什么来头,竟然让徐老板这么诚惶诚恐。”

  花花姐的手拢成喇叭状,侧腰低声在林鸢耳边低声说:“以前徐老板在韬略学院求学,这人姓卿,应该是院长卿励的儿子卿玿年。”

  韬略学院是中州大陆顶级学府,培养了全大陆近三分之二的文官,其中立于三国金字塔的权相都有过求学经验,无数寒门文人士子将其视作致仕的敲门砖,有些家庭甚至砸锅卖铁也要将孩子送到韬略学院。

  作为韬略学院的院长,桃李遍天下的卿励被整个大陆誉为学识的至尊领袖,同时卿励与学生形成了盘根错枝的“卿派”,影响力仅逊于三大国主。

  林鸢想,这文雅的男子来头这般大?他刚才还主动帮自己说话,这倒真让她意想不到,这卿玿年应该是个好人吧。

  花花姐又道:“他们卿家都很厉害,卿励长女卿邵彤建立了这么大的商业帝国。他们卿家啊,现在过得不比天子差咯。”

  树大招风,“名”高震主,无论是卿励,还是卿玿彤,随便一人都是足以让领导者除之而后快的角色,更何况一门两传奇,这卿家虽无近忧,必有远虑啊。林鸢如此盘算着,心里想着,即便有机会,以后也不能和卿家走得太近。

  两人且行且聊,又回归正题。

  林鸢忧心忡忡:“花花姐,我客栈请了一个设计师,明天早上过来设计格局,到时候你喊施工队过来,依照设计师的想法做客栈的布置。我可能要外出一趟。”

  花花姐诧问:“去哪,寻宝?不是说我外出联系吗?”

  林鸢焦急道:“这徐老板拒绝了我们,第二期拍卖行举行在即,我现在也就收了一样宝物,不够啊。我最近听说南疆有个“万宝王”,酷爱收集天下奇珍异宝,我去求几件宝,来撑撑场子。”

  南疆,与金州同属“三”不管之地,如果说金州是天堂,那南疆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的炼狱。花花姐忙劝林鸢打消念头,“你这是哪听到了,无稽之谈,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万宝王’。”

  林鸢道:“我信。”

  毕竟是莫如幻说的,他没有必要骗人。

  今早,她喊莫如幻到大厅表演,随口吐槽:“不知道哪有大批的,现成的宝贝供我挑选买卖。”

  莫如幻收拾差距,信口道:“这又何难,三大皇宫万千奇品,扔你挑选。”

  ……

  林鸢微恼,这莫如幻怎么经常说冷笑话。她认真地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他感知自己受到了林老板的别样“问候”,又正经回答道:“南疆‘万宝王’”

  “南疆,那个杀人越货,无恶不有的蛮荒之地。”

  莫如幻点头。

  林鸢看了看旁边的包子,包子龇牙哈气,大舌头耷拉着。林鸢迅速在心中盘算,如果她带包子一闯南疆,会不会有去无回?

  莫如幻彷佛有读心术一般,摇头道:“何必为蝇头小利,只身涉险,壮年男子成伴同行,路途都凶险异常,更何况你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

  “那怎么办?我现在急得很,必须找到几样稀奇的宝物啊。我上次都放话了——第二期拍卖会准点举行,很多街坊邻居还问有没有稀奇宝贝呢。”

  林鸢绕过柜台,走到他身边,问:“有没有其他可以平安出入南疆城的方法,哪怕……付点钱也没关系。”

  富贵险中求,她懂。

  莫如幻将阿莱送来的热水缓缓浇到茶壶里,冲的第一遍茶水倒进了茶盏。他没有立即回,直到林鸢再三催问几遍,他才悠然道:“找一人可解忧。”

  “谁。”

  “躺在南疆门口抓虱子的臭丐。”

  好像在现代小说中,这种乞丐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林鸢不免有些信服,又追问了一些线索,直把莫如幻问得不耐烦才作罢。

  花花姐听林鸢的陈述后,嗔骂道:“你这傻孩子,南疆城哪有什么万宝王和抓虱子的臭丐,听莫公子瞎说。”虽然她对莫公子印象不错,但她行万里路,看人总是更精准些,她觉得这人身世神秘,行踪诡秘不定,并非寻常人等,她本心也不愿林鸢和莫公子过多接触。

  林鸢道:“但他没必要骗我,我毕竟还是他救命恩人呢?”

  花花姐看她笃定的样子,就知道多劝无益,又问:“你什么时候出发?”

  “明早就走。”

  “这么快?”

  林鸢看着不到一两日,就筑好地基的如归客栈,神色更为凝重,“事不宜迟。”

  她唯有用创意、效率、风险,或可抵挡金骁君在商场上的打击。

  毕竟若想出众,没有任何捷径可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