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包子被裕如夫人看上了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220 2019.11.27 20:22

  她想起前日初入南疆听到的一句暗语——“月黑风高夜,宝王起坐时。”

  莫如幻曾解释,这是独属南疆的一个黑话,万宝王在南疆的地位等于金光雄在金州,万宝王本人不喜社交,不喜统治,收集宝物便是他最大的爱好,但五年之前,有人献给他一个小姑娘裕如,他将小姑娘纳为第三任小妾,从此专宠一人,小妾风头无俩。据说,某天深夜,小妾去小解,万宝王没有看到小妾,以为小妾逃匿了,他酣眠中惊座而起,在府中大喊小妾的闺名,如同一个孩子般呼唤着母亲的名字。

  从此,南疆城有了一句笑俚——月黑风高夜,宝王起坐时。

  林鸢突然惊讶低叫,那万宝王那他的软肋必是她小妾?林鸢惊叫。那她知道自己从哪入手了。可转瞬后,她又丧气了,虽然知道了更精准的切入口,但怎么才能和裕如扯上关系呢?

  她兴致勃勃地冲向管家发问,但还没靠近十米,就被下人赶走。

  她性子泼辣,顿时就扯开嗓门问,“请问有谁知道裕如夫人的喜好吗?”

  没人搭理她。

  她复问了好几遍,依然无人回答。她很失落,正准备又跑到黑店闻讯时,一个长得如黑炭似的少年咧嘴笑答:“你和裕如夫人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

  林鸢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又紧追问道:“哪一点呢?”

  “比如,你们都爱狗。并且,裕如夫人极端爱狗。”少年叼着一根干草,姿态流气痞痞的,但眼神很是真诚。

  在这南疆城里,林鸢所见者不下百人,但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热心的少年,她好感顿生:“谢谢你。那你知道怎么接近裕如夫人吗?”

  少年望了望包子,答道:“裕如夫人甚少出万宝王府邸,但她自己的别院很偏僻,据说就是最西端。”

  林鸢眉头一皱,昨天她查看了地形,这万宝王府邸安保森严,只有正南正北两个门,西端的阁子与马路隔着一堵厚厚的高墙,她也爬不过去呀。

  少年似乎也喜欢狗,一直在逗弄着包子,包子对待陌生人高冷得不得了,一点都不配合少年,过了一会,少年乏了,便不再逗弄包子了。

  林鸢问:“你找万宝王干嘛?”

  “我,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看看他们府招不招人。你外地人吧?”

  林鸢点头,少年站起身,鄙视地道:“怪不得这么傻,全南疆城人都知道万宝王将他的宝贝视若生命,他肯对你这个貌不起眼的小丫头隔爱才怪呢?”

  少年边说边走,林鸢回过神后,发现自己被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少年给鄙视了。她腹诽着,你才不起眼呢,你全家都不起眼!

  天色又快黑了。林鸢只能折回客栈。

  莫如幻见她回来,便喊她到一楼大厅点餐吃晚宴,他平时偶尔算有绅士风度,但点菜之时毫不征询林鸢看法,点了数道蔬菜和一个炒蛋。

  林远望着绿油油的桌面,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人是修佛吃素吗?

  莫如幻对她的不满恍若未觉,自己一个劲吃得香甜不已。

  林鸢觉得没趣,开口转移话题:“你这次来的任务完成了吗?”

  “超额完成。”他的回答很平淡。

  林鸢抓狂,同一个时间,下同一个“游戏副本”,怎么人家刷图速度就那么快!不过转念一想,万宝王是何等级别的大BOSS,任务停滞不前倒也可以理解。

  如此一想,她便安了心。

  她又道:“听说万宝王的宠妾裕如夫人喜爱狗,我怎么用包子打入内部呢?明天早上让包子在墙外吸引裕如夫人,有了见面的机会,一切好谈。”

  低头吃饭的莫如幻眼中中浮现一律盎然的光,这么快就摸索到一条门道了,真是聪明。

  “包子,来,今晚多吃一点。明天就靠你牺牲色相了。”

  包子穿梭在各个桌下,狠狠啃着大块大块的肉骨头,吃得咔咔作响。林鸢看着面露凶相的包子,心头竟然有些陌生的感觉。

  这座城市风水不好,连包子都被都被影响了。

  清早。

  林鸢就带着包子在万宝王府邸西墙根晃悠,林鸢让包子发出犀利狂吠,隔一会就故技重施。

  果然,包子叫了十多次后,一个身后跟着数条名犬的年轻女子俏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气愤地叫:“你这人如此恶毒,为何反复虐待你的狗。”

  林鸢看她装扮和诸多“犬侍从”,便隐隐猜到了她就是万宝王的宠妾裕如夫人。

  她默不作声,将一个圆形木片扔向远处,包子矫健跃身腾空,在半空中稳稳衔住木片,随后三步并俩,快活地跑到林鸢面前邀功。

  裕如夫人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她目光紧锁在包子身上,赞道:“你这种把戏我的狗也可以,不过这品种的狗我未曾见过,它还会其他吗?”

  林鸢蹲下身子,笑眯眯地看着包子,“握手。”

  包子乖乖地将前爪子放到林鸢的手掌里。

  林鸢又做出了趴下、打滚等指令,包子依言行事,配合很迅速。

  这时,裕如夫人才道:“你这狗服从性颇高。不过我的黑将军表现也不错。”她从中牵出一条全身黑毛的中型犬,正准备表现一番,谁知道她的黑将军竟然簌簌发抖,在林鸢和包子面前毫不敢动。

  包子朝她身旁的犬群咧嘴低吼,顿时这些犬群前身趴地,脑袋耷拉着,不敢抬头看。

  裕如精通犬事,知道眼前这小姑娘的狗觉非一般品种,她大感兴趣:“这狗要多少钱你才卖。”

  “卖?”林鸢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她可从不是为了卖狗而吸引裕如,她只是曲线救国呢。

  裕如很是失望。

  林鸢突然惊叫一声,“小心你后面。包子快救她。”

  裕如本能往后一看,发现一个年轻人拿棍子逼近了她,并且面露凶相,嚷叫道:“臭女人,受死吧。”

  包子如离弦之箭,倏得一下子就挡在裕如面前,将袭击者推倒在地,包子又是一声狂吠,其他狗狗顿时紧紧围过来,纷纷撕咬袭击者。

  袭击者起初呼号救命,但挣扎了几下,就咽气了。

  林鸢胆颤心惊,不知道为何突然会有恶人袭击,幸好包子机警矫健,保护好了裕如夫人,不然自己怕是不能活着离开南疆城了。

  只是这年轻人罪当至死吗?望着这血迹斑斑,横尸当场的年轻人,林鸢眼眶发涩,心头泛酸。

  裕如倒像没事人一般,神色泰然。其实刚才就算没有包子保护,以她卓越的轻功,也能全身而退。这女子仗义,尤其是这狗风采绝佳,她很是欢喜。

  这包子,她要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