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黑风客栈到底黑不黑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53 2019.11.25 21:20

  林鸢出师不利,在万宝王府邸白白等了一天。

  而在她苦苦等待的时刻,某人却舒服地在万宝王的府邸喝着南方的早春毛尖。

  打扮奢侈夸张的万宝王问:“聂兄,你这样让你小情人干等着,你于心何忍,干脆放她进来,让她在我宝库选几样得了。”

  莫如幻纤长的手指捏住茶杯盖,杯与盖撞出些清脆的低鸣,浅啜一口茶,露出的脖颈优雅白净,让周围几个女侍都羡慕不已。

  他悠然道:“我数次为她行过方便,只是她都不知晓。这次就按照规矩,让她磨练磨练,这人间可没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万宝王摇头笑道:“聂兄,你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心硬得很啊。”五年前,两人同在千面老祖门下学易容乔装,两人便相识了,尽管只有短暂的同门之情,但两人秉性相投,这几年也偶有联系。

  “那罢,我就看看这姑娘有何打动我之处。”

  “打动你,王宝宝,你竟敢对其他女人动心?”娇滴滴的女声自远而近,不久,一个素白的影子闪到万宝王的身边。

  来者正是万宝王的宠妾裕如,裕如明眸皓齿,身段婀娜,面目姣好。

  万宝王哈哈大笑:“宝贝,你的轻功可是越来越厉害了,怎么今天没带你那些兄弟出院?”

  “什么我兄弟啊,那明明都是你的儿子。”裕如娇嗔。

  “对,我是狗父亲,你是狗妈妈。”

  “怎么被你一说这么难听了。”

  “那改改。”

  ……

  莫如幻神色泰然,彷佛没有听到这两人的调情。至于他们所说的“兄弟、儿子”,他是知道的,这裕如爱狗成痴,小院中养了多条各地名犬。

  喝完一盅清茶后,莫如幻起身告辞。

  万宝王脸带愧色,道:“疏忽了莫兄弟,我的错。天色已晚,吃完饭再走吧。”

  莫如幻执意离开。南疆城治安无序,林鸢一个女子在外面怕是不安全。

  万宝王虽和小妾嘻嘻哈哈,但心思是细腻的,他看出莫如幻牵挂外头的女子,便吩咐下人打包晚餐,让莫如幻提上竹饭笼再走。

  莫如幻道没有拒绝万宝王的盛情,提着饭笼又从后门离开宅子。

  他走后,裕如好奇问:这男子便是你说的那个拥有惊世之才的如梦令少主?”

  “他早就成为如梦令当家的咯,而且所图不小。”万宝王眼中掩不住钦佩,五年前,只看到他的智慧与努力,但此次见面,又看到了他的野心与谋略。

  “反正他不图南疆就好了。”裕如噘嘴,娇笑。

  “南疆除了我,便是一群乌合之众,有何可图。”万宝王大咧咧地笑。

  莫如幻确然不图南疆这僻远的地段与匮乏的资源,他此行所图的是隐匿在南疆城各处的精干好手。

  裕如戳了戳他的鼻子,嗔道:“你可真不要脸,他武功如何?”

  “据说名列天下前五。”天机老人曾在一年前排出了一个名器录与武杰榜,这莫如幻正好第五名,“不过天机老人与莫如幻有私交,也很难保证榜单的公平性,毕竟我和他同学之时,没有见他有多高的武学修为。”

  “嗨,那天机老人的榜单有什么可作数的,观星看日推断出的一个什么三姝改变天下,都语焉不详,即便现在有人说那凰世岚美姝,南宫星钥是武姝,那另一姝女是谁?”裕如嗤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奔出大厅。“哎吆,我儿子们见不着我是不是得鬼哭狼嚎啦。”

  万宝王忙紧跟上去。

  暮色来得急。

  似乎只一眨眼的时间,昏暗的天幕就笼罩着南疆城。

  林鸢饿得前胸贴后背,还没见到莫如幻,正准备自己策马离开时,莫如幻拎着冒着热气的饭盒自街角出现。

  林鸢哀叹一声,随即紧盯食盒,莫如幻也不欲打趣,便递给她。

  咦,只有一双筷子,那莫如幻应该先吃了吧。

  林鸢毫不顾淑女形象,扒开了便大快朵颐,吃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把筷子递给他,抱歉地道:“不好意思,我太失礼了。不过你到底吃没吃?好在饭菜分量很足,你再吃点。”

  莫如幻轻哼一声,还不算没良心。但一双筷子……出门在外,不能讲究太多,他接过筷子,坐在地上就吃起来。

  虽毫无翩翩公子的形象,但这种随性的气质多了一番烟火人间的气息。果然,自己是一条24K的颜狗。吃得饱饱的林鸢思维憨憨傻傻,看着莫如幻痴痴地笑。

  这厢的莫如幻改变坐姿,一条腿闲闲搭在下面的阶梯,林鸢又花痴地想,这是一个长腿欧巴。要是搁在现代娱乐圈,可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少女。

  两人吃完,食盒还剩余一些饭菜,流下无数口水的包子接到林鸢的指令后,以风卷残云的速度解决了最后一粒剩饭。

  “接下来我们便要去找客栈了,不过我可声明,不能再去那家黑客栈了。”

  莫如幻不置可否。

  林鸢和莫如幻两人牵着马,便沿街搜索客栈,这边客栈很少,零星几家客栈要么无人接待,要么价格比昨晚还贵。最后两人找到了一家名为“黑风客栈”,黑风客栈似乎新建立不久,干净整洁,有不少客人进进出出,比昨晚热闹许多。

  林鸢找到前台问价,最后一间房只需两银锭,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被黑客栈摧残一宿的林鸢毫不犹豫地决定就订着这一家。

  付款之后,很快就有侍者把他们的马牵进马房,然后带他们上楼了。

  林鸢端详了一眼大厅的情况,客人吃饭很认真,但有些人却很挑剔地将菜盘中里的肉挑出来扔在桌上,只择青菜吃。上菜的侍者手脚很快,但不怎么和顾客交流食材的口味。

  她暗想,早知道这黑风客栈性价比这么高,昨晚就不需再那黑客栈投宿了,害得她差点被谋财害命。

  后头的莫如幻一见她这般兴致勃勃,唇角浮起一阵揶揄之色,果然涉世未深,未曾看到这家客栈的本质。

  如果她要是知道自己投宿的是什么客栈,还会这么兴致勃勃?

  莫如幻决定离开南疆城之后,再对她陈述真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