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招徕一个出卖色相的茶艺师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46 2019.10.25 20:59

    金州城的时光似乎比其他地方流得更快,转眼间,一周就过来了,莫如幻的病情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但他似乎没有离开的迹象。

  林鸢慢慢地急了,这日,她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莫如幻何等聪明,他一把就揣透了她的潜台词,“怎么,我的金子扣得差不多了?”

  林鸢点点头。

  “你这怕是黑店吧,我银锭子一周就花光?。”他似笑非笑,眼光直视着林鸢。

  林鸢毫不示怯,她瞪回去:“光是药费、吃饭、住宿费是花不了那么多,但我为你奔走那么多回,难道不需酬劳的吗?”

  莫如幻不计较,继续转头,伏案挥笔。他是使用的是一套稀有的古文字,笔画众多,字体复杂,初懂当代文字的林鸢压根看不懂他每日奋笔疾书的到底是何内容。

  “那你什么时候走?”林鸢问。

  “我无处可去。”

  林鸢被他赤诚的回答噎住,一时间竟然无话可接。她又不是收容所,这人未必还打算一直赖在这里不成?不,她可没那么好说话。

  “那你按劳计酬,抵押费用?”

  “可以。”莫如幻并没有回头。事不关己的态度彷佛如闲聊别人的命运一般。

  “你会做菜吗?可以做厨师。”

  “不会。”

  厨师好像是专业活,一般人只能把菜做熟,而非做好,可以理解,林鸢很是大度地想。随后,又继续问:“你会打扫卫生吗?”

  “不会!”

  “那你会武功吗?可以当保镖!”莫如幻的声音犹豫了会,但很快坚定否认:“不会。”

  连武功都不会,那他是怎么从那堆人的追杀中活下来的。林鸢撇嘴。“那你会做什么?会做老板吗,要不要我把老板位置让给你?”

  问他啥啥不会,林鸢神色已颇显恼意。

  见她已语带怒气,莫如幻转头,淡淡道:“我会记账!”

  “不行!”这可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工作,要一个被全城称为扒皮的女人交出自己的财政权,这举动无疑是虎口夺食……但当事人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林鸢怒道:“你走吧,我这庙小,留不住你这尊什么都不会的大神。”

  空气中的气氛微微凝滞几个弹指,随后,莫如幻冷静地回答:“好。”

  林鸢更气,即便面对着救命恩人,这人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她可从没看过这么一个身无长处却底气十足的男人,他唯一可取之处大概就是这张脸了吧。

  要不,把他送到兰怜楚馆里去?

  金州城民风开化,不拒男风,这兰怜楚馆是金州城内唯一一家男怜人的青楼,整座城市无竞争对手,平时生意竟比一般的女子青楼昌盛得多。

  不过,正常男子都必然抗拒成为怜官,想必他也不例外吧。

  有了,林鸢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她清清嗓子,压低声音温柔道:“聂公子,其实我们客栈缺一个茶艺师。”

  “茶艺师?”莫如幻不懂。中路大陆何时出了这等新新职业了?

  “事儿很是轻松,每天只需做两个时辰。”

  莫如幻眉目微敛,似乎在做思量。眼前这个女子精于计算,现在自己唯一让她看得上的就是色相,那她势必会将自己的优势最大化,但她这么聪明,未必会忽略自己在躲避仇家的事实?

  他问:“要是被我仇家发现了我藏在云来栖,我估计整个客栈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大隐隐于市啊。”

  “哦,此话有了新解读?”莫如幻挑唇,难得绽出一抹玩味地笑。

  林鸢看呆了,这人怎生得如此好看,似上天集天地灵气,勾勒出一张无与伦比的脸孔,他的肌肤净如凝脂,眉眼清逸如画,不笑时,如立在名师画作里的神祇,弥漫着疏离感,若他一笑,彷佛如翩翩谪仙,隽秀之中又透着几分看得见摸、得着的世俗之色。

  因此,她对自己的建议更坚定了,她收回赤裸的视线,笑:“莫公子,你好好考虑下吧,我定许你丰厚酬劳。”

  她之前直说以劳力抵房租,现在又临时改口,莫如幻当然听得分明,但他却依然拒绝,林鸢继续道,“莫公子,你看我最近都把我的寝所让与了你,又为你日夜熬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从了我呗。”

  莫如幻并未表态,神情丝毫没有松动。

  轻易放弃不是林鸢的性格,她之后死缠烂打。最后,终于磨得莫如幻松了口,“我明天试试。但我需要行动高度自由。”

  林鸢点头如捣蒜,立马答应了。

  翌日清晨,她带着一套全新的衣裳,上楼找莫如幻,推开门又愣住了——这莫如幻如变戏法一般,大改昨天的容貌,但容色并不逊他的真实容貌。

  这男人是使了什么妖法吗,怎在一夜之间容貌大变?

  “你是谁?莫非是我走错了门?”林鸢平时自持应变不惊,但此刻都支吾其词。

  “林姑娘,是我。”他出声,自证了自己的身份。

  莫如幻知道,如梦令定位特别,他作为唯一的继承人也身份特殊,他自小跟随父亲学习信息的搜集及推导,家族事业发展越加壮大,长到十二岁时,父亲又请名师传授他乔装术、暗杀术……父亲曾说,今后的中州大陆将是强者为王,若不习得一两项谋生或保命技能,聂家很容易被灭全族,父亲一语成谶,他聂家七十六口人,悉数被杀!而自己作为唯一的幸存者,也陷入了追杀之中——不仅仅只是灭族的敌人,还有无数的势力想将聂家掌握的无数谍报窃为己有。

  隐姓埋名或许能安度一段时光,但他能放弃复仇吗?

  绝不!

  如果不愿隐姓埋名,要寻复仇,只能改变身份,大隐于市。而最好的乔装,就是造上一个敌人都不敢想象的全新身份。

  这金州城地处三国交界,人多口杂,信息必然最新最全,这于他恢复如梦令有极大帮助。所以他只能选择选择金州城,必须选择金州城。

  林鸢没有深究他为何在极短时间内做出如此巨大的改变,她迫不及待想告知外界——这位绝世茶艺师的存在。

举报

作者感言

素之烟

素之烟

求收藏求票票   故事会慢慢展开的,请放心入坑

2019-10-25 20: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