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乞丐母子典当奇宝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176 2019.10.28 17:58

    翌日。

  天刚微微亮,林鸢刚打开客栈门,就被吓了一大跳。门口躺着一对衣衫褴褛,面带菜色的母子,母亲约三十岁,小男孩才十岁出头,两人本是昏迷状态,一听到开门声,立马睁开眼睛,虚弱地乞求:“姑娘,我们多天没吃饭,已经饿得不行了,请您发发善心,给我们点吃的。”

  原先这具身体的主人林鸢童年本是乞讨而生,看到这两人,现代的林鸢突然冒起一些共情之处,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怜悯。

  “但我们今天还没准备早餐。”母子以为这是林鸢的拒绝,又双双疲乏地闭上了失望的双眼,似乎连再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们只有昨天的潲水。要不,你们再等等,早餐就快做好!”林鸢为难地道。昨天贵家女客多,配餐标准铺张,剩余很多饭菜,都倒进了潲水桶里。

  谁知,这母亲听罢,当即就跪在林鸢面前,磕头感谢,“姑娘,有的吃我们就很满足了。”

  母子两人极饿,别说只是隔夜的剩菜,就算是发霉腐烂,或被人狠狠丢在地面的包子,她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吞下肚子。

  林鸢默默点头,她把两人叫进屋子,倒了两杯清水,但出于谨慎的心太,并没有亲自去后厨房给他们找吃的,她又呼来美美姐,吩咐美美姐去厨房找些剩菜剩菜。

  很快,两碗冰冷的硬饭,一盆潲水菜就端来了,母子两人狼吞虎咽,似乎享受着人间美味。林鸢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心酸地感慨外地母子的境遇,同时,也颇为想念身在远方的花花姐——这毕竟也是她现世的唯一亲人。

  两人吃完后,朱雀街开始有喧哗的人声,各大商铺也开门迎客。

  那母亲略休息一会,起身,袅袅地到林鸢前面,作了一个万福的揖:“感谢姑娘大发慈悲,但我们实在无以为报。”约是有了些力气,女子的声音和姿态都渐渐恢复了日常的本色,她才不过三十出头,言谈斯文,姿态优雅,但鬓角微霜,显然路上受了不少苦,操了不少心。

  林鸢望了望那小男孩,笑:“夫人,不用客气,我也没有帮多少。”

  那母子转头对小男孩道:“修文,现在需要如厕吗?”

  一直沉默着的男孩点了点头。林鸢见罢,忙吩咐美美姐带他去茅房。

  待两人消失在大厅,这年轻的母亲突然跪地,声腔带着浓浓的乞求:“姑娘,我想请你帮个忙!”

  女子的意外举动又吓林鸢一跳,林鸢下意识去扶她起身,但女子纹丝不动,她以为自己力道不够,便加大了力气,谁知女子依然保持着下跪的姿势,她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正色道:“大姐,您请说。”

  女子掏出一块剔透的黑玉,乍看之下,模样很是寻常,但林鸢定睛一看,发现黑玉之中隐隐有有一朵玉莲花在升腾旋转,闭合之后又重新绽开,如此循环往复,似生生不息。并不懂鉴宝的林鸢也看出了它的奇特之处,忍不住惊赞。

  女子继续道,“它在黑夜也依然发光。”

  这般神奇?林鸢露出了微微的狐疑之色。

  女子伸手递给林鸢,道,不信你拿去黑暗处瞧瞧看。她很坦然,丝毫不担心林鸢将宝贝窃为己有,倒打一耙,林鸢半信半疑地接过玉佩,走到了黝黑的隔间,果然,这枚玉佩的黑色形状完全隐去,只剩浅碧纯净的玉莲幽幽绽放。

  真是绝美!

  林鸢回到大厅,将玉佩还给女子,道:“夫人,我还是不懂您需何事求我。”

  女子担忧地瞧了瞧门口,似乎是担心儿子返回看见。她加速语气,利落地道:“我们现在急需一笔赶路费,但我身无长物,唯一家当便是我这枚传家宝,在我眼里,她本是无价之宝,但现在处境困境,我只卖20个银锭。”

  这种绝品只需20个银锭?交易可真是划算。

  可林鸢有着别样的担忧,毕竟不明身份,她担心这女子只是急于销赃。

  这女子突然惨然笑道:“我本是凤钰国的富贵人家,家道遭恶人谋害,只有我与孩儿保住了卿卿小命,现在我要将孩子送去铁趾兄长,路途遥远,我将首饰能变卖的都变卖了,唯一只剩这枚玉莲,如果我们再不把它兑换成银两,我怕是没法走到我兄长府邸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总觉得这女子流露着大家闺秀的气度。饶是如此,多疑的林鸢并没有相信她。

  “秋至皆空落。”莫如幻轻轻念道。

  女子神色突然恍惚,似乎是无意识地接口道:“北方玉生莲。”

  莫如幻颔首,转对林鸢道:“这笔交易可靠,收了吧。”

  这时,稚嫩男声自后院传来,“母亲,我们可以走了。”

  女子深深地看了一眼莫如幻,随即慌乱地把玉环塞到林鸢手中,乞求地意味更浓。

  就当豪赌一场。林鸢深吸一口气,接过玉环,开了柜台的木箱盘点资产,失望地发现不够20两银锭。

  这女子察言观色,一眼就看出了林鸢的为难处:“少点也没关系。”

  林鸢把所有银锭装进小布袋,悄悄递给女子,然后又把刚刚出炉的炊饼打包,都给了女子。“太感谢您了,姑娘,您会好人有好报的。”女子感激之余,投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男孩看着热气腾腾的早餐,却充满着戒备,他这路上遇上的陌生人并没有这般好心过。

  林鸢抱歉地笑笑。其实如果时间够的话,她还会再取些钱,补足这20银锭的。

  女子不愿在此逗留,拉着男孩就离开了云来栖。

  等他俩离开后,林鸢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这笔典当可靠无欺?”

  莫如幻坐在茶台上,轻轻擦拭着茶杯,道:“凤钰北城有一个王家,王家有一枚传家宝叫玉生莲。”

  “但这不足以推论这女子就是王家人。”“王家的家传族语,只传嫡亲。”

  原来如此,刚才他俩人就是对的不对外传的隐秘族语,那莫如幻的真实身份就是王家人?不对呀,那刚才女子怎么完全不认识他呢?

  “你到底是谁?”林鸢不是首次好奇他的身份,但是第一次开口询问。

  “我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亦无名无姓。”莫如幻含笑,斟上一杯茶给林鸢,林鸢并未伸手去接,她可不满意这种敷衍式的回答。但她还未开腔,莫如幻又道,“林老板,你既然做生意,应该明白不必事事深究。”

  林鸢缄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