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与金家母子撕逼了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85 2020.01.10 20:34

  此时,林鸢的确是在采购——采购衣料和脂粉!

  前世的她,在项目遇阻的情况下,她喜欢通过逛街的形式派遣心中压力,这半年来,她觉得手头太过拮据,加之客栈经营节奏快,她便从没自己逛街玩过。此次,她苦思破局之法而不得解,焦虑之下,便一个人能逛起街来。

  没想到采购衣料时,竟然碰到了金骁君母女。

  林鸢虽然心里MMP,但嘴上却是笑嘻嘻地,她主动和金家母女打了招呼,谁知金骁君彷佛不认识她一般,林鸢也知道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便很坦然地面对这种轻慢。

  金母似乎没打算放过她,向来养尊处优的中年妇女声音尖刻,加之又是公众场合,她似乎想在女儿的敌人面前显摆一下威风,便对店铺老板道:“哎哟,老板,你的东西最近大降价吗?”

  店铺老板一头雾水:“没有啊,金夫人,您何出此言?”

  “如果没降价,怎么阿猫阿狗都买得起了!”

  林鸢肝火大盛,虽然理智告诉她不应该和城主一家计较,但涉及到人格侮辱,她没法无动于衷,继续装得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但她向来应变反应能力不错,越强则强,她微笑道:“老板,最近连阿猫阿狗都进来买东西了,您生意可真不错。”

  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金夫人指桑骂槐地暗讽林鸢是阿猫阿狗,林鸢便顺承着她的话,又口齿伶俐地回了过去,但并没有明着回击,金夫人即便有心发作,也无理由。

  金母气得柳眉倒竖:“放肆。”

  林鸢忙抱歉赔笑:“不好意思,金夫人,您误会我了,我只是看您在玩笑,所以小小附和,是我太放肆了,您大人有大量。”

  金母脸色沉下去了,林鸢自言是开玩笑,加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向自己赔礼道歉了,她还能说什么?

  店老板看了看林鸢,又看了看金母,感受了两人之间的针锋相对,头都愁大了,恨不得今天没有开张做生意。但城主夫人毕竟是城主夫人,他只能站在城主夫人一边为城主夫人说话,他为难地对林鸢道:“林老板,不好意思,今天我们要招待城主夫人小姐,不接待其他外客了,请您改日再来。”

  哦,要清场了?其他几个女客本也不想陷入这场“神仙打架”中,一听店家主动给了台阶,便顺着这句话,溜了出去。

  林鸢也态度极好,又鞠躬赔笑道:“行,那我便不打扰金夫人和小姐选料了。”

  金骁君看着她冷笑,这女人好生牙尖嘴利,在城主家眷面前都不愿吃丁点亏,看她猖狂到几时。

  林鸢“赔笑”后,便也跟着其他女客出门而去。目送林鸢的背影离开后,店老板掬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终于把这尊瘟神送了出去,今天撞了什么霉运,这两对水火不容的仇敌竟然在自己店里撞上了……

  见清场后,金母终于可以畅快地发泄自己城主夫人的威严与愤怒,她道:“你这店我也是常来的,我警告你,下次林鸢上门,你必须得赶她出去,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卖她货,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店老板点头哈腰,连连允诺,就算城主夫人不吩咐,他也不敢和林鸢做生意了!

  金骁君淡淡道:“母亲,你也别气了,这女人连棋王爷都不跪,她顶你骂你不是很正常吗?再说,最近她店里毫无生意,看她还能横行到几时!”

  金母戳了一下她的肩膀,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这个死样子,刚才怎不挫挫她的锐气,好歹你现在也是天机老人预言中的女子,一点气派都没有。”

  “这种小人物也配我与之生气?”其实金骁君内心很生气,但自忖身份,便没有当众对林鸢发作。

  金母细想一下,也是这个道理,于是又释怀了,她又打趣女儿:“那谁值得你生气呢?棋王爷?”

  这几日,夫君金光雄提及钰司棋对女儿颇有好感,据说要请凤钰国主赐婚,这钰司棋尽管非皇家正统血脉,但毕竟也是堂堂一国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事成,倒也是一桩美事。现在她就要探探底,看看女儿意向如何。

  “母亲,虽然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好歹也要女儿喜欢。”

  “那棋王爷如何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莫非你还喜欢云来栖那茶艺师?”金夫人不解,这钰司棋长相风流倜傥,能言善道,又是凤钰国主的好帮手,于身份于个人魅力都极具吸引力,上次如归客栈的开业仪式上,不少女客暗送秋波,这傻姑娘是什么眼光,竟然想吊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身上。

  “人家还有一个身份,是铁燕青皇子的授学少傅。”

  “呵,但他又不是铁燕青本人,再说铁燕青以后是不是继承大统还不一定,到时候他顶多是一个王爷的授业恩师,能跟棋王爷相比吗?”金夫人毕竟是过来人,知道女子婚嫁最重要的选择维度是什么!

  金骁君不语。

  金夫人又循循善诱,“你要知道,现在你怎么说也是金州城城主女儿,还是天机老人命定的改变大陆运势的三个女子之一,对方如果不匹配你的身份,那你不觉得吃亏吗?”

  金骁君冷凝的容色出现一丝动摇,母亲说的确然有道理,但现在谁说莫如幻只是一个授学少傅呢?以后他扶摇直上,一跃成为人中之龙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她很烦躁地止住母亲的话头:“你别劝我了,我自己会好好考虑的。”

  金夫人叹气,嘟囔道:“什么红颜祸水,我看那什么莫如幻也是个祸水,已经让你鬼迷心窍,找不着北了。”

  店老板在一旁好生尴尬,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介绍店里到来的新品。

  林鸢走出门后,便径直回到了客栈。

  刚一进门,便看到卿玿年坐在大厅,姿态优雅,自顾自泡茶喝,卿玿年一见林鸢,便笑道:“林老板,多日未见,来品一杯?”

  林鸢一见他,便觉得躁动的心情得到了平静的抚慰,就如在沙漠行走多时后遇到的一片绿洲,遍体清凉。

  她笑着坐在他对面:“你怎么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