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下跪还是保持尊严,这不是选择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22 2019.12.05 21:42

  此刻,钰司棋压根不想与这群虚伪的官员混在一起,他迫不及待想会一会莫如幻。

  他找了一个借口,离开这群人,快步跑到一楼。

  林鸢尾随大部队来到了外会场,外会场是戏班子表演杂技戏剧,数百个街坊坐在椅子上边啃瓜子,边津津有味地看戏,气氛热烈得不得了。

  她又走进里头客栈,客栈共三层,约四每层约七八百平米,第一层摆了七八十套定制的白榉木四方桌椅,第二层约有五六十个吃饭的包间,第三层则是客房,客房面积大,且陈列奢华,寝具都是全新高档的品质。

  林鸢打量完毕后,初步印象就是大而全,其次也差不多摸清了如归客栈的定位与套路。

  在现代的时候,任何一个品牌都有自己的定位与主要消费群。

  如归客栈定位高端豪华,面向的是贵族。自己的云来栖是走小而美的路线,主要针对有更独特审美品味及预算一般的文人雅士或年轻贵族,两者之间的差异化还是非常明显,倒也不是完全的竞争关系。

  因为,云来栖也是可以继续活下去,并且只要自己经营足够到位,还可以活得更好。

  哎,有钱人,等她以后赚了大钱,也要扩充云来栖的规模。

  她且行且看且思,不期然撞到一个男子身上,定睛一看,这男子竟然是前日投宿不得的钰司棋。

  钰司棋处于气头之上,加之那天投宿云来栖吃了一个“闭门羹”,还不待他狗仗人势的随从发作,他就先动怒了,“走路不长眼?冲撞贵族的罪名你担当得起?”

  林鸢忙鞠躬道歉,“对不起,棋王爷,我无意冒犯您,请您赎罪。”这可惨了,这钰司棋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今天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撞到了他,这让他的王爷面子往哪搁?一顿责罚是免不了的,如果严重些,估计可能还要送了卿卿小命。

  他们俩的对话吸引了一大波人的驻足旁观。

  有些嘴碎的同城人议论纷纷:“哎,这不是金小姐的死对头林鸢吗?”

  “她竟然敢看如归客栈的开业庆典胆子可真大。”

  “都被称作了林扒皮了,脸皮能不厚吗?”

  ……

  钰司棋抓住了这些议论的重点,这个窝藏聂如瑄的女人竟然也是金骁君的敌人?很好,女人本就心眼小,金骁君应该也很乐意见到这女人求饶的丑态吧?

  他平时虽然风度翩翩,但生性本残忍,气量不大,报复的念头已在心中萌生。他森冷地望着林鸢:“冲撞贵族而不下跪,是何罪名?”

  旁边的随从阴阳怪气地答:“乃为大不敬,罪当致死。”

  旁边有人听说罪当致死,吐槽林鸢的声音顿时又小了几度,毕竟是街坊邻居,林鸢平时也没有真正得罪谁,他们也不忍心看林鸢因这等事情而送命。

  有人在小声催:“林老板,你快跪下求个饶吧。”

  林鸢虽然穿越到这个朝代已有数月,但始终没有适应下跪这种奴性礼节。她刚才的道歉很诚挚,但并没有第一时间下跪求饶,没想到这成了钰司棋作妖的把柄,这钰司棋当着全城人的面,也必然会示威,惩罚肯定也不会轻。

  她渐渐紧张惶恐:“棋王爷,我真的不是故意撞您的,请您赎罪。”

  “那你还不跪下。”侍从呵斥,得意地看向主人,却发现钰司棋的眼光望向了那方茶台,茶台主座,有一个白衣男子如闲云,悠然地斟茶。丝竹之声幽幽,更衬得男子如方外仙人。

  人群中,气氛越发尴尬。

  “你就跪下吧。”丝绸店老板娘挤进来,焦急地劝她。林鸢深吸一口,闭紧双眼,努力劝说自己,要不就跪下吧,至少少受一点罪。可膝盖就是不听使唤,依旧挺得直直的。她知道,源自上一世根深蒂固的平等理念在作祟,这个原则几乎等于同生死大事,她没法跪,跪不下。

  钰司棋怒气中烧,没想到这个死女人死活不肯跪下服软,他表情冰冷,声线硬邦,“念在今天是金小姐客栈开业的大吉之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拖出去杖责。”

  金州城的初级执法者们为难地问:“棋王爷,那打多少棍呢?”

  “把腿打断再说。”钰司棋斜睨着林鸢,既然你不下跪,那我便先断你腿。

  旁边有邻居低声代林鸢求饶,“棋王爷,您大人大量,别和升斗小民一般计较。”

  “哟,不是很嚣张嘛?继续嚣张啊?”侍从嘻嘻地笑,似乎急于为主人出一口恶气,突然猛地就甩了林鸢一巴掌。

  顿时把林鸢打得口里流血。

  有善良仗义的街坊忙去请示金光雄,请金光雄出面讲好话,但金光雄却狡猾地拒绝了,干嘛为了林鸢这种小商户得罪钰司棋呢,钰司棋出身再不好,毕竟身也流了一半龙血。

  二楼的红色身影居高临下,神态漠然。金骁君已知前因后果,但林鸢本是她情敌,她本就不是什么大度心胸,这会又怎么会主动开口替林鸢解围。

  能帮的人不愿帮,愿帮的人不能帮。

  林鸢绝望地敛下眉头,表情灰败,这便是她不喜欢古代的另一个原因,生如野草,任人折践。

  喉头的鲜血带着咸咸的味道,并不好闻,但却很奇特地让她冷静下来,她慢慢看向钰司棋,眼神如刀,如有一天得势,她一定要他尝尝恐惧的力量。

  “你们还不动手,更待何时?”侍从又恶狠狠地对金州城的执法士兵道。

  “林老板,得罪了!”执法士兵一咬牙,几人架起林鸢就往外头走。虽然他们也是认得这个小姑娘的,也算熟人,但完全没必要为她得罪权贵,落得一声骚。

  “且慢。”突然外头传来一声清冽有力的声音。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金骁君特地请来的茶艺师莫公子。

  可大家又十分诧异,这莫公子毫无身份背景,又怎么可能从他手下救回林鸢呢?

  钰司棋兴致勃勃地看着莫如幻,终于不再扮演漠然的谪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