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没有一桩姻缘是命中注定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81 2019.11.16 18:36

  林鸢、洛熙殷、凰典公主逛兰怜楚馆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金州城。

  洛熙殷回府后,就遭到了父亲的责骂——竟然带公主去妓院,自己找死可别拉上洛家。他母亲则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好不容易认识凰典国公主,怎么没有好好抓住机会,趁机拿下人家,自己成驸马。

  洛熙殷哭笑不得,他这虚荣贪婪的老母亲难道忘记了凰世岚早已和凤钰国主钰司命有婚约吗?他和天子抢女人,是想被满门抄斩吗?

  但他母亲的话的确让他萌动一些“大逆不道”心思,没有一桩姻缘是命中注定,也没有他洛熙殷就是注定得不到真爱的。

  他听训后,郁郁寡欢地跑进房间,可不认命能怎么办?

  他苦闷至极,跑到妓院烟锁秦楼,刚进门便听到一个与自己不睦的纨绔子弟抱着一妓女道:“嗨,据说这洛熙殷有意撩拨世岚公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他也就一个家族头衔好听,他那一无所能的样子,最后也顶多配得了王锦霞这种货色。”

  洛熙殷如遇雷轰,恼怒又羞愧的情绪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他脖子红到耳后根,三步并俩,拎着那人的衣领就在那嘴碎公子的脸上甩出一拳:“你是什么货色,胆敢来指点爷。”

  顿时,他俩成为大堂内所有人的焦点。

  那人不愿露怯,但又底气不足,逞强着道:“洛熙殷,其他和你同龄的公子少爷要么就考取功名,要么就披上戎装,你就是一个顶着洛老爷和洛贵妃的光环行走的废物,对,你是聪明,金州哪个姑娘不喜欢你,可你配得到凰世岚公主的喜欢么?”

  一语中的,洛熙殷的拳头软了下去。是啊,他是靠家族的荫蔽,才浪荡得如此顺风顺水,可出了金州城呢?谁人知道洛熙殷?即便没有钰司命,自己配得上凰世岚么?

  他脸上的红色瞬间转为灰败的铁青色。此人虽然讨厌,但所言不虚,不过,这公开被侮辱之仇还是得报,洛熙殷不解气地继续在男子下体踹了一脚,转身离开了烟锁秦楼。

  他思绪混乱,脚步踉跄,满心的惆怅与迷茫不知与何人分解。找那些酒肉朋友?他们不懂也不配!

  对,就找林鸢。

  驾往凰典王都的马队护着一辆华贵的辇车,其中领头的队长时不时打量着车内状况,他惧怕凰世岚再次逃走,他怕被诛九族。

  其实,车内头的凰世岚已断了所有抗争的念头,罢了,此次就当一场绚烂的梦,梦醒了,结束了,她也该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公主,做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只是为何手中的锦袋这般发烫,烫的手疼,也烫的心疼,就如那晚洛熙殷在云来栖外面的拈花微笑,让她眼眸发烫,心也烫。

  锦囊之物硬邦邦的,她敛掉眉目间的神伤,忍不住打开看。

  锦囊里装的是一个新月形玉佩,玉佩色泽清透,触感细腻,正面刻有楷体小字“莫失莫忘”。

  她顿时怔了,心底有一股微微的痛开始蔓延,她捂住胸口,大力地喘气,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想到一个才见七八次的男人怎么如此难受。

  她推开辇车的窗户,努力想让自己平复下来。

  归家的路越发近,她的心情便越发低落。

  林鸢并不在客栈。

  花花姐告诉洛熙殷,林鸢自上午出门,便没回来过。他又问莫如幻是否在,想讨杯茶喝,花花姐又遗憾地道,莫公子也出门未归。

  莫如幻失落地转身离去。

  其实他心心念念的这两人正在人潮涌动的青龙门旁,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并行一排。

  林鸢望着落寞离去的金骁君,咬牙切齿道:“就算你要逼退金小姐,也别拿我挡枪,让我得罪金骁君对你有什么好处?”

  莫如幻的微笑着:“对我没好处,但对你有好处。你需要一个竞争对手刺激你的斗志与智慧。”

  林鸢翻了个白眼,叫道:“我不需要。”

  半炷香之前。

  林鸢在青龙门采购装修建材,恰巧碰到了闲逛的莫如幻,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间,莫如幻不动声色地拉近两人间的距离,微微低腰,指着首饰摊旁的一根珠钗,温柔道:“那跟好看?”

  她基于自己的审美与喜好,指着一根绿宝石珠钗,随意道:“这根简约别致,如果我选,我必选这个。”

  莫如幻对摊主道:“那就这一根,请给我木盒装起来。”

  小摊主很少见到这种爽快的买家,兴高采烈地将珠钗装好递给林鸢,口中又赞道:“你们好恩爱,您这天仙般地相公如此大方慷慨。”

  林鸢看向莫如幻,目光中带着疑惑,迟迟没有接木盒。这人玩的是哪一出?

  莫如幻眸光含情,笑意盈盈地将木盒递给她,“阿鸢,认识你这么久,也没送过礼物给你,小小心意,莫怪。”

  阿鸢,怪肉麻的,还是叫林老板自然。

  他黑亮的眼珠好像好像点缀了星光的波面,浩渺悠远。林鸢感觉自己的魂魄都被吸附进去了。

  可恶,这莫如幻在使美男计吗?

  她猛得摇摇头,努力保持清醒,继续往前走,鄙夷道:“无聊。”

  心却如一片净土,有一簇鲜草萌出了芽。

  “阿鸢使嫌礼物太小了吗?”莫如幻勾起笑,付了钱跟上去,继续保持着亲密的姿势。

  “小你的头。”林鸢犯了一个白眼。她眼风一扫,突然看到了不远处愣愣看着他们的金骁君。金骁君唇角下垂,显然很是生气。

  林鸢霎时洞察莫如幻的动机,停住脚步,苦恼着该不该跟她解释一番。莫如幻却像没看到金骁君一般,右手搭上林鸢的肩膀,姿态亲昵地道:“我明天再送你一件大礼。”

  金骁君愤恨地转身离去。

  林鸢见状,瘪嘴:“现在你开心了吧。”

  见金骁君离去,莫如幻立正姿势,正色道:“我只是怕你不开心。”

  当然不开心,平白无故被城主之女记仇,当作假想敌,换谁都不开心吧。

  林鸢抢过珠钗盒,道:“所以这个当作补偿了。”

  莫如幻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无声笑了。或许他自己都没察觉,这笑颜中,参杂着一丝微不可见的包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