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山中寻古寺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67 2020.01.20 19:57

  两人一慌。

  凰世岚更是紧张得小脸发红,她低声问:“怎么办?”

  洛熙殷道:“不怕,你先躲一躲,我来应对。”

  谁知凰世岚反倒镇定了,她抢着把洛熙殷压在树后,道:“我来应对,毕竟我是公主,说话有份量。”

  这时,外头的脚步声近了。

  洛熙殷知道她的提议可能是最佳的应对方式,也不争议,顺从地躲在大树根后。

  很快,那个声音出现在后院入口。

  “公主?您怎么在这里,天气热,您小心中暑。”那人是凌烟阁的管事公公,职级不低,平时也算在凰世岚面前也混了一个眼熟,说话也就比较放松随意了。

  凰诗岚清了清嗓子,尽量舒缓心头的紧张:“我刚路过这看到一只猫叫,便忍不住好奇来看看。没事了,我也准备走了。”

  那人一惊,忙向前走了几步:“这里的夜猫嚣张得很,您可没被抓伤吧?”

  躲在后头的洛熙殷紧张不已,手掌流出出涔涔的汗滴,这宫宫再往前走几步,自己就会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内了。

  凰世岚朝那公公做了一个“别过来的动作”,“我没事,我想去凌烟阁借几本书,你陪我去吧。”

  “咦,你手头不是有书吗?”

  凰世岚看着手中的两册书,心中又是一惊,这个可怎么圆?不行,这人很棘手,得变一个招,速战速决。

  她额故意沉下脸,道:“你话真多,是不是不愿意带我去挑书。”

  那宫人见她变脸,被唬住了,忙下跪求饶:“公主,是我多嘴了,奴才没其他意思。”

  “那便起来,随我去找找我想看的书。”

  说罢她自己迈开脚步,率先走出后院。

  那公公多疑地看了一眼草丛的树根后,忙亦步亦趋跟上去。

  奇怪,刚才明明听见两个人对话,怎么现在只有公主呢?难道真的是野猫?

  见两人走后,洛熙殷站起来,望着凰世岚离去的方向又怅然不已,这次他随姑父进宫,机缘巧合下,听到凰世岚公主生病,于是装作新助理跟在医生后面,随之接近凰世岚,并且顺利定下见面时间和地点。

  但此去一别,不知道下次成功见面的时间是在猴年马月了。

  罢了,先出宫,下次临机应变。

  洛熙殷打量四周情况,见周边无人,便加速离开了凌烟阁。他回到军营后,自然少不了被姑父一顿骂,但好在他灵机应变,把慌圆过了去,之后几天,也没传出宫内的异样信息,他便放下心了。

  但他的故乡远没有凰典宫内那么安静,先是钰司命求婚金骁君,很快凰典国主凰政派人来金州下聘礼,想纳金骁君为贵妃,一时间城主府风头无俩,金骁君随便走到哪,人家都赞她是未来国母。

  有外乡人来金州投宿,首选也是“国母”名下的如归客栈,以期沾点荣耀与福气。

  这样一来,原本客量尚可的泰安客栈的生意受到了挤压,林鸢又被压制地很厉害。

  当然,也有一波不愿意去蹭这个热闹的清高士子,尤其是以卿玿年为首的韬略学院人。

  这日,卿玿年请她带路去金州郊区的古寺一逛,林鸢见他带来了不少生意,当然没有拒绝,一大清早两人便从云来栖出发。

  一路上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久困于客栈经营的林鸢心情上佳,聊兴极强。

  “洛公子,你代大小姐看的市场看完了吗?感觉怎么样?”

  “不错,我已经修书给家姐,她忙完手头的工作很快就会来金州,你可以说说你对金州商业的看法吗?”

  林鸢弹了一下路边的高高的芦苇,道:“商业发达首因便是地段,金州地处三国交界,人流量大,商品流通速度快,金州城人富裕,且开放,加之独特的管理政策,的确是营商的好环境。”

  卿玿年望着她的背影,欣赏之情越发浓烈,这个姑娘对经商有着独特的理解,

  未来大有可期。

  “大小姐是想在金州拓展什么业务呢?”

  “她想开一个……我也说不懂是什么东西,因为这种形式以前没有。”也许是基于保密原则,卿玿年并未直接回答。

  林鸢哦了一声,很快就猜出了他的用意——任何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在面世之前,不便对外人道,尤其自己也算是半个商界人。

  “金州城吧,我觉得现在还有机会的是金融。”说罢,她又怕卿玿年听不懂,道:“你们可以借钱给别人,收取利息,也可以找别人融资去做生意,给别人回报,当然还可以将银锭铜钱等纸币化,这些东西太重了,太反人性了。”她一边漫不经心地分享着见解,一边“调戏”着路边的野花野草。

  卿玿年心中一骇,良久没说话。

  此次家姐就是想做这门生意,怎么这个女子也有如邵彤一般的想法。

  “不过呢,这门生意前期要投入很多钱,不是一般的小商人可以做的起来的。”

  这林鸢若生意做大了,绝对是邵彤的劲敌。

  按照卿玿彤的作风,若是知道金州有这么一号人物,绝对会把她“扼杀”在摇篮里,不,不能现在让她知道林鸢的非凡之处,如果有一天她们不得不于商界决战,那到时候再说。

  林鸢见他不做声,回头看他一眼,见他神色有异,便关切问道:“是不是累了,我们先歇一下吧。”

  这种贵家公子出门要么就乘辇,要么就骑马,乍然爬一座这么高的山难免有些吃力。

  卿玿年强笑:“不碍事。”

  “才走了大半路呢,你先歇会。渴了吗?我给你找点水喝去。”

  卿玿年忙制止,“使不得,你又不是我家使女,怎能劳烦你。”

  “这有什么关系。”林鸢调皮一笑,然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等等我,我很快就来。”

  卿玿年靠着一块巨石小坐一会,见林鸢久久不归,准备开口大喊时,林鸢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块翠绿的大树叶,树叶里盛着半碗干净的水。

  “山泉水来咯,甘甜可口,生津止渴,仅售一个铜板。”吆喝声抑扬顿挫,很具有吸引力。

  她的脸被太阳晒得红通通,透着一抹健康的光彩,卿玿年不由看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