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最后一名姝丽是她?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328 2019.12.22 20:54

  一辆装饰华丽的大马车辕辙辚辚,驾驶通往凤钰皇都的路上。

  钰司棋坐在马车里,正全神贯注看奏折。近日,钰司命会转一些奏折给他,让他处理一些无关紧要的政务,他知道钰司命有心考自己,便尽毕生所能,为君上“排忧解难”。

  他的几位幕僚在驾着马,有一搭没一搭地打趣着。

  “金州城商业极为繁华,可不比咱们凤钰皇都差啊,这金家不就是一个小诸侯吗?”

  “可不是,而且还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小诸侯,瞧瞧那税收啊,金家肯定富得流油。”

  “哈,你又娶不到金家小姐,在这做梦干嘛!”

  “娶不到金家小姐,我可以当入赘女婿啊,起码可以少奋斗几百年啊。”

  钰司棋若有所思,此次他有心示好金骁君,却毫无进展,他能直接感觉到,金骁君并不喜欢自己,而是喜欢聂如选(莫如幻),金光雄倒是中意自己,这门亲事只要钰司命下旨指婚,肯定十拿九稳,但他还是不想强人所难。

  正思忖时,一匹骏马突然迎面冲来,骏马上的男子以闪电之势,将一个纸卷扔掷在车夫的怀中,随后,骏马与车队擦肩而过,继续驶向相反的远方。

  车夫接过纸卷,神色凝重地撩开帘子,低声汇报:“王爷,如梦令的最新情报。”

  钰司棋下辖的如梦令是由聂家以前的叛变的残部组成的,但因为他自己不懂培训与经营,所以这个旧如梦令发展迟迟不见起色,信息搜索缓慢而滞后,顶多只能为自己的势力服务。

  这次如梦令难得呈上一份谍报,钰司棋细长如狐的眸子豁然亮了,他接过纸卷,一看,纸卷上书着:铁趾已于金州确认三姝中最后一名女子,南宫星玥已在去往金州的路上,初步确定这名女子为金骁君。

  果然是金骁君,钰司棋打开车窗,望着远去的青山河流,心中推翻了之前想法,管他什么强人所难,想把金骁君霸占到手再说!

  起初钰司棋是不在意所谓的“三姝”,但当他发现世界全部都追捧所谓的三姝,他便也忍不住将目光投向这个词汇,天机老人推导出这三个女子必然有其道理。

  他撩起帘子,漠然地看了看前面几位幕僚。

  金骁君是天机老人遗言中的最后一个女子,这个消息很快不胫而走。

  无数权贵与武林好手都在讨论这个消息,都在谋划如何接近金骁君,甚至有些愚蠢的绿林好汉还想出了强抢的戏码,当然只能给如归客栈平添人气,加之金骁君突飞猛涨的名气也为如归客栈带来很多好奇客人,一时间如归客栈人来人往,偌大的客栈竟然日日满员。

  金骁君自己对此也很意外,但又在觉得在情理之中。从财富和权力上来说,她的家世也仅次于当朝公主及一品官员的儿女,凭什么不能是三姝之一!

  外界舆论与如归客栈的生意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金小姐如此会赚钱,不负三姝之名。

  突然而来的巨大名气催人膨胀,连金骁君自己也很快相信了这个传言。

  但很快,她便发现自己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优待——同为三姝之一的凰世岚大婚并没有亲自下帖邀请她,而是派人快马加鞭把帖子送到了林鸢的云来栖。

  虽然贴身侍女彩虹劝她不必计较,毕竟凰政与钰司命都下帖请了金家一族参与婚宴。

  但金骁君关注的点在于自己本身没有得到权力顶层的认可。她很不满,并且认为是林鸢在其中作祟。

  于是,她决定单方面判林鸢死刑。

  几日后,大清早。

  阿莱急匆匆地跑进云来栖的小账房,道:“老板,不得了了,金小姐一夜把所有客栈都收购了。”

  林鸢停住手头动作,对这个消息感到晕眩,金骁君这是想玩垄断,再挤掉自己的生存空间吗?

  金骁君的确抱着这个的想法,此刻,她望着大厅里站着的十来个客栈老板,嘴角浮起一个胜利的微笑,从此以后,金州城的客栈都由她来定价,林鸢的云来栖定99个铜钱,那她名下所有客栈都十多个客栈只定89个,她就不信那些人不贪便宜,还选择林鸢的客栈。

  她的低价挤压策略的确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云来栖很快门可罗雀,只把林鸢逼得踹不过气。

  一个星期过去了,这种境况并没有改善,林鸢开始掉头发,阿莱与美美姐整天唉声叹气,向来踏实做事的阿莱不止一次说泄气话:“老板,放弃吧,我觉得我们斗不过金小姐了。”

  “金小姐动动手指就能捏死我们,这次他收购全城客栈,就是想拖死我吗?”

  徐季很不喜欢听丧气话,他将手中的篾斗扔在桌上:“阿莱,你说的是人话吗?怎么这么孬种,大不了就和金骁君斗呗,怕什么呢?”

  花花姐忍不住投了一个感激的目光,没想到这个刚来不久的小年轻竟然这般硬气,虽然没法给林鸢实质性的支持,但这番话已经够了。

  林鸢虽没有表态,不过内心对徐季有所改观,这个男孩子虽然做事还不太稳妥,但内心具备经商所应有的百折不挠的气魄。

  她现在是处于业务低谷,但这只是暂时的,她一定能想出破解之法。

  现代企业是如何破解低价垄断的呢?她苦苦回忆着曾经的经商案例。

  这日,她外出采购,多日不见的卿劭年带一群学士浩浩荡荡来到了她的客栈,“阿莱,可还有客房?”卿劭年依旧一副青山磊落的模样,气质极为温润。

  当时是阿莱在柜台前接待,他本能地笑迎:“有房有房。”但很快想到了什么,一瞅周边没人,他又改口:“最近小店不便招待客人,您去其他地方投宿吧,如归客栈客房宽敞,住得更舒适。”

  卿玿年道:“不妨,我上次住云来栖感觉还不错,还有多少间客房,我这每人一间,不够的话,我们就挤挤。”

  阿莱面露为难之色,他低声凑到卿玿年的耳畔道:“卿公子,最近我们客栈出问题了。”

  卿玿年很是诧异,客栈出问题了?他又疑问道:“那你们林老板可还好?”

  此时,花花姐带着徐季谈完业务,一看到卿劭年忙热情地迎上去,不由分说地把卿劭年往里推,“卿公子,欢迎下榻云来栖,我们客房多得很,又干净,又卫生,一定比你上次住的还舒服。”

  后面一群人呵斥,“你这个婆娘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莫污了请公子的衣服。”

  花花姐讪笑,赶紧放下手,抱歉地说:“太紧张了,不好意思,您一起九个人,对吧,那我给您安排九间客房?您就住世岚公主下榻过的那个房,如何?”

  卿劭年对她的安排不置可否,在她一一安排好房号,又问,“林老板什么时候回来啊?”

  花花姐端来一壶热茶,答道:“阿鸢采购东西了,应该快了,您先上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