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雌雄莫辨的少年郎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44 2019.11.04 17:24

    天色已暗。

  离开青玄居的道路上车声磷磷,人声鼎沸。无数官场贵人、江湖豪杰扬着被酒醉红的脸,快活地彼此交谈着。

  今日青玄居主事人的六十诞辰举办得可真够热闹阔气,来自凤典国第一艺坊的年轻姑娘,来自铁趾的山珍野味……拜寿的人都获得一份别出心裁的伴手礼,连随从丫鬟也各得些纪念品,大家都说,这青玄居跟着当进朝廷红人钰司棋是极聪明的抉择,一下子由一个式微的小门派跃居成武林大派。

  还有人说,一个以暗杀起家的组织竟然如此高调反常,这武林怕是有一场变动。

  所有人都兴致勃勃,谁也没有注意逆着人潮,赶往青玄居的莫如幻与莫刀。

  两人在离开大门不远处就放弃策马,借着浓墨夜色,悄无声息地隐匿在榕树上。

  不久,青玄居主人玄烈火恭送一白衣华服的少年,少年正是青玄居真正主人,凤钰国权倾天下的钰司棋王爷。

  “棋王爷,天机老人预言三个改命女子,其中一个被铁趾国找到了?”

  “这么快?铁趾国是如何得知这女子的身份的。”

  “天机老人的大弟子就在铁趾国倾天鉴任职。这弟子更具化师傅的推测想来也不是难事。”

  “不过这说不定也属无稽之谈,这诺大天下的命运岂是三个平民女子可撼动。”钰司棋颇有些不以为然,他相信权力的作用,更相信自己才是这个朝代的主宰。

  “属下也很好奇,这三个女子到底具有什么魔力,能影响咱们大陆的朝代走势呢?”

  “嗯,你也继续查。”虽然对此事并非全然重视,但钰司棋终究还是没有放弃跟进天机老人的遗言。这天机老人向来算无遗策,即便这看似荒谬的预言应该也有几分道理吧。“如果你人力充足,也帮我继续查查聂大公子。”

  “我们一直没有放弃追踪聂大公子的踪迹,但他就如人间蒸发一样。”玄烈火苦恼不已,现在钰司棋旗下的势力都在找莫如幻,谁若先找到他,势必等于立下大功,他青玄居当然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这莫如幻向来机敏,又熟谙乔装术,容貌可矫饰,但身形、气度、爱好却变不了。”

  “莫如幻虽颇负盛名,但我们以前也不曾亲自见过莫如幻,钰公子,要不你再精确描绘下他的具体特征?”

  钰司棋陷入沉思,就算作为聂家养子,他其实并为和莫如幻有过深交,幼年时,他就被送入各派名师中学艺,学成归来就在蛛网中枢处理情报,除了知道他强大可怕,自己也并不算了解他。

  夜色渐深,一旁的丫鬟催钰司棋动身,钰司棋没有逗留,便上了马车,很快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玄烈火如释重负,大手一挥,乐道:“除了守卫,其他人可畅饮畅玩。”

  今晚整个玄清居的下人都在战战兢兢尽本职工作,服务前来拜寿的贵人豪客,身体疲累不堪,现在一听主人说可休息玩乐,当然是一窝蜂乐开怀。

  玄清居猥琐地搓搓手,朝着后院淫笑:“美人儿,等急了吧。”

  重要紧张的时刻已经过去,门口两守卫也有些懈怠,他们待别人四散消失后,瘫坐在门墩上,抱怨:“凭什么他们休息,我们却要值守。”

  另一人说,“累死了,我们先眯一会,反正也没事情。”

  两人竟然堂而皇之地打起瞌睡来。

  正逢良机,莫如幻与莫刀公然登堂入室,无人发觉。正沉浸在温柔乡的玄烈火何尝想到索命修罗已至。

  在策划复仇之前,莫如幻早就派人打进了玄清居内部,对内部地形格局了如指掌,他知道玄烈火好色,有一处别院玄雨阁就是安放他的姘头或外室,因此他俩第一时间偷偷溜进别院玄雨阁。

  果然,在半透着窗户里,有两个剪影在纠缠,纤瘦的身影约莫是他的新相好,那壮硕的身影应该就是玄烈火。

  莫刀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别过头。

  莫如幻紧盯着窗户,觉得有些奇怪,这玄烈火似乎在霸王硬上弓?果然,屋内很快传来玄烈火的低吼声:“婊子养的,老子买你回来半个月,天天好生伺候着你,你竟然还这么不识好歹,今天管你甘不甘愿,老子都要上了你。”

  两人对视,错愕不已。莫如幻正思忖着如何才是最佳的下手时机,谁知道莫刀一听此话,神色巨变,他飞闪进门,一段夺命丝闪着微光,如毒蛇般灵活,袭向玄烈火。

  玄烈火本是武林好手,壮年时候一双铁掌崩山摧地,少有人匹敌,但他年逾花甲,今日又饮酒无数,此刻色欲熏心,压根不设任何防备,他就这么被莫刀的饶颈丝死死厄住。

  莫如幻现身,对突然冲动的莫刀表示不解,随即清冷吩咐:“此人无用,杀。”

  玄烈火,他双眼瞪如铜锣,震惊又不甘,他怎么会想到竟然有人逃过所有防范,潜入自家庄园,并且偷袭得手,“你们是?”他最后的“谁”字还未出口,绕颈丝收拢,玄烈火的人头很快掉在地上。

  两人利落地处理完玄烈火,这才有时间去瞧被吓到瑟缩的另一人,没想到这竟然是个文弱的年轻男子男子。

  男子被封住了嘴,上号的丝绸衣袍被撕碎,只剩一些丝丝缕缕的布条遮身,他像一只被热水锅烫熟的虾,蜷缩着身子,胀红的脸上尽是羞愧之色。

  莫刀像触火般别国头,不敢直视男子。莫如幻闪过一丝阴翳,这男子见了此事,必会张扬,此时最明智的做法应是杀人灭口,一劳永逸。

  他的手按向了腰间的匕首。这时,莫刀却突然开口求情:“公子,请手下留情。”

  莫如幻眼眸的光如遇寒霜,冷凝又尖锐,他很不满莫刀突然发难,捣乱他的计划。“为何?”

  莫刀知触逆了他的规矩,当下就垂头半跪,“属下念及家弟,忍不住冲动了。我这命是公子给的,您拿去便是,只是这小少爷年纪轻轻,又受老贼欺辱,实在可怜,请您饶过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