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要去男性风月场所了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174 2019.11.12 19:43

  翌日,城主之女金骁君要在城主府对面拆一批老房子建客栈的消息不胫而走,并且知情人透露是金金骁君看不过云来栖老板林鸢,才故意加入竞争,想打压林鸢。

  大清早,西城门。

  一年轻女子风尘仆仆,接受城门巡查的盘问,很快,她便被放行。她直奔朱雀街云来起,疲乏难掩姣好的面容透露着一股兴奋劲,她便是在外游玩多日的花花姐,林鸢的养母。

  路边小摊多是认识的街坊,她热情地打着招呼,有些婆娘主动和她说起金骁君要打压林鸢之事,她一愣,笑道:“嗨,只要金小姐公平竞争,我们家林鸢便不会失败。”

  可人前欢笑,人后却黑下了脸。

  才走一个月,林鸢就和金骁君结下梁子吗?

  她不由焦虑,加快了归家的步伐。

  林鸢虽是她从大街上拾回的养女,但她视为己出,在她能力范围内,该有的一分也不少,林鸢虽不像养父林晏秋善读诗书,但好在脑子灵光,宴秋过世后,她将会客厅改为小客栈,虽说发展不快,但足够让娘俩衣食无忧。

  半年前,林鸢生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病后,林鸢经商的心智更坚定,并嚷嚷要做商界女强人。

  她不懂这是什么新鲜词,只是直觉林鸢会在经商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那林鸢会顺利解决现在所面临的超强挑战吗?

  回到家,林鸢首先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花姐,你可算回来额,我想死你了。”

  花花姐葱白的手指戳她脑门,喜道:“你那拍卖行是什么玩意?我在凰典边城就听到你那玩意了。了不起啊,林老板。”

  “其实就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啦。”林鸢道,信息的不对成基本是一切中介商业模式的本质。拍卖行尤其如此。

  “啥子?”花花姐一团雾水,想打破沙锅问到底时,林鸢又正色道:“花花姐,真亏你及时回来,以后拍卖行需要你帮忙打理了。”

  帮,是理所应当的,只是该怎么办呢?

  林鸢给花花姐安排的任务是业务洽谈——联系各地当铺,让他们成为供应宝贝的起始源头,尽量保证持续,稳定的宝贝。

  花花姐遍走四方,精通中州大陆各地的风土人情,由她出面是极好的。

  花花姐嘟囔道:“帮是没问题啦,但我怎么压价,到时候宝贝没人竞拍怎么办?”

  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风险。林鸢沉思后又道:“所以,我们可以给第二套方案——代拍,不购买宝贝,直接帮他们提供这个拍卖平台,直接收取提成,这样我们既规避了一定风险,又能吸引更多私人客户前来委托我们替他们公开拍卖。对,就是客官。”

  哦,不对,古代的客户叫客官。

  “具体细节我会写到纸上,到时候谈妥之后,你记得和人签字画押。”林鸢殷殷嘱咐。

  其实还有许多细节问题她还没有想明白,她需要时间,如果有空外出转转,拓展下思维就更棒了。

  这时,洛熙殷春风满面地走入了云来栖,单刀直入地道:“林老板,我今天约了小白姑娘外出。”

  “我不允许。”林鸢黑脸拒绝。

  “这是何故?我保准今天下午会将小白姑娘完璧归赵。”

  “不行。”林园继续拒绝。

  “你这女人怎么这样,我早些天还帮你主持拍卖会,现在翻脸不认人啊。”洛熙殷依旧是玩世不恭的笑,但声调却提高了几度。

  约莫是小白听到了声音,她又跑下楼来,看到两人剑拔弩张的模样,莞尔一笑:“林姐姐,不要担心,洛公子肯定不是坏人。如果你有空,你便随我一起去,好不好?”

  花花姐悄悄扯了扯林鸢的衣袖,示意她不要阻拦,以免得罪了洛熙殷。

  林鸢转念一想,退了一步,道:“那我便做小白的护花使者咯。花花姐,客栈你照顾一下。”

  “林姐姐你真好。”

  洛熙殷当然不愿两人的约会被林鸢打扰,但小白一脸开心的模样,他便咽下了心头的不满。林鸢嘱咐花花姐看店,自己便随两人一道出门闲逛。

  金州城本就商业繁华,满目琳琅,从未踏出皇城的小白乍然逛到这种繁盛景致,看到好吃的好玩的,都觉得新鲜无比,像一个孩子般单纯。

  洛熙殷有心讨好她,因此只要她稍微流露出喜欢之意,便统统买了下来,他的慷慨举动哄得小白眉眼如星,笑靥如花。

  而林鸢则默默跟在他们身后,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才能提升云来栖的竞争力。

  三人且行且聊,逛到了城主府。林鸢定睛一看,这边果然正大兴土木,百来个工匠运土的运土,填石的填石,一派热火朝天的模样。瞧着架势,不出个把月,金骁君的如归客栈必然可顺利封顶,投入使用。

  瞧着规模,地段,云来栖绝非新客栈的对手啊。

  洛熙殷流连花丛,到底也培养出细腻的心思,他难得回头瞧了一眼郁郁寡欢的林鸢,道:“林老板,如做客栈,你觉非金大小姐的对手,你还是赶紧全心做你的拍卖行吧,下一期拍卖什么时候启动,需要我继续给你主持吗?”

  林鸢点头,这洛熙殷是天生调节气氛的好手,如有他在,拍卖会必然会更热闹。

  “下一期拍卖会未定,我手头目前仅有一件宝贝,而且,成色不是很好,镇不住场。”

  所谓的镇场就是震惊全场,能调动拍卖者的兴趣。她没有说宝贝名字,洛熙殷也懒得问她,又转过头,继续和小白闲聊了。

  不远处传来一个中年妇女责骂尖锐嗓音:“你这个混崽,夫子考你作画,你所画动物既然毫无灵气,那你何不画一盆花,一束草?傻脑筋,不懂变通。”

  林鸢灵光一现,变通!

  她怎么忘了前世经常给客户提及的差异化竞争呢?即便在物质不甚发达的古代,市场也必然可做细分的,金骁君烧钱搞大场面客栈,那她的云来栖另辟蹊径,可以做精致,精品啊?

  对,就先从环境改造开始!

  她突然开口道:“洛熙殷,你现在带我去下兰怜楚馆,可以吗?”

  金州城最大的风月场所。

  “没搞错吧,林老板?我可不带小白姑娘去那种脏污之地。”一个月经常有数天泡在妓院的洛熙殷断然拒绝。

  “什么是兰怜楚馆,这里好玩吗?洛公子,我想去看看。”

  洛熙殷扶额,这小白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世,为什么连秦楼楚馆都不知晓呢?他要如何解释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