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好像投宿了一家黑店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107 2019.11.21 16:33

  南疆城内。

  整条街上只有三三俩俩的商铺开张,并且客人稀少,老板也无精打采。街边或坐或躺着一些衣衫破烂甚至衣不蔽体的男子,他们一个个见林鸢进来,都将目光紧紧锁在两人身上,目光均是探究之意,还有一些人贪婪地盯着包子,那垂涎的模样如恨不得立马将包子生吞活剥。

  包子虽是畜生,但也感知到这里的不友好,它低低狂吠了一声,回给他们更犀利凶狠的目光。

  那些人哈哈大笑,不以为意,指着包子道:“瞧瞧那狗,多凶恶,味道肯定够劲儿。”

  甚至有不少人开始站直身子,跟在他们后面。

  林鸢毛骨悚然,低声唤着包子,让包子跟得更紧些。

  “客栈什么时候到?要不我们今天就去拜访万宝王吧?”她眉毛跳动着,心里如同有一面紧密拨打的铜锣,砰砰砰,让人心情紧张烦躁。

  莫如幻好整以暇地道:“我也第一次来,得问路呢。”

  ……

  看他这轻车熟路的模样,她还以为他经常造访南疆呢,没想到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这莫如幻虽是第一次来南疆,但他从容不迫,气场强大,加之包子时不时回头低吼示警,

  也唬得周边那些人不敢跟得太紧。

  约莫又走了两里路后,终于看到正规的客栈。

  客栈门口有穿红衣服的婆娘招客,看到他们外乡人打扮的模样,猜测他们要投宿,便热情地喊:“来我们这客栈住嘛,安全又卫生。”

  林鸢看着流着血渍未干的台阶,这叫安全?

  那女人顺着林鸢的目光望去,笑着释疑道:“嗨,刚才杀了一头牛,客官好运气,今晚可以吃几碗新鲜牛肉呢。这个不用担心,我们待会就来打扫。”

  莫如幻下马后,向林鸢张开了双臂。

  林园诧异,不懂他意欲何为。

  “阿鸢,下马吧。”

  他对她的称呼又恢复到了上次两人演戏的时候。她不明就里,并未起身。莫如幻又耐烦地催她下马,同时,眼睛朝她眨了眨,她知道,可能现在又要配合他演戏。

  算了,说不定他自有用心。

  她抬腿,侧身下马,稳稳地扑到了莫如幻怀中。他的怀抱温暖,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安全感,令林鸢有些懵懂,推开的动作也迟缓了些。

  那女人虽然在笑,但眼睛如鹰隼般巡查着,然后又主动去牵他们的马,“公子姑娘的感情可真好。我先把马安置到马厩去,二位看看菜单,稍等下。”

  林鸢往后瞧了那群跟在后面的人,那群人在离客栈几百米的地方停住了,彷佛不敢涉足客栈的势力范围。

  林鸢紧绷的心得以松弛,她跨过那摊血迹,坐在木椅上,以同行的角度审视着客栈:前台空间很狭小,看上去油腻多灰,客栈分两层,第一层为前台兼餐饮大厅,约有八九张四方小桌,桌面上摆着一套茶壶,但茶壶并未上茶,甚至有些茶壶缺把,茶杯破口……显得破败,无人搭理。

  莫如幻摇头轻笑:“别打量了,这不是南疆城最好的客栈,但是最安全的客栈。”

  ……“你在逗我笑吗?”林鸢用很现代的句式表达了她的立场。

  “那末,我们明天便去试试最好的客栈。”

  两人斗嘴间,那婆娘已经拎着一壶热水从后门走来,“两位客官住几晚?”

  莫如幻看了她一眼,回答,“先订一晚。”

  “那请您先付钱吧,加晚餐一起,一共3个银锭。”

  3个银锭?金州城客栈住宿加晚餐最多不过1银锭一晚,这个小破地方竟然翻了三番。这么贵?堂而皇之抢劫吗?

  莫如幻起身欲付款,林鸢拉住他的衣袖,他轻轻扯掉,如数付给那婆娘银锭。

  那婆娘接过钱后,又喜笑颜开地带他们上二楼客房了,安排好他们房间后,那人又退下去,准备饭菜了。

  房间中只剩两人,林鸢盯着这光秃秃的客房,扯出一个勉强的笑——这就是价值3银锭的高级客房?罢了,计较也没用了。

  “对了,3银锭,我应该支付一半,回去一并给你吧。”林鸢虽然在交易方面凡事爱讲价,有利可图时绝不客气,但在男女性别的原则问题上,深受现代独立平等的思维影响,也崇尚AA。

  这可让莫如幻吃惊,这哪是林扒皮啊?林鸢一脸正色的模样,让他迷惑不已,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又或许其实全部都是她,只是自己对她了解不够深?

  他心中萌生起一股想瞬间看透她的冲动。

  “还有,下次想要我陪你演戏时,你能不能提前说啊?”想到刚下马遇上的怀抱,林鸢的耳根有些酣热,如羽扇般的长睫毛随着眼波本能的羞赧,扑棱地眨动了几下。

  向来泰然自若的莫如幻有些不自在,干干地解释道:“林老板,是我考虑不周,抱歉。”

  如梦令的情报中提及这个客栈背后老板颇受人忌惮,一般人不敢轻易骚扰此间的客人,因此客栈收费也极贵,但知道内情的外地人宁可都选择这家客栈,唯一让人不满的是这管事的婆娘爱深夜骚扰客人,并且男女通吃。

  他这般向林鸢解释后,林鸢叹了一口气,幽怨地望着他:“不知道我最后是被谁骚扰。”

  话中另有深意,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她其实也惧怕莫如幻大行不轨,但内心也有一个声音不断在提醒她——完全没必要担心莫如幻,他很正人君子。

  莫如幻何等聪明,他立马就猜出了林鸢的潜台词,他正色道:“林老板,莫担心,我之所以订一间客房,只是为了彼此有个依托照应,今晚你我还需轮值。”

  林鸢听后反倒松了一口气,孤男寡女的确尴尬,如能轮流歇息,那便是最好的。

  接着,两人有作伴在后院打水洗漱了一番,还是没碰着什么人,林鸢暗想,若在这处被人谋财害命,都无人知晓,无处伸冤。于是,她又加重了警惕,丝毫不愿离开莫如幻半步。

  夜幕降临时,那女人终于把饭菜送了上来。

  林鸢一瞧,都快气晕了,两个菜,牛肉只有小半碗,蔬菜也只有半碗,林鸢一个人都吃不饱,更别说还有莫如幻及大胃王包子。

  如果搁现代,林鸢绝对要给零星差评,可这是古代,她只能忍而不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