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第一次去谈业务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67 2019.11.18 22:26

  当晚,林鸢就拿着纸笔找莫如幻求字。

  莫如幻问:“写什么?”

  “就写‘云来栖——凰典世岚公主私巡唯一下榻客栈。再把咱们地址写上去,朱雀街108号。”林鸢正色道。她刚了解过,目前金州律法并没有明确提及商家宣传不准用皇家名讳。

  法无禁止即可为。

  大胆的她再次提出了别样的新点子。

  莫如幻笑着摇头,这女子点子可真多,即便她现在势单力薄,但必然不会长久屈居金骁君之下。

  “对了,写四份,当然,你还可以给我多写几份,我用作备份。”

  林鸢嘻嘻地笑。救了这人可真划算,可以给自己当茶艺师,还可以抓小偷,还能偶尔看店,现在还可以当文书,简直是多面小能手,以后还得充分发挥他的价值。

  莫如幻并未拒绝,当即就挥毫撰写,他的字迹介于楷体与行体,虬劲有力,飘逸灵动,十分赏心悦目。

  林鸢一边磨墨,一边在旁观看,忍不住赞道:“你的字真好看,什么时候教教我?”

  说来惭愧,她穿越了这么久,除了自己名字及一些常见字句,她还有很多复杂的生字不认识,更别说完整地写一句话。

  莫如幻全神贯注,并没有回应她的话。

  林鸢瞧了他的侧脸,又忍不住在心里感叹,果然认真的男人更好看,在古代从未犯过花痴的她第一次沉沦在这个朝夕相处的男人的美色中。

  约过了半炷香,莫如幻停下动作,狐疑:“你刚才说什么?”

  “啊,我说你有空教教我写字。”

  “哦,没空。”莫如幻轻描淡写道。

  就这么赤裸裸被拒绝了吗?林鸢恨不得一口老血喷他一脸。她讪讪地笑着,“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你好意思吗?”

  这彷佛提醒了莫如幻,他恍然大悟道:“对了,老板,我来了差不多一个月了,你何时给我结算工资?”

  林鸢眼睛睁大,圆溜溜地转了一圈,好像还没给这人结算工资的。罢了,她做生意讲究诚信,现在便和他说清楚吧。

  “其实你也知道我们店小。事情也不算多,美美姐和阿莱的月俸是三两银锭,你你这个月没满勤,工作量也比他们小,给你算2银锭吧。”说吧,林鸢从随身携带的小背袋中掏出两个小银锭,递给莫如幻。

  莫如幻愕然,倒没想到林鸢真给她结算工资。他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接下他的月俸。他现在扮演的只是一个在云来栖烹茶的普通茶艺师,没有正经上班的员工不需要老板支付月俸的。

  几个字帖的墨迹也差不多干了,林鸢叠起来,轻松地道:“谢谢莫公子。”

  但是她并没有立即把告示贴在四个城门的宣传栏上,她在等一个最佳的传播时期。

  她现在又喜又愁,金州城现在客流量大,客栈生意火爆,愁的是自己的店小,即便有客都赚不了多少钱。

  明天,得腾出后院几间仓库,这次用以统一改造成客房了。

  林鸢如此想着。

  突然间他,她又想到自己的拍卖行空着,还得日日交租,心情便更加焦虑起来。两头并进的业务,让她有些捉襟见肘。

  她坐在柜台,思虑重重。

  花花姐道:“阿鸢,我联系了城东徐记典当行的老板,准备过去看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花花姐以前经营云来栖,受丈夫影响,有些读书人的清高,第一次谈业务,自己陪同也是极好。林鸢收敛好心情,便和花花姐一起去目的地。

  这“徐记”是金州最大也是唯一的典当行,不少落魄的家庭或异乡客混不下去,便会将身上有价值的东西在这里典当,换一些银子。如果双方谈妥,每月一次的拍卖会至少有最基础的保障了。

  两人走到“徐记”时,这典当行的窗口已排了一支十来个人的小队伍,有些人抱着家中祖传的景泰蓝瓷花香炉,也有人抱着一床棉絮……典当物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这徐老板则坐在里头窗口举着放大镜,一边鉴定典当物,一边不停压价。约莫他惯性弯腰低头,长期用眼过度,外貌显得一副佝偻沧桑的模样。

  林鸢起初没有直接找他,而是观察了一会才喊他。这老板放下手里的东西,前来招呼林鸢。

  林鸢热情洋溢地道:“老板好生意,客人真多。”

  “哎,林老板,其实每个月我都有一批过期客人未赎回的货,也不乏好东西,可你说你和金小姐闹这么大的矛盾,我敢和你做生意嘛?”徐老板叹气道。

  在金州,得罪金家就意味着得罪了金州的皇天后土,有谁敢和他们对着干。

  林鸢和花花姐实在没有料到他的开场白就是拒绝,两人面面相觑。林鸢又开口道:“徐老板,我其实也没得罪金小姐,只是金小姐突然想自己开客栈做生意,把我列为了假想敌。在商言商,商业沟通与合作需要一个更纯粹的环境。”

  徐老板浑浊的眯眯眼射出一道欣赏的精光,林鸢的话颇有见地,他摸了摸胡渣子,慢慢有一丝笑容,“林老板,可咱们金州现在的商业环境的确很差劲。”

  乱征税、小偷屡禁不止、官兵欺民……诸多问题累积起来,民间怨气冲天。

  “我先给您介绍一下我们的合作方式吧,第一,如果您有神奇的宝贝,您可以直接委托我们,给您公开拍卖,我们赚取佣金;第二,如果您对宝贝的拍卖价不自信,那可以直接一口价转让给我们。”

  方式算是很灵活,这徐老板现在的典当模式大致如此——客人低价把宝贝质押给徐记拍卖行,等到期后,客人花高价来赎回自己的宝贝。但也有客人一去不复返,于是他这边的未赎回的宝贝也愁销路。因此,徐记典当行本身也是需要林鸢这种下游拍卖商的。

  只是,他依然惧怕金家的权力,一旦得罪金家……

  见她犹豫,林鸢和花花姐急了,语气多了几分请求,“徐老板,咱们合作才能双赢。”

  这时,一个清爽的男声突兀出现——“徐老板,你不妨试下林老板的提议,稳赚不赔”

  三人纷纷转头,顿时惊诧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