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只偿还十分之一的恩情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59 2019.12.02 21:05

  金州城中的如归客栈的落成堪称神速,金州城郊如梦令新总部的建成速度不遑多让,甚至更快。

  这才半个月,建筑主体就封顶,只待内外装修,便可办公。

  莫如幻骑着马,仔细巡视了一遍建筑,莫刀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汇报完近期的工作后,又有惴惴不安地道:“公子,钰司棋知道您落脚金州,已经寻来了,您得多加小心才是。”

  莫如幻道:“如果他属下的探子够灵光的话,应该知道我是铁燕青的幕僚,他肯定不敢明目张胆杀我,否则不等于与铁燕青为敌吗?”

  莫刀道:“我现在又不敢公然在您身边保护您,就怕他暗下毒手,我们防不胜防啊。”

  莫如幻却自信地笑了,这也正是他后天必须出席金骁君客栈开业仪式的理由了。届时,他当着金州及大陆诸多显贵的面,激化钰司棋的怒气与杀心,然后再派人放话出去,他莫如幻若遭遇不测,那第一个脱不了干系的便是他凤钰国的棋王爷。

  到时候,如梦令想复仇,也是师出有名的。

  他下了马,进入了主楼地宫。

  对于一个情报中心来说,需要“慧眼”“慧头”“慧嘴”并用,眼是眼观四路,无论是宏观重大事件还是微观末枝细节,慧眼都能如刀枪般精准扫描到背后的大线索;慧头,是从千万条线索中抽丝剥茧,推导出一系列可能连贯发生的动作;慧嘴,是将有价值的信息兑现未有价格的交易。这三个零件至关重要,但都是可以培养,但已有的谍报更为重要,它既证实着过去的一切,也可推导未来的发展。

  他鉴于上次的危机,此次做总部设计时,特地要求新建一个以钢铁与水泥搭建成的牢固地宫,用于保管所有谍报,并且还设计了特殊机关,一旦外力强行破关,机关便会自动触发,自动销毁资料。

  他信步而下,还有几个工人在摸黑砌墙,一个个面无表情,对他的身分毫无兴趣。

  这个施工团队抽调于三国,都是顶级的建筑师傅,深谙有些大富人家的规则,他们接到这个高薪酬任务之前,就被强调不能多看多说,于是他们施工之时,也只是勤勤恳恳做事,对工作职责外的一切都不闻不问。

  烛光摇曳,莫如幻突然回头轻声问:“你和那铁燕青如何了?”

  铁燕青突然跪地:“属下不敢逾矩。”

  “逾矩又如何,莫刀你为我聂家鞠躬尽瘁十五年,我现在特允你追求内心所想,内心所爱。”声音清亮,利落。

  堂堂的七尺汉子突然战栗不已,他匍匐在地,声音竟然带着微微的哭腔,“谢公子大恩。”这莫刀因习武天赋过人,被前任主买来当贴身伴从培养,因此习武学字,待遇规格甚至不比养子钰司棋低,但奴隶毕竟是奴隶,这片大陆上,奴隶可卖可杀,毫无自由,行动处于绝对受管制的状态。

  莫刀突然听到这番话,忍不住喜极而泣。主人足够信任他,才给他这般自由。他内心的拥戴忠义之情更胜以往,内心也暗暗告诫自己,此生要绝对忠诚于他。

  “夜色太晚,我也该回去了。”

  莫如幻没有再接这个话题,敛敛下摆的泥巴,又回到地面。

  莫刀依然僵跪在地,恭送他的离去。

  莫如幻消失在幽亮的光芒中。

  林鸢等到一更,莫如幻楼上的燃灯才亮起。

  她快步上楼,敲开了莫如幻的房门。

  莫如幻此时已经脱掉了外衫,正准备洗漱睡觉,开门见她,便笑着揶揄:“老板,睡不着?”

  林鸢笑着啐道:“没个正形。不过说个正事——可能你的仇家到金州了,今晚还打算到我这投宿,不过没空房,他们便走了,你这几天要不去躲躲风头。”

  莫如幻的笑凝在脸上,这钰司棋果然手脚够快,“那他有没有对你们动手脚?”这人心狠手辣,很有可能会迁怒于云来栖,他得提醒客栈的人提高警惕。

  林鸢大咧咧地笑:“没关系啊,今晚我们云来栖住进了韬略学院的卿公子,他就算想动手,也讨不着好。”其实,当那小厮的剑搭在她肩膀,只差毫米就可割裂她的脖颈时,她内心如何不怕?可当他们走后,林鸢更多的是厌恶,厌恶钰司棋纵容下人,欺压威吓普通百姓。

  “抱歉,一切都是因为我。”

  难得的,莫如幻饱含歉意,诚挚地望着林鸢。林鸢耸耸肩:“罢了,一切都是缘分。”

  缘即是命,穿越是命,相逢是命,以后遇上的风风雨雨也是她的命。

  不过她承认命,但绝不认命。

  她从莫如幻眼中看出了厚重的愧疚,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讪讪地笑:“也不用放心上,我的确是救了你,但你也帮了我不少忙,帮我招揽客人,帮我抢回拍卖品,还陪我去南疆保护我。嗯,虽然不能两清,那当你已经还了……”说到这里时,林鸢星眸望着天花板溜溜地转,在思索着最佳措辞。

  “那就当你还了十分之一,好不好?”

  她双手负在身后,俏生生地直视着莫如幻。

  不能一下子让他觉得已经把恩情偿还完毕了,否则以后怎么要挟他帮自己做事呀。

  莫如幻的喉结微微耸动着,长如蝉翼的眉毛敛下了。他转开目光,闲闲道:“那便十分之一吧。顺便再送你一样利息。”说罢,他打开抽屉,呈上了那个南疆城得到的仕女五彩沙漏。

  林鸢惊喜地瞪大了眼。

  “哇,第一次看到这样奇特的沙漏,计时准么?”

  在21世纪,沙漏是十分常见,且无需任何科技的小玩具,但这个朝代不同,五彩的沙漏十分稀有罕见,这造型流畅精致,好看得不得了。

  而且自从林鸢穿越后,她就只能依靠本能判断时辰,时间观念浑浑噩噩。这个沙漏于她来说,更具备现实功能意义。

  “你自己测试一下便知道了。”

  林鸢又问,他是何时何处获得这个宝贝,莫如幻不答,她又自顾自地傻乐,“你说,这个宝贝要是上了拍卖行,该卖多少钱呢?”

  ……

  莫如幻沉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