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女人之间的街头火拼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095 2019.11.17 17:40

  金骁君走得失魂落魄,正快回城主府时,碰到逛夜市的王家两姐妹。王锦霞挑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道:“金姐姐,这是碰上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这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可不配您这地位呢”

  她要新建一个酒楼与林鸢竞争一事已弄得人尽皆知,贵族女孩子抛头露面经商是极为丢脸的事情,即便整个大陆经商天分无人能出其右的卿玿彤也经常为人所诟病。

  这次王锦霞是魄力十足,一天之内让“如归客栈”破土动工,可实际上一些略有声望的年长者并不赞同——包括金骁君之父。

  金骁君知道王锦霞嘴碎,又爱逞一时之气,她虽娇纵霸道,却丝毫没将王锦霞放在眼里。她脸色泰然,继续往前走。

  她旁边的王锦云和事佬地拉妹妹的袖子,一边又对金骁君道歉:“不好意思,金姐姐,我小妹年轻不懂事,胡言乱语,您莫怪。”

  王锦霞的自尊心大受打击,又道:“莫非你是被谁厌弃了嘛?”她想借机嘲讽金骁君这段“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单向错恋。

  这如同踩到了老虎的尾巴,金骁君顿时就大恼,她用力将王锦霞推到在地,抽出了腰间的短鞭。

  王锦云护妹心切,忙挡在中间,急得快哭了,“金姐姐,请你原谅她的无知愚蠢,她实在不配让您亲自动手。我来。”

  金骁君本就脾气暴躁,这王锦霞触了她的“逆鳞”,岂不是自讨苦吃。

  她一把拨开文弱的王锦云,沉默地狠狠在王锦霞身上一抽,顿时青龙街上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

  尽管面临剧痛,王锦霞依旧倔强地昂着头,破口大骂道:“金骁君,如果你不是仗着金城主,你算哪根葱?你无非也就是投了一个好胎。”

  金骁君冷冷咬牙道:“莫非你不知道投胎也是一门能力吗?就你那废物老爹还不是在我父亲面前鞍前马后。你也配和我大呼小叫。”

  周边看热闹的人已经围成一圈,女子不敢向前,怕被这虎虎生风的辫子扫到,男子也不敢出手,两边都是惹不起的官家小姐。

  王锦云急得团团转,最后她鼓起勇气闭着眼睛趴在妹妹的身上,替妹妹挡下辫子,,“金姐姐,都是我教妹无方,你要打就打我吧。”

  金骁君的鞭子定格在半空。

  她实在讨厌这嘴碎八婆的王锦霞,但其姐王锦云是无辜的,她不该迁怒于人,如果莫如幻看到,他必会讨厌这样不分是非的自己。

  “下次你再多嘴,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

  王锦霞被打得浑身发抖,又怕又痛,终于不敢再任性顶嘴。

  金骁君收回了手,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旁边的人见她离开,便有胆子议论纷纷了,这金骁君太嚣张了,竟然对弱女子王家二小姐这么凶悍,不过这王二小姐也是嘴上没把门,什么都乱说,这不挨揍了吧。

  王锦霞打量一圈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之前装的嘴硬与傲骨,顿时像被扎破的孔明灯,疏得一下就泄气了,她觉得太委屈,顿时红了眼,嚎啕大哭。

  王锦云是个柔弱,没主见的性子,见她妹妹哭,她自己也忍不住落泪了。

  金骁君孤单而失落地走在街上,不远处如归酒店的工地上正有一大批工人在盯着微弱的灯光筑地基。最后,她坐在城主府的台阶上,有些发愣。

  不一会,有个身影踉踉跄跄地走近,原来是喝得酩酊大醉的洛熙殷,洛熙殷嘿笑着:“怎么金小姐也不开心啊,来,喝一杯,把所有的不开心都淹死在这个酒壶里。”

  他姿势不稳地递过木酒壶。

  金骁君犹豫,最终接过酒壶,一饮而尽,地道的米酒很是烧口,金骁君没有经验,一下子被呛到了,于是又剧烈咳嗽。

  洛熙殷本想给她拍后背顺顺气,但似乎想到什么,又立马收回了手。

  换做以前,他会充分利用这种机会拉近与对方的距离,可现在……他突然很怕小白计较,生气。

  虽然,她并不在身边。

  过一会,金骁君平静后,漫视着正前方,喃喃低声问:“你有真正喜欢过的人吗?”

  洛熙殷看着空荡荡的木酒壶,苦笑着:“以前只是戏耍人间,现在已经有真心喜欢的姑娘了。”

  他想到那张清丽绝伦的脸,心痛如割。

  “得不到的喜欢是一种什么滋味?”这句话像是对他的疑问,彷佛也是金骁君说给自己听的反问。

  莫如幻就如一轮明月,清辉遍撒,但只可遥遥远观。

  “哪有得不到的喜欢,无非是不够努力罢了。”洛熙殷将酒壶一扔,慵懒地躺在阶梯上。就像他喜欢小白,他会努力去争取,无论这条路有多艰辛漫长,只要没听到小白的拒绝,他都永不放弃。

  金骁君嘴角的笑像是自嘲,又像是嘲讽:“那你怎么努力。”

  “既靠家族荫蔽,也靠自己建功立业,我姑父在凰典军队担任守城将军,我择日便去投奔他。”

  向来对他只有鄙夷的金骁君露出了赞赏的神情,看不出这家伙平时流连花丛,一旦遇上真爱,灰这般正经上进。

  受洛熙殷的态度所鼓舞,金骁君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往如归酒店的工地上走去。

  “你说得对,就算得不得到,也要努力先争取一下。”

  莫如幻林鸢两人结伴到家,正看到不少街坊邻居挤在自己客厅里。

  花花姐一见林鸢,便急道:“小鸢,这些邻居听说凰典公主在咱们客栈住了半个月,非得参观下二楼。”

  这群人一见莫如幻均诺不开眼,彷佛

  林鸢本是身体疲乏,听到这句话后,又立马打起精神,招呼着:“来,大家有兴趣就随我参观一下。不过环境也很平常,毕竟我本身不知道小白姑娘就是隐姓埋名的凰典公主。”

  七八个好事之人随着她浩浩荡荡上了二楼。

  砰砰砰,木阶梯震震作响。

  看着这一张张充满好奇的脸,林鸢突然想,在21世纪,一些酒店、餐厅等都会借领导人的名号来做品牌背书,从而提高客源。或许她也可以去四个城门信息公示栏做广告:凰典世岚公主唯一指定酒店。

  林鸢突然有些悲伤,那小白会不会计较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