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铁趾宫廷小风浪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344 2019.12.15 21:48

  铁趾国。

  在外浪荡多日未归的铁燕青成了整个宫廷的大红人,铁趾国甚至兴师动众举办一场接风洗尘的欢迎晚宴,其中一些后宫宠妃及皇子公主受邀出席,按理说这种后宫宴会,莫如幻这种成年臣子不应参与,但王后想亲子看看儿子的授学少傅,竟然主动下命令,要莫如幻也出席。

  铁燕青无所谓,他本就不拘小节,只是莫如幻想避嫌,但铁趾国王后并不给他机会,于是晚上,莫如幻也正装出席。

  莫如幻出席在宴会之上,就惊艳了众人。纯正铁趾国人长得粗鲁,像铁燕青这种雌雄莫辨的中兴之美已经足够惊艳众人,但莫如幻眉眼更精致风流,轮廓更雅正大气,自带飘飘仙气,

  简直刷新他们平生所见之美。

  一时间,几位公主忍不住频频示好,弄得向来应对自如的他都有些手脚无措。

  铁燕青到底只是个少年,玩性大,看着莫如幻毫无招架之力,便忍不住开怀大笑。见宝贝儿子铁燕青如此开心,王后简直乐开了怀,她心情一好,期间便提出着要为莫如幻许一个姑娘,“莫少傅风神俊朗,学富五车,现在虽只位至少傅,但若用心辅佐我儿,未来必然大有可期,你值得一个好姑娘!”

  莫如幻见王后神色正经,忙从宴席上起身,鞠躬拒绝道:“微臣一心求学,目前不敢抱男女非分之想,王后盛情,微臣心领,但功名未立,不敢成家。”

  铁燕青悠悠地尝了一口熊掌野味,道:“母上,我看您后宫太风平浪静了,最近没有宫斗,是吗?导致您的主意都打到我的人身上了。”铁燕青向来是个看热情不嫌事大的人,但对莫如幻不同,他深知莫如幻现在一心谋划大计,心中并未装太多儿女情长。即便有,也不是凡夫俗女,而是那金州城的小老板林鸢。

  王后听完铁燕青之言后,脸上慈祥的笑容微微一凝滞:“哦,是吗?母上见你赏识莫少傅,便忍不住为他终身大事筹谋。”

  说罢,她的目光在两人间逡巡。莫如幻很快得知王后最终所计较的事情——给他许姑娘是假,试探他与铁燕青的关系为真。

  莫如幻笑笑,主动道:“感激王后宅心仁厚,只是微臣心中已有姑娘,不敢辜负她一片赤忱。”

  他话一出,大厅内无数姑娘面露怏怏不乐之色,显然都是失望之至。王后情绪则相反——她解除了一道危机,至少他与儿子只是简单辅佐关系。

  南宫星玥坐在铁燕青另一侧,默默吃饭,一副远离风浪中心的安稳自得。

  宴席散后,她被王后叫住了,王后很直接地问:铁燕青是否属意莫如幻?

  她一愕,也不知该不该说真话。

  王后到底是历经宫闱风浪,轻易堪破她的犹疑,又加重语气道:一旦皇子出事,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将军担得起责吗?

  南宫星玥咬牙,道:“属下明确皇子与莫少傅无任何纠葛!敢以性命担保!”

  王后颇满意这个答案,笑道:“南宫将军,你也知燕青是我家族的心头肉,也是圣上最钟爱的皇子,不管他在外头怎么玩怎么浪,生命多狼藉,但他一旦他回宫,便是铁燕青,我们四皇子。我们都有意培养他做接班人。你精文韬,尤擅武略,好好辅佐燕青,前程必然有可为!

  南宫星玥双手抱拳,低头恳切道:“谢王后提点。”

  不过王后的声音还没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内,铁燕青就淡淡在他耳畔道:“反正你辅佐谁都别辅佐我,我有四个兄弟,这皇位谁爱争便争去。你这次没有透露我的事,极好。”

  南宫星玥沉声答道:“臣不敢。恕臣愚昧,如您无心皇位,但又为何招揽莫少傅。”

  铁燕青细长妩媚的眼光划过一丝怅然,莫如幻再出色,自己本无心结交,但谁让他是那个呆子的主人,而这个呆子的主人又恰好需要这么一个身份予便利而已。

  铁燕青道:“南宫将军,你可有过喜欢的人?”

  南宫星玥愕然,下意识地摇头,“没有。”

  铁燕青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道:“不知情为何物,又无知又无趣。”

  说罢,他便走了。

  南宫星玥似乎被他这句话戳伤了,她低头打量自己一眼,灰色的长袍利落而无设计款式,丝毫没有一丝女性的柔美风情,的确毫无女人味,但她南宫星玥只懂持刀舞剑如何,只懂沙场点兵又如何,这就是她独特的人生,她所喜欢的人生。

  莫如幻第二天就受到铁趾王的召见,铁趾王有心考他,便出了一个又一个政论题考他,莫如幻都对答如流,御书房一干大臣也忍不住赞赏,最后铁趾王又道:“最近北夷扰我,莫少傅可有退敌良方?”

  其实莫如幻的定位只是一个授学少傅,作诗作文是他长项,文治更甚武功,论起打仗实在不是他这个头衔必须知道的内容。

  但莫如幻毕竟牢牢掌握着如梦令,他的耳目遍布天下任何一个角落,他也深知一直安分守己的北夷为何而战,他道:“兵家战法里,先知己知彼,北夷向来臣服铁趾,这数月以来不安分肯定有理由,据我所知,他们去年入冬之时遭遇了一场特大暴风雪,赖以为生的畜牧业遭受重创,只能靠骚扰掠夺我边境物资,勉强存活,按咱们铁趾惯例,自然是先兵之战之,只是北夷民风彪悍,骁勇善战,铁趾若出兵,必然也劳民伤财,我倒建议陛下可先礼之。”

  铁趾王饶有兴趣地问:“如何礼之?”他的幕僚之中多数主战,先杀他北夷个片甲不留,但据探子来报,北夷还有一万精兵,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

  “先借粮草,助北夷先度过这个秋冬,来年若再暴风雪,那便是天要灭他北夷。”

  有人当下就反对,“难道你就不怕把这只狗养大养肥了,到时候反咬主人一口吗?”

  说的极是,所以莫如幻又继续理顺了他的逻辑:“最基本的粮草当然只是按月供给,或者按半月供给。同时,我们的帮助也有前提条件,比如拿他们的部落酋长的大儿子做人质,据说这个大儿子是酋长最喜欢的女子所生,地位极高,如拿他当质子,北夷部落必然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主意并不算奇巧,但胜在保守可靠,这是铁趾王想听到的,于是他笑咪咪对莫如幻道:“你的主意甚得我心,有空多来陪我聊聊。”

  铁趾王是个外貌粗狂豪勇,但心思细腻,极为重视人伦的男子,他最喜欢铁燕青,一见莫如幻是铁燕青的少傅,又爱屋及乌,十分赏识莫如幻。

  莫如幻得铁趾王及王后的恩宠,很快就可自由出入皇宫,这为他亲自收集情报给与了无数便利。此次他随铁燕青进宫,单纯混个眼熟是假,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搜集铁趾顶层权力之间的信息流动。

  这便是如梦令存在的意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