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再一次吃闭门羹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165 2020.01.23 20:04

  金骁君如遇雷轰,她不是没有在莫如幻这里遭遇过闭门羹,但那是之前,现在她可是中州三姝之一,若和自己在一起,名利财权就如他囊中之物了,难道这人没有任何丝丝心动吗?

  那林鸢的魅力就这么强,让他死心塌地,矢志不渝吗?

  月光下,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你一定会后悔。”

  “我不会。”莫如幻声音坚定如铁。他现在也并不确定自己的心意,也没有真正流露过自己的心动,即便偶尔几次“坦陈心迹”,她也当做揶揄戏弄。

  就目前为止,虽然金州城众说纷纭,但实际上两人真没有擦出任何明面上的火花。

  金骁君闭眼又睁开,眼眸中,一阵尖锐锋利的复仇光芒取代了之前的难过,她一定会一点一点偿还今天所受耻辱。

  “你会。”她咬牙切齿,挤出两字。世间的人没有人能逃出财权名利的诱惑,如果有,那只是诱惑不够多而已。

  莫如幻面容浮现一丝云淡的风轻的笑,这个女子和数月之前的自己何其相似,眼眸中,心眼里只有一股复仇之火在熊熊燃烧。

  “夜已经深了,金小姐早点回府吧。”

  “不用你管。”金骁君恼道。既然不愿意和她在一起,又何必假惺惺,装得这般关切自己呢。

  她朝不远处打了一个手势,顿时,几名藏在暗处的黑衣保镖飞到金骁君身旁,听候下一步指令。

  “此刻,我真想让你死。”几乎是一字一句,每一个字都包含着金骁君无尽的痛恨。城主大小姐何曾受过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的内心不仅包含失落,现在更多的是一种耻辱。

  旁边的几个黑衣人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似乎只要等金骁君说一句,他们就会一起进攻,将莫如幻砍成肉泥。

  但金骁君到底还是没有下令,她道:“你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的。”

  说罢,她铁青着脸离开了朱雀湖。

  莫如幻盯着她的背影,他莫如幻如今家破人亡,孑然一身,又何惧这种小小威胁。现在真正能让他思索的便是刚才这几个黑衣人,这几个人黑衣人衣领口绣着几个小字,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所绣位置和那日追杀南宫星玥的杀手的衣服一模一样。

  目前,如梦令并没有调查出那日的杀手归属哪个江湖组织,莫非他们是金家安排?

  为何金家要刺杀南宫星玥呢?

  如果是凤钰国与铁趾国的安排,他能理解,毕竟谁也不想看着铁趾在武绝南宫星玥的辅佐下,做大做强,但关金家什么事呢?他们基本是中立的。,除非他们现在已经暗暗扶持某一势力了。

  今晚便要加强对金家的监控了,他

  他信步回到云来栖,发现阿莱的房间微亮着灯光。

  这么晚了,阿莱还没睡?

  金骁君回到自己别院时,发现父母亲都在她房间等着她,似乎要商量什么大事。

  “去哪了,现在才回,眼里还有没我们。”金光雄脸色铁青,对女儿半夜才归宿的行动很不满,她现在代表的整个金家,个人安危至关重要,平时不懂事也就罢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金骁君本就难过又愤怒,父亲的一顿诘责让她更烦躁,她冷着脸,没有说话。

  金夫人这时打圆场,“骁君啊,我们是想找你商量,你到底是想嫁凰政为妃呢,还是想嫁给那钰司命。”

  “我谁也不嫁!”

  “那怎么能行,女子终归是要嫁人的,而且嫁一个好郎君,后半生锦衣玉食,凡事不忧。现在两个响当当的角色让你选,咱们肯定要趁机选一个呢。”金夫人压低声音,劝女儿道。她平时作威作福惯了,但在女儿面前一直扮演着慈母角色,有爱心,更有耐心。

  “可我两个都不喜欢。”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慢慢来吧。”

  金骁君想起自己刚被莫如幻拒绝,心灰意冷,暗想着嫁了算了,至少这两人都是世俗意义上的绝世良婿。

  可凰政她从未见过,听说他虽勤于政事,但不善国事;而那钰司棋,似乎时时刻刻有所图谋,让人无法产生信任之感。

  她真的无法做出让自己心服口服的选择。

  这时,金光雄突然插嘴道:“你得嫁给钰司棋。”

  母女愕然,“为什么?”

  金光雄屏退房间的下人,压低声音道:“我曾得一预言,骁君乃凰鸣天下之命格,娶她的夫君最后一定能统一中州大陆。”

  “那不更应该是凰政吗?”

  金夫人花容失色,但女儿金骁君显得淡定些,她已经是三姝之一,为何不能成为母仪天下的

  “凰政不行,他现在守先祖传下的江山都颇显艰难。不要指望他。”

  金夫人问:“难道是钰司棋?可他是私生子啊,钰司命现在还好好的,再怎么统一大陆,也轮不着他一个棋王啊。”

  金光雄道:“虽然现在论辈分和血统,钰司棋压根无法继承大统,但只要他有能力,有野心,我们便无需计较那么多。”

  钰司旗这两日亲自到城主府,私下找他商议他的大计,把所有可能都计算进去,排除可能风险,一步一步,最后推导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通过自己的舌灿莲花与实力展示,获得了金光雄的信任。

  金光雄急于论证那个预言的真假,但又嫌弃凰政的无能无为,选择的天平便倾向了更具备潜力的钰司棋。

  “可我更不喜欢钰司棋,他为人谄媚,城府又深。”金骁君道。

  “你真傻,凡成大事者均有城府。再说,你对你谄媚是因为属意于你。”

  “他不是好人。”金骁君又继续反驳父亲的定论。

  金光雄摸着下巴的山羊胡,反唇讥道:“我的好女儿,你何时这般单纯了?”

  金骁君哑口无言。虽然金州城远不及一国,但政事龌龊,勾心斗角,这些年,她就没有看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就连自己,虽未为大恶,但小恶不断,严格来说,可能和钰司棋半斤八两吧。

  但金光雄并未完全说服她,她要再开口时,金光雄粗暴地抢过了话头:“你就别想着那个什么莫如幻了,丢人!连给你提鞋他都不配。”

  金夫人秉承着以夫为纲,她自然站在金光雄一边,忙忙点头。

  金骁君心烦意乱,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要睡了,一切按你们的安排就试了。”

  这对夫妇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