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捡个大佬成女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反派心里的小九九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2475 2019.12.03 22:15

  城主府,夜未眠。

  造访金州的凤钰国棋王爷——钰司棋得到了金光雄最高规格的接待,被安排在西厢客房。

  西厢客房与城主书房仅隔一个大厅。当夜,钰司棋久久不能入睡,便披衣在庭院中静坐。他见书房灯火通明,便踱步到了窗户,悄声打量里头的情况。

  此时,金骁君正和一干幕僚商议开业的流程细节。

  金骁君衔着金汤匙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在莫如幻身上投注了全部感情,其他还能让她有兴趣重视的东西便是这如归客栈。

  如归客栈后天开业在即,唯一的掌舵者金骁君意气风发,脸庞如受朝阳映衬,明艳之中,又饱含着生机。

  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具体的人员分工:“明天,秦先生、赵先生两人负责装饰会场,胡先生负责核实达官政要及家属是否邀约到位,李先生你帮忙管理演艺班子,罗先生你负责酒宴这一块,安保这块由护卫队队长负责,整个财务支出由我堂弟金啸声负责。整个环节,我不允许有任何错误,你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否则当心你们俸禄和人头。”

  这两个关键词戳痛了房内一干幕僚的心,本昏昏欲睡的几名老人立马提起了精神,坐直了身子。

  在外悄然旁观的钰司棋心中不由赞赏她的利落风采,好一个美貌英气的小女子。

  凰世岚以美色闻达于天下,南宫星钥以武功著名于朝堂,那这身兼优越家世与雷霆作风的金骁君会不会是最后一名未被明确的三姝?

  他饶有兴趣地在外旁观许久,慢慢地对金骁君涌起一丝好感。

  他目前尚未娶妻,盼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娶到一个家世强大到可助他前程的女子。目前铁趾有三位尚未婚嫁的公主,凰典国凰政只有独子,其他王公大臣要不本身就不受宠,受宠家族的适婚女子要么就骄纵无知,惹人嫌弃……

  这金州城面积广大,独占一方地利,商业发达,城主也是世袭制,以后这金州还不是金光雄的独女金骁君的吗?

  念及此处,心思向来深沉、镇定的他竟然忍不住发出一声低笑,这声低笑可惊醒了里头好手,有人警觉道:“谁在窗户偷听?”

  他不得不主动进门,朝金骁君作了一个揖:“久闻金小姐大名,今日得见果然英姿飒爽,

  实令司棋仰慕。”

  金骁君冷冷地看着他,中午父亲道凤钰先帝的私生子会造访府中,要她自己凡事收敛些,当时她以为来的是什么人中之龙,没想到和从小见过的那些谄媚的纨绔子弟没什么两样。

  钰司棋何等聪明伶俐,他一见金骁君的脸色,便知道天之娇女的金骁君厌恶被恭维,他又立马改变谈话风格与方向,道:“本王睡不着,无意中听到了金小姐的开业大计,请金小姐见谅。”

  “见谅谈不上,如果棋王爷睡意酝酿够了,便早点歇息吧。”金骁君下起逐客令。

  钰司棋内心不满,但表面却一派泰然,他道:“刚才金小姐的安排可谓是面面俱到,但还是有一处重要的遗漏。”

  “棋王爷莫卖关子,直接说吧。”金骁君实在是很没耐心的人,对这个堂堂的一国王爷也没任何客套语和敬辞。

  “金小姐之前苦恼如何营造更红火的氛围,对吧?请演艺班子的确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何不再多花点钱聚集金州全城百姓吃一场流水宴。一来,告知他们如归客栈的来头和实力,二来也拉拢了人心。”

  金骁君沉思不语。钰司棋的确很有道理,近年来金家家族高高在上,作威作福,越来越不受百姓喜欢,趁着这次开业,在客栈外头办一场万人流水宴,既红火,又拉拢了百姓。她绽出一个笑,“棋王爷良策,小女深感佩服。”

  其他幕僚也随着金骁君对钰司棋竖起了大拇指,纷纷称赞他位经验丰富的智者。

  钰司棋谦和道:“过奖过奖。夜也深沉,我便不打扰各位。”说罢他退出了房间。

  见好就收,钰司棋最懂交往的手段。

  他这招的确挽回了金骁君对他的坏印象。金骁君见他离去后,便宣告会议结束,照商议的决策执行便好。

  贴身侍女彩虹伴金骁君回闺房时,道:“这棋公子地位显赫,风度翩翩,小姐,你可要好好把握呢。”

  金骁君:“多嘴。”

  彩虹噤声不言,但金骁君却由此想到了莫如幻——这栋客栈是因他而建,现在她因此找到了自己价值与乐趣的所在,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他,她已经派人邀请了莫如幻,但不知道后天他会不会来?

  林鸢云来栖现在十四间客房。

  自从她的消息放出去后,前来投宿的人越来越多,昨晚就供不应求,今早又来了一两拨人。

  林鸢不由心急,谁知道名人效应在古代那么好用,小白的招牌一拉出来,客栈生意竟然如此火爆。

  她招来的这些客人要是去其他小店投宿还好,若是去了金骁君的如归客栈,岂不是给别人平添了生意。

  这时,卿玿年下楼,想点早餐吃。

  不知为何,林鸢见他就不由自主产生了一种沉静之感,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沉着气质,温润如玉,幽静似竹,如果说活泼外向的洛熙殷如一团烈火,那他便是一汪清泉,至于莫如幻,他如真如幻,时有戏谑揶揄,时有镇定智慧,时有广阔阅历,像极她家乡的那片海。

  “林老板,上次听说你去了南疆城,一切可还顺利?”卿玿年打断她的沉思,含笑问他。

  “还好,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我已经帮你和拍卖行徐老板谈好了,他要是有合适的宝贝会与你合作,你无需再去凶险异常的南疆城了。”他的声音也如一汪清泉,清越又温柔。

  呃,无事献殷勤,别有用心。林鸢也不敢全部相信他的言辞,客套地答谢着:“卿公子这么仗义,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此次,您是来金州探亲还是游玩呐?”

  卿玿年道:“家姐说金州民风开放,商业发达,要我前来考察下市场。”

  林鸢表面风轻云淡,内心却如翻江倒海,什么,卿玿彤要来金州拓展市场?有她这么一个巨无霸的存在,那自己还有什么活路?”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这番创业可不比21世纪激烈啊,她生出一股严重的危机感。

  “听说令姐很善于粮油,盐业方面的经营,她是女子中的楷模,我真是极为佩服啊。”

  “不过她也很辛苦,想必林老板经商也不容易吧,看你也忙来忙去的。姑娘家的,其实不要干这么累的活,你们应该轻松些的。”

  林鸢的眸光瞬间熄灭了,她本以为这个男子的观念应该更先进前卫,对女性的价值应该更认可,没想到堂堂韬略学院院长之子,内心也抱持着这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

  其实这些话本身毫无破绽,但林鸢在这个世界听了太多性别偏见的话,所以更敏感,也更反感。不过反感归反感,林鸢也能接纳多元的声音,她整理好情绪后,笑着道:“闲着也是闲着,做一门生意不求赚多少钱,打发下时间也是好的呃。”

  卿玿年笑笑,不再出言。

  不久,很快有一干侍卫抬着轿子,前来迎接他。

  “卿公子,我受城主之命,请您下榻城主府叙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