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星阿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迟到的资料

星阿游 闲来不趣 2075 2019.12.17 22:42

  人会因为什么原因讨厌另一个人,以前的陶离会告诉你,“这个问题太无聊,若真讨厌,不理会就是”,

  可对上面目可憎的奎启,陶离觉得不理会太便宜他了。

  “说吧,别浪费时间,耽搁我们逛街”,

  “就是,讨厌鬼你想说什么,告诉你,我们可不是被吓大的!”“不过臭梨子,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还理这个讨厌鬼”,

  “啊,我知道了”,小西突然蹿到陶离身前,指着奎启鄙夷道,“你该不会是想把我们拖在这里,耗费我们精神力的同时让你家殿下休息,明天好继续压着我家阿离,你也太阴险了吧!”

  “不行,我得翻翻刚才的排名,糸亚该不会是倒数第二吧?光顾着自己的成绩,太失策了”,

  说罢竟当着奎启的面低头翻数据,

  “……”

  陶离觉得小西比自己更适合言语战争,精准打击能力比她强太多了。

  虽然有些无厘头,但陶离看着奎启那越发黝黑的干尸脸,还是不厚道的笑了,“是得好好查查,”

  “啊!找到了,真的是倒数第二”,翻数据的小西一愣,与陶离对视一秒,瞬间跳脚,“他,糸亚他,不会是走后门吧”,

  “也太巧了”

  “臭梨子,你说是不是?”

  “嗯……”陶离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无厘头吐槽转眼变成现实,陶离觉得还是别追根究底了,反正看奎启那模样,达到目的就行。

  “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简直……无可救药!”

  “碰上这种学员……”

  “你说什么?”陶离一愣,对奎启后一句话不太理解,这话实在不像是从一个保镖嘴里说出来的,倒像是……

  哼!

  脑子飞速运转的陶离被这声冷哼打断,又因为接下来的话分了心神,“殿下的身份比较敏感,目前属于机密,你身为第一军校的学生,保密条例要不要我替你复习一遍?”

  “不必!”

  “那就好”,奎启说完,便匆匆离开,似乎再懒得看陶离一眼,那模样,可真气人。

  想到刚才脑中一闪而逝的猜测,陶离飒然一笑,带着小西继续往深处走去,

  “还想吃什么?”

  “阿离,那个人好讨厌哦”,

  “嗯”

  “我觉的他最讨厌了,比下午的讨厌鬼还讨厌”,

  “嗯”

  “你不生气吗?”

  “生气啊”

  “那你……”

  “我在想,明天怎么搞个大的”,(如果猜测成真的话,作为糸亚的贴身保镖,可能性确实挺大,得好好准备了)

  “啊!?”小西突然定住,不动了,也不跟着陶离飘了,似乎是在消化陶离话中的意思,又似乎,又死机了。

  又……

  今天第二次了,陶离面露担忧,下意识瞥了眼头顶的星宫,小西似乎在精神世界中特别容易死机,是意外?还是因为某些东西?

  得找个时间验证一下,若是不对,以后还是少进星宫,老头的话也不能全信。

  “啊,你明天打算出力了吗?咱们终于不用倒数第一啦”,

  “那你再努力努力,咱拿个第一呗”,

  “把今天的遗憾补回来”,

  什么叫眉飞色舞,陶离看着小西,完全不用想象就能感受,鲜活的完全不像个终端,而且,完全没有死机后遗症,似乎在小西的数据了,刚才的死机并不存在。

  “如果能查查它数据库就好了”,陶离暗想,却发现小西瞪着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兴奋中带了些许关切。

  不用想也知道小西为什么是这种表情,陶离只觉得心里暖暖的,担忧暂且隐下,

  “为了明天的第一,我们别浪费精神力了,走吧,回去睡觉”,

  “对对对!我们赶紧走,不能让讨厌鬼的阴谋得逞”,

  紧张感自不必说,似乎陶离如果不在下一秒离开星宫,它就再上演一次碎西瓜,惹得陶离摇头失笑,也不说话,却从善如流地离开星宫。

  再说奎启,在陶离那里吃瘪之后,带着一肚子气离开睡眠舱,此时已接近深夜,除了外边的常规照明,整件屋子漆黑一片,衬的那张黑脸越发恐怖。

  安静,明明站在客厅,却仿佛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持续了好几秒,才又有脚步声传来,却不见人,直到一声“打开照明”的命令响起,整个客厅突然沉浸光明,再看奎启,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了。

  这是与陶离宿舍几乎完全一致的宿舍,除了多了几个可怜的沙发,外加一个高脚金属桌外,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整个宿舍只有一个睡眠舱了吧。

  滴滴~

  突兀的提示音,打断奎启的沉默,打开终端一看,正是他之前吩咐天脑发给他的关于陶离的详细资料,因为临时接了保护殿下的任务,没来及看就匆匆进了星宫,

  差点忘了,

  伸手点开资料,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多添一道紧皱的眉头,只因上面只有寥寥四字,

  “权限不足”

  沉默卷土重来,奎启一动不动地盯着终端半晌,若是离的足够近,或许能听到他嘴巴里无意识的呢喃,

  “权限不足,权限不足……”

  “保密条例,呵~”

  一声轻笑,打破死寂,也使得僵硬许久的面部表情皲裂,多了抹似笑非笑。

  而最早离开的糸亚,并没有如小西想象那般的早早休息,反而窝在吊椅上左摇右晃,手里的终端光线明灭,衬的脸上表情丰富多彩。

  “还是不好,不可爱”,

  “哎呀”,烦躁地揉了揉已经乱七八糟的头发,糸亚从抱枕中抬头,哭丧脸道,“不满意……”转头看了眼宿舍另一边持续绿灯的睡眠舱,糸亚狠狠地敲了下脑袋,“忍住!”

  “忍住,我可以的!”

  “嗯,加油!”

  双手握拳,用尽全身力气给自己鼓了个劲,糸亚恋恋不舍地从对面收回目光,埋头继续捣鼓终端,只是苦了一旁的盆栽,其上的花瓣都快被薅秃了。

  然后是叶子,

  终于,盆栽上只剩两片孤零零的叶子时,糸亚跳下吊椅,趿着拖鞋一路小跑到另一侧的睡眠舱前,按下呼唤按钮。

  “阿黎阿黎,快起来,给你看个东西”,

  “阿黎”

  “阿黎”

  一边喊,一边重复按着唤醒钮,“起来没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