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星阿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数据库

星阿游 闲来不趣 2041 2020.01.15 21:15

  “不是灾难面前”,陶离叹息,

  “什么?”

  “不是灾难面前还能美好,而是一直美好,灾难面前也不曾改变”,说话间众人进了房子,预料中的整洁与舒适,瞬间便让人卸下所有疲惫。

  糸亚沉默,意料之中的答案,却让心情开始不那么沉重,大概是因为环境太温暖了吧。

  简单修整过后,众人围坐在圆形客厅的沙发上,旁边立着尽忠职守的机器人,依旧是殷戈先开口,似乎对任务有别样发执着,

  “我觉得我们可以申请天网权限,参与清缴反动势力”,

  话一开口,就被封黎摇头否定,“罪犯也有活着的权利,当然,除了个别穷凶极恶的罪犯,但那肯定不是我们能应付的局面”,

  见殷戈还想坚持,封黎继续解释,“对于这种特殊人群,管理局肯定派遣专门的小队处理了,我们来的时候飞船上那么多人,新生只占极少部分”。

  这话一出,大家都懂了,不是殷戈的提议不好,而是什么能力干什么事,不自量力这个时候会死人的。

  “要不……我们去港口帮忙维持秩序?”糸亚小心翼翼开口,换来集体白眼,天脑自己就能干的事,他们去掺和什么,嫌资源不够浪费?还是嫌一号小队名字不好听?

  “那我们干什么啊?”将自己摔进沙发,糸亚声音闷闷,“感觉我们就是累赘”,

  “自信点,把‘感觉’两个字去掉”,

  “啊!?”

  “对处于倒数计时的星球来说,我们这些毫无经验的小队可不就是累赘”,

  “那为什么……”糸亚皱眉,突然想到封黎私下跟他说的猜测,不会那么倒霉吧……心里忐忑,话语上自然没那么理直气壮,看的陶离频繁侧目,却终究什么也没问。

  “那你有想法吗?我们的任务”,“总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干吧”,手中的玩偶被捏了又捏,糸亚有些烦躁,更多的是担忧。

  这担忧写在脸上,谁都看得出来,只是除了封黎,旁人不知其中深滋味。

  “去数据库怎么样?”

  “数据库?”糸亚疑惑,封黎面无表情,殷戈却开口(今天他说的话竟然比以往加起来都多),“管理局肯定早转移过资料,就算没转移,这次撤离也会带着,我不觉得去数据库还有价值”。

  以天脑的能力,压缩整个珀加星的资料也不过一个小时的功夫,殷戈真不觉得去数据库搬些已经备份过的资料有任何意义,清除哪怕一个恐怖分子,都比它有价值。

  毕竟这是一次预备了二十年的撤离任务,又不是什么突发意外。

  可这些东西陶离何尝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会被投放到这片区域?”

  “有区别吗?”糸亚不解,又换来白眼,

  “你这是陷入思维误区了,随机投放,平时没什么区别,毕竟交通方便,可从我们降落到现在,你可看到过一架飞梭?”

  “难道是被征用去运送民众了?不对啊,飞梭又不是穿梭机,出不了外太空”,糸亚仍没反应过来,被封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看的陶离直挑眉,

  “你以为这是哪?二十年前就发过预警,管理局能没有预案,飞梭应该是被改造过”,

  “哦……”又捏了捏手中的玩偶,糸亚突然蹦起来,“我知道了,所以我们是被有方向的投放,距离这里最近的是数据库!”

  “可是数据库里能有什么任务?”

  “我也想知道”,陶离摊手,看了眼一直若有所思的封黎,她可不会再把他当普通保镖看,“你觉得呢?”

  大概是从飞船上封黎分析此次任务的目的时开始吧?亦或许是更早时糸亚说他情愿不要任何特殊照顾也要封黎陪同,又或许只是封黎始终沉默不言给人可靠的感觉?反正陶离不会像初次见面时无视他,

  即便他有时候也说不出什么可靠建议。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殷戈呢?”

  “听你们的”,

  “那好,修整一晚,明天一早去数据库”,陶离拍板,无视蹦蹦跳跳的糸亚,也屏蔽了他嘴里的嘟囔。

  珀加星的夜晚与陶离见过的都不同,所以当粉紫色的天空渲染大地,又被彩色玻璃折射到众人脸上时,有人片刻恍惚,有人被突散微光的照片吸引,

  “这是什么?”糸亚动作最快,在机器人想要阻止时,已经蹿回沙发,“是一张照片!什么年代了,还有纸质的照片”,

  “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

  “什么意思啊?”翻转着照片,糸亚皱眉,神情疑惑,“等等,上边还有个人名……陶……陶婉?”

  “我看看!”

  突然激动的陶离一把抢过照片,明明糸亚就坐在不远处,她却连动作都等不及,直接用上了精神力,

  这是一块石头的照片,甚至算不上风景,拍摄的人似乎只想突出石头与石头上的字,所以整张照片算不上好看,更遑论艺术,可就是这样一张照片,却被此地主人郑重其事地摆在客厅,当然,这不是陶离失态的原因,

  石头也罢,题词也罢,陶离关心的,只是那藏在心底的名字,

  还有那看了无数遍,念了无数遍的字迹。

  “怎么了?”依旧保持着拿照片的姿势,糸亚愣愣发问,一旁的殷戈虽不说话,但也是一脸关切,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下,陶离突然落泪,一点一滴的,从眼角滑落,

  “怎么了怎么了?”糸亚慌张,想要找纸巾,可一时半会哪来的那东西,急的他不知所措,幸好封黎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手帕,糸亚这才不再跳脚,小心翼翼递到陶离手上。

  “抱歉”,

  有多久没情绪失控了?似乎从小黑屋之后就再没有了,安抚似的拍了拍持续震动的终端,陶离抬眼面对众人,“一时没忍住”,

  “照片有什么特殊吗?”心里只有任务,一直沉默的殷戈突然开口,让陶离微怔,

  “照片没什么特殊,特殊的是照片上的名字和字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我母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