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星阿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现实

星阿游 闲来不趣 2090 2020.01.31 21:16

  “我是南啸,我的任务是护送星石!”郑重其事的解释,包含了说不尽的信仰,陶离沉默,突然不想再试探。

  “诱饵只针对帝国间谍”,(至于你,他们只是试探,这话南啸没说,他相信了解全部实情的陶离会理解)

  “虽然二十年前……”流利的话突然踟蹰,南啸沉默片刻,在陶离希冀的目光下扭头开口,“联邦还不至于这么草木皆兵”,

  “所以你知道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陶离的声音有些颤抖,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颠覆认知,她一直以为,父母是任务中出了意外,老头一直隐瞒的,也只是父母不在了的事实,以为自己要面对的不过是因老头走了想要打秋风的某一些人,

  却没想到现实却是这样的残忍,

  父母的失踪不是意外,星石似乎只有母亲有办法处理,所谓想要打秋风的某些人,目标其实是自己,惦记自己是不是也如母亲一般,能处理星石,或者说,有办法处理星石……

  陶离沉默,活了十八年,浑浑噩噩了十八年,如果南啸说的是真的,陶离甚至无法想象,最后那两年父母过的是什么日子,又是在怎样的情形下生下自己,

  甚至有一瞬间,陶离怀疑压垮父母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不是就是刚出生的自己?

  恍恍惚惚梦中去,惊闻己身是罪人!

  但错的是自己吗?

  不是!错的是那些充满野心的阴谋家!是那些贪婪的魔鬼!

  一颗种子,悄然在陶离心中萌芽,旁人却一无所觉……

  “你别想太多,我也是在资料中知道你母亲二十年前有个任务出现意外,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而且,星宫运转良好,显然星石是不需要更换的,你看,现在还多出一颗不是吗”,不知是不是察觉到陶离所想,南啸安慰,可惜并没有能说服人,

  “难道不是因为联邦二十年来没有扩张星域”,陶离腹诽,“一旦有了足够的星石,以联邦的军事储备,扩张是迟早的事”,这话陶离没有对南啸说,估计以后也不会对任何人说,

  陶离可不认为那些充满野心的大人物会放弃,但看南啸顾左右而言他的眼神,陶离明白她不能刨根究底了,

  “只有帝国间谍?”陶离看着南啸,也想通了李密说‘这次行动不针对她’的意思了,如果南啸说的是真的,那整个联邦跟母亲有关系的也就只剩自己,和降渊星了,在情况明朗之前,那些人可不会让她出事,

  这是机会!

  要趁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有所准备,陶离告诉自己,虽然不知道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但想也知道无非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或许中间还有权利的诱惑,不管怎么样,想要查清楚二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想要不被那些人左右,陶离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

  目光坚定的陶离再看犹豫不决的南啸,心中因母亲升起的那点好感被强行压制,“你必须尽快做决定,救援队来了”,

  是去是留,一念之间。

  以南啸目前的身体状况,如果没有陶离小队的配合,肯定是要被救援队带走的,被黑蚁咬是意外,陶离的态度是另一个意外,两相结合,让南啸的计划不得不一变再变,

  “我知道你肯定会对星石好奇,但事关重大,我只能让你研究五分钟”,

  “单独?”

  “在我的监管下!”

  南啸态度强硬,陶离也不想就此放弃,错过这次,以后再想近距离接触星石就更难了,毕竟,联邦可没有那么多处于毁灭中的星球。

  花园里的树枝被突如其来的飓风吹的四散,接着是灌木,机器人已经奔出去要求他们不能破坏民居了,陶离与南啸还在对峙,

  “五分钟已经是极限,我可以保证这五分钟没人知道你接触过星石,天网都不能”,

  “成交!”

  陶离起身,毫不拖泥带水,倒是让南啸一愣,眼看陶离已经到门口,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不好奇我的任务了?”

  “你不是都说了吗?”站在原地的陶离扭头挑眉,“怎么,突然想说实话了”。

  沉默,沉默在南啸周身蔓延,却惹得陶离轻笑,“好好休息吧……”

  “谁被咬了?”一队身穿特种作战服的“医生”在机器人的带领下进入客厅,刚好与走出房间的陶离遥遥相对,周身的铁血气势,压的所有人喘不过气,

  陶离目光一闪,与封黎对视一眼,后者看紧糸亚,陶离开口,

  “报告教官,人在沙发上!”

  “你就是陶离!”领队的上尉除掉面罩,陶离这才发现对方竟是个风韵犹存的美人,只是美则美矣,眼神太过侵略,让人不舒服,“没想到还是个小绵羊……啧啧”,上下扫视了陶离好几眼,陶离相信她绝对是打算环视自己,如果不是队友突然抓住她手腕的话,

  即便如此,从她嘴里说出的话还是让陶离不喜,“不知道他见到你这幅模样会不会失望,他当年可是联邦军神!”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他’是谁,但如果是关心我的人,想来我什么样他都不会失望的,你说呢,教官?”

  “牙尖嘴利,目无尊长,替你父母好好教训你!”上尉说着便要攻击,却被陶离扔出的小西阻止,

  “检测到我军军官不明攻击,同步上传开启,天网监督开启”,

  尚未迈出的步子被迫停下,刚想说话,却被小西毫无感情的语音气的面目可憎,“判定结束,判定为恶意攻击,请上尉贝特立即到指挥舰报道,接受调查,重复:请上尉贝特立即到指挥舰报道,接受调查”,

  “好!很好!好的很!”贝特还想说话,却被同一人拽住,面罩打开,是一个面部有刀疤的男人,只见他看了贝特一眼,没有说话,却让怒不可遏的贝特瞬间冷静,示意队友去将沙发上的伤员抬走,男人深深看了陶离一眼,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令人忌惮的是,贝特竟也一言不发,跟着离开。

  一行人来的快走的也快,除了陶离,还有躺在房间的南啸,其他人一头雾水,不明白好好的救援队怎么就对陶离出手了,不对,是不明白陶离好好的怎么就跟救援队杠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