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星阿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质问

星阿游 闲来不趣 2024 2020.02.22 21:45

  “任务总算是有点步入正轨了”,陶离感慨,几人又商量了点其他细枝末节的东西,便早早告辞,让陶离休息,

  一夜无话,倒是小西时不时震动一下,似乎是在撒娇,反正陶离是笑着安抚,并保证等任务一结束就带她去星宫吃好吃的,这才安抚住躁动的小西,

  至少在贝特等人看来是这样,但这引起的后果,现在却看不出来,也就不多做描述了。

  第二天一早,陶离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起床后发现大家都做着任务准备,至于喧闹的源头,却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只不过气氛较之前的客气拉拢,变得剑拔弩张,

  “为什么?”安娜红着双眼,死死地盯着封黎质问,却被焦急赶来的糸亚阻挠,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太闲了就赶紧去做任务,纠缠我们算什么事?”

  “我只想要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凭什么给你解释!你谁啊?”安娜倔强的模样让糸亚瞬间炸窝,“摆这幅受伤的样子给谁看啊,谁欺负你了,不一直是你自作多情?哦,现在判断错误了,跑来赖我们了?”

  封黎拉了下糸亚胳膊,却被他一把甩开,“要解释是吧?好!”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没来的也被糸亚的大嗓门喊来了,看见红着眼睛的安娜,沉默的封黎,还有义愤填膺的糸亚,纷纷议论起来,都是并肩战斗过的队友,安娜与封黎的那点误会大家也都知道了,此时看着糸亚咄咄逼人,还是有人心里不舒服了,

  “算了吧,都是队友”,

  “我也想,人家不依不饶啊”,糸亚心里有气,几次三番的被纠缠,今天他说什么也不能轻易过去,

  “要解释是吧?”

  安娜不说话,眼神却表明了一切,气的糸亚牙痒痒,

  “好!解释!”糸亚反手拉着封黎,“他,封黎,我从小一起长大,同生共死的兄弟!你一开始嫌他不去你的队伍,那我问你,你凭什么让他去,就凭你那分不清是非的脑子吗?”

  “你……”安娜反驳,却被糸亚打断,

  “你什么你,如果你看清我们的关系却只拉拢阿黎,那是你别有用心,如果你连我们的关系都看不出来,那不是没脑子是什么?”

  “我不是来跟你们辩解这些”,深吸一口气,安娜控制情绪,之前是她被偏见蒙住了双眼,看不清陶离的实力,但今天不是来说这些的,“我只想问他为什么一直不解释!”

  “解释什么?”糸亚被气笑了,“自己判断失误,反过来还要我们解释?既然这样,我替阿黎解释,‘对不起,我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厉害,是我错了,我以后努力’,可以了吗?”

  一声轻笑,不知从哪里发出,瞬间让安娜涨红了脸,“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生气的,不就是阿黎一直没解释自身实力,让你误会吗,可你也不想想,做判断的是你,误会的是你,一直来来回回纠缠的也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再来纠缠阿黎要解释!还是那句话,你以为你是谁?”

  “你……你们……”颤抖的身体,哆嗦的手指,无不显示着安娜心中的愤怒与羞愧,糸亚却突然偃旗息鼓,

  “走了,一会还任务呢”,说罢拉着封黎朝陶离的方向奔来,倒是神情愉悦了,再看安娜,却是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全然没了往日的自信,

  “她是我室友”

  “啊?”糸亚呆住,瞬间有些委屈,“你不想我这么欺负她”,

  “你还知道是欺负啊”,陶离扶额,这得理不饶人的性格,也不知道哪学的,

  “那我跟她道歉?”

  “不至于”,糸亚磨磨蹭蹭的模样让陶离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错的又不是你,你道什么歉”,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我这边的”,又要张开双臂扑陶离,被封黎及时拉住,糸亚也不尴尬,依旧嘿嘿直笑,“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

  陶离无语,再抬头安娜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也就不再关注了,

  因为要跟南啸一队去中央核心,陶离比糸亚他们率先出发,一行人又走了一遍之前走过的道路,快到刻字石的时候,南啸突然停下,

  “要不,我们换条路?”

  “你不想再看到刻字石?”

  意料之外的反问,让南啸的嘴不由自主地抽搐,“应该是你不想看到吧”,

  “我还好”,陶离微笑,“能多看一次的机会,我为什么要错过”,

  这话南啸不好反驳,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你真看得开”,

  “不是看的开,是我很容易满足……”能看到已经很不错了,再说刻字石里边留了母亲的馈赠,即使作为纪念,陶离也不介意多看几遍,

  “你不伤心?”

  “这话你不是问过?”

  “有吗?”南啸挠头,引来陶离的侧目,

  “你还说特别崇拜我母亲”,

  “真……真的?我这么说了?”怎么没一点印象,南啸尴尬,尤其是说这话的时候众人刚好能刻字石,更尴尬了。

  “当然”,陶离面不改色,抬头看了眼刻字石,“我想替母亲跟你说一声谢谢,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南啸摆手,“这是我的荣幸”,

  “那就好”,终于到了刻字石前,陶离站定,背对着众人,看不清表情,可仅仅那沉默的背影,就让众人下意识屏息,不敢出声,怕惊扰了她,

  “阿器,帮我拍张照片”,半晌,陶离终于转身,同时望向南啸,“要一起吗?”

  “啊?”突如其来的邀请,令南啸一愣,转而笑道,“好啊”,说着走上前去,与陶离一左一右站立在刻字石两端,盯着阿器的眼睛准备灿烂一笑,

  与此同时,一道悠悠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令南啸瞬间浑身僵硬,“你到底是谁?”

  转头望向陶离,却发现她盯着阿器的方向微微一笑,如塞尔那湖上的微风,浸人心脾,咔嚓一声,刻意做出的特效声,将这一幕定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