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域幻想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大德气运

仙域幻想世界 因无忌 3617 2020.06.30 14:36

  飞扬再次见到丰山是在离着因特蓝总舵很远的一株大树上,丰山化做一只乌鸦蹲在枝头远远地看着,飞扬有些纳闷的也化作一只稍显老态的乌鸦蹲在旁边问道:“怎么蹲这么远?”

  丰山看着这只老鸦冷冷一笑,答非所问道:“你这点便宜也要占?”然后就看见老鸦不知从哪叼出一只黑幽幽的迷你狗子放在胸前,乐笑了:“哟,有备而来啊,乌鸦天狗么这不是。”

  “去去去,什么乌鸦天狗,你仔细感应感应?”老鸦歪着头斜眼瞅着丰山。

  丰山感应了一下,一股纯净熟悉的仙道气韵从小狗身上浮现,鸦眼都瞪大了:“嘶……丰山参见魔主大人!”

  老鸦扑棱着翅膀就给了他鸦头一下,扇了丰山一个趔趄:“作死呢,别瞎喊,这是魔主大人送我的宠物。”

  丰山有些不明白了,这厮回去明明该受罚才对,怎么还领了赏呢?虽然是一只没啥用的小狗,但毕竟有魔主大人的气息贴身相伴,意义非凡啊。“魔主大人肯定上了你的当,你等着,等我见到魔主大人肯定揭穿你。”

  “行行,爱去不去,你先告诉我为啥蹲这么远。”两人相爱相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魔主大人还没出世之前,他们便是这么搭档任务的,飞扬并不放在心上,再说有了那只神秘小猫,还有谁能骗魔主。

  “那人很可怕,我感觉他能看见我,那天他坐在树上一直对着我在的位置笑,笑的我浑身不舒服,我就蹲这来了。”丰山神色严肃得说道。

  “这么玄乎?我来看看。”飞扬习有一门真眼魔瞳,与仙门的千里眼神通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可以千里之外秋毫必现,此刻运将起来,老鸦瞳孔内魔纹遍布,丝丝黑气从眼角逸散,视距瞬间拉远,因特蓝总舵近若咫尺,一下就找到了目标。

  其实也很好找,那人很高调,坐在一株大树上,那株大树飞扬有些印象,记得原本是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是院中乘凉的好去处,现在那繁茂的枝叶却被削了个干净,只剩下三枝粗壮的主枝形成一个座位,那年轻男子此刻正盘坐在这个特殊的位置上,背对着飞扬真眼魔瞳的视线。

  飞扬啧啧称奇,妙啊,这枝头削的,他看着也想坐上去试试,很有逼格。正在这时,那男子侧脸过来不明所以的笑了笑,飞扬有种感觉,他被发现了,这是对他笑的,虽然这笑容很温和,但他还是面带惊疑的收了真眼魔瞳,两只乌鸦一时面面相觑,这……是个什么怪物,好像超出了他们的处理范畴了,怕不是要翻车?

  ……

  “你在树上笑个der啊,赶紧给我下来,一天坐那么高有什么好看的。”因果在光秃秃的大树下冲着老王大声喊道。

  “看这芸芸众生。”老王面上带着恬静的微笑,像极了世外的隐逸高人,旁边再沏上一壶热茶的话。

  因果感觉很糟心,自从那天起来看见这颗生机盎然的树被老王糟蹋成这幅模样,他就有了这种感觉,这货怕是脑回路不大正常。会有几个人想着把树顶削平了坐上去看芸芸众生?

  “今天最后一次,还去不去?”因果轻声问道。

  大树上的潇洒身影一跃而下,落地时踩裂了几块砖石。

  “好勒,来了。”老王一脸沉静。

  因果撇撇嘴,这便是老王的第二桩怪异之处,长得挺帅气的一小伙,一身武艺走的却是势大力沉大开大合的路子,极为狂野,像是练的憨憨横练功夫,是故轻身功夫极为糟糕,也就比因果好些,因果时常暗地吐槽老王真是白瞎了一副剑客飘逸超群的长相和气质,没想到是个副T。

  老王的第一桩独特之处,自然是对“杀人”二字的怪异执念。自因果在街头被刺风波之后,因特蓝后续展开了大规模的血腥报复,对倾向天宝帮的极乐坊众多馆院楼阁进行了一场大清洗,一时间极乐坊动荡不平,晚间纸醉金迷,日里血雨腥风,众多当红头牌,花魁小娘在因特蓝的支持下成为新一代话事人,宣布拥护因特蓝的领导地位,这一场风波,直至今日,才算陷入尾声。

  而在众多清算的场面,都少不了老王沉默寡言的身影,他从不亲自动手,但每次都跟着来看,因果不懂老王的举动有何深意,却也不介意身边多个武力值极高的保镖。

  老王的安保工作完成的十分出色,几次在危急关头替因果拦下了敌人穷途末路的临死反击,断绝了敌人的翻盘点,因果也只能竖起大拇指心里暗赞:“老哥稳。”这种队友就很可靠,不会一到关键时刻就460,让人暴躁。

  今日是因特蓝清算名单上的最后几家,无论是否彻底,因果都打算将这场清算在今日终结,相信连日的血腥已经让极乐坊崛起的新生代主事人明白因果掌控极乐坊的决心,当不至于失了智再次勾连天宝帮,如果后续与天宝帮的争斗中让这些人看到因果帮能够与之抗衡甚至取得一定优势的实力,这些人当不会再起二心,因果的改制带给她们的利益是天宝帮给不了的。

  这场改制带给因果的远不止极乐坊的人心,最重要的收入其实是手机系统的崇拜值,因果的轮番大动作让那些沉沦风尘之中,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的青楼女子看到了余生的希望,因果曾许诺这些可怜女子攒够了足够的银两之后,允许她们为自己赎身!这为因果的崇拜值系统迎来大笔进账,一片片柔情蜜意的青楼花名不停翻滚,账面上的崇拜值突破五百大关仍然止不住势头。

  崇拜值突破五百之时,手机状态栏弹出了一条消息:“恭喜达成崇拜值500,成功解锁如意开开乐权限。”

  那一晚因果在床上乐的翻跟斗,赶紧运行那个红色神秘的气运APP如意开开乐……这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开奖好吧,抽奖应该是结合了人类不劳而获和赌徒心理的一项完美活动了,因果自然也很期待这个所谓的抽奖能带来怎样的奇迹,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绝世神通?还是让人功力暴增的仙道神药?因为未知而期待着的因果,点开一看就有些嘬牙花子。

  这……也太坑了,500抽一次?合着我攒了这么久的崇拜值就够系统一次造的啊。因果看着无双细小的不规则金色扇叶闭合形成的大圆盘,想起一句名言:“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要知道因果目前兑换过最贵的三倍内力精修卡才10点崇拜值一张,仅仅10点就可以享受三倍修行进度的快乐,是多么物美价廉,简直是巨划算的代名词,而如意开开乐却要用500点崇拜值来博运气,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因果狠不下这个心,五百点崇拜值对于目前的他无疑是笔巨款,是得赖于对极乐坊进行的一系列前所未有突破行业的改制得来,今后未必有这样的机会一夜暴富,若是用来兑换精修卡按部就班的修行,这五百点足可以让他的武道修为取得巨大的进步,在这飘摇的乱世之中,强大的武道修为无疑是安身立命之本!

  可是按照精修与天降正义所体现出来的系统界业界良心的品质,如意开开乐的服务道德似乎值得信赖?因果咬咬牙,一狠心点了金色扇叶大圆盘上的如意二字。

  金色扇叶大圆盘上顿时出现一条细小却纤毫毕现的五爪游龙,这五爪游龙的眼神十分灵动,在各片扇叶上窜来窜去的追逐着一颗金色龙珠,追逐的路线毫无规律可言,看的因果很是蛋疼,这个开奖方式无疑充满着不确定性,纯粹考验运气,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只在刮刮乐上中过五块软妹币的路人,因果对自己的运气着实没什么自信。

  龙珠磕磕绊绊的在一块颇为窄小的扇叶上停了下来,因果内心的激动和喜悦简直无法言表,玩过轮盘的都知道,越是贵重极品的奖品在轮盘上所占据的空间就越窄小,这样才能降低被抽中的概率!

  五爪游龙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衔着那枚停止滚动的龙珠化作一道流光掀开了那片扇叶,一张溢着气运金光的薄薄纸张从轮盘上漂浮起来,透过屏幕落在因果手上,画面极具3D效果。

  状态栏适时的弹出消息:“恭喜获得大德气运封印符一张,品质:金色,类别:加持类,使用者修为境界:不限,使用效果:一定程度改变加持者气运,具体效果视天命而异,使用方式:加持者鲜血滴入即可启封,使用次数0/1。”

  改变气运?!这特么是什么妖孽效果,气运这种属性有多逆天就不用多说了吧,金老先生笔下的主角很多都是气运滔天,福泽深厚的主儿,一生可谓奇遇连连,机缘不断,小说可以说是编造的,但是放到现实里气运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就更是无处不在了,投胎这关就已经将人无形中分为了三六九等,有的人一出生就坐在了终点。如此逆天的奖品让因果陷入了不可置信的和对前世倒霉人生的深深怀疑之中,这怕不是伪劣假冒产品?

  如果500点崇拜值能换来如此巨大的命运转机,因果只能说这太值了,但正因为得到太容易,反而让因果陷入了怀疑之中,怎么想这都不像是他该有的运气风格啊,这妥妥的主角光环是怎么回事。思虑再三,因果胆小那一面性格还是让他稳了一手,暂时没有启封这张大德气运符,将之珍重的揣在贴身里衣内,贴着皮肤,带着些许凉意还挺舒服,他决定等等看,他也不知道在等待些什么,但总想等等看。

  因果此刻的心理就很像前世那些凭空得到巨额财富之后心态失衡的人,被命运带来的巨大惊喜打破了原本的知足常乐的平常心,反正一时不知如何生活。

  好在第二天因果就收拾好了所有心情,气运的转变能够带给人的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转变,真正能够改变一个人命运的,还是自身性格和后天的努力,段誉若没有那份舔狗的心态,也难以在神仙姐姐的蒲团下取出凌波微步,令狐冲要是没有那份潇洒不羁也不会被风清扬所喜爱,得以传授绝世剑术独孤九剑。

  所以,他还是默默的将因特蓝的发展计划贯彻落实,500点崇拜值巨款被挥霍一空,接下来只有将极乐坊改制大计彻底完成,看看能否再次收获小姐姐们的崇拜值了,系统带来的巨大福利,让因果对未来充满了无限遐想和动力。

  比如后宫什么的……是不是有资格幻想一下了?咦……太腐败了,容易遭天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