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色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有权能使鬼推磨

春色去 不知鱼吧 2083 2020.10.18 05:31

  因为之前不知道明台书院回来人,原本就安排了女眷们一起吃饭。后来虽多了个樊老,但人家年龄大,祖父辈的人了,不用那么多讲究,刻意让陈云乔她们回避。所以这顿饭陈云乔吃得挺舒心。

  一不小心就干了一个半大肘子,一粒米都没吃。宋老夫人怕在樊老面前失了面子,轻咳了一声。两个小宋女心里鄙夷着:不愧是野丫头。倒是宋明觉得陈云乔跟没长大的孩子,跟宋清媛小时候一样,逮着一样爱吃的就猛吃,越看越觉得可爱。

  “云乔,你这像什么样子。吃饭就好好吃饭,不要太贪嘴。”老夫人不是小气陈云乔吃了好的,要是没有樊老在她也不会管。

  “哈哈,这丫头有趣得很,宋老夫人何必管她呢?”樊老爽朗一笑。别看这姑娘只顾埋头吃肘子,但是她其实并不是不知礼的。吃归吃,可人家全程温文尔雅,知道先拆骨再入口,肘子炖的软糯,所以她没有吃得面目狰狞。而且饭席上没别人动那盘酱肘子,所以也不存在她吃独食,在樊老眼里就是个小姑娘多吃了自己爱吃的罢了。刚上桌陈云乔就发现自己爱吃鱼,还不动声色的帮他将鱼置换到自己面前,而软烂好嚼的豆腐塞肉放在了宋老夫人面前。宋大人和两个哥哥也照顾到了,虽然是饭桌小小的细节,但是樊老很赞同这种做法。懂得先尊重别人,再让自己开怀。

  活了大半辈子,早就看开啦。做人不能不顾别人,也不必光顾着别人总拘着自己,那多累?

  两兄弟之前就收到了信,说多了个妹妹,来龙去脉知道的差不多,刚刚回来新妹妹就熟络地上来打了招呼,不卑不亢,自然亲近,挺好。

  宋老夫人见客人都没意见,自然不再多说,只问陈云乔还吃不吃得下饭。

  桌上几个男人推杯换盏,樊老是个爱酒之人,宋明和俩儿子也陪得尽兴,酒杯中就定好了纳采问名的事儿。

  这时大家都高兴,两个小宋女也真心实意替亲哥哥开心,就是暗自继续愁着自己婚事。都拖到这个年岁了,就算亲娘再作妖,祖母和父亲总该替姐妹俩做主了吧?

  宋清涟咬着唇想提自己和李长翰的事儿,陈云乔见她模样就知道她想说什么,宋清涟刚张嘴,陈云乔就在桌子底下狠狠掐了一把。

  “啊!你干什么!”宋清涟吃痛,扬手就想打陈云乔,还好想着大家都看着,生生忍了下来。

  另外几人不知道俩人什么矛盾,面面相觑着。宋老夫人猜到陈云乔是想阻止宋清涟说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自己了解二孙女,跟杨姨娘一样说话不分场合。又想到了自己之前下的决定,不如现在公布好了。

  “大家听我说一句,我们宋府主母空缺多年,如今我也老了,很多时候对后宅打理已是力不从心。清徽清涟大了,婚事也要早点定下。所以我决定,让云乔暂代我管家。”

  此话一出,宋明没什么意见,云乔聪明,就算规矩学的没有十足十,但是有老母亲教着不会出大问题。大哥二哥也没反对,自己常年不在家,家里的事祖母决定。樊老知道陈云乔是义女,虽然诧异,但是毕竟是别人家事。

  只有清徽清涟两人激烈反对。

  “祖母,这个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宋清徽皱眉。

  “就是,凭什么让一个外人管我们宋家?祖母你年纪大了,谁亲谁疏都不懂,为什么不让娘当家?”

  宋清涟此话一出,宋明气的吹胡子瞪眼:“我早在家里说了,我把云乔当亲女儿看,你说她是外人,是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还是觉得你自己不是我亲女儿?”

  宋老夫人听二孙女说自己老不辨是非,面色微愠。

  父亲大发雷霆,两个儿子本来就觉得尴尬,又听到妹妹说让亲娘管家,更是雷得外焦里嫩。虽然是亲娘,但是两人都知道亲娘兴风作浪的德行,自己虽然不嫌弃,但是也深信亲娘会搞垮宋家。慌忙打圆场:“祖母说的没错,大妹二妹确实得定亲事了,在家留不久,小妹年龄尚小,可以帮着祖母分担几年,正好学学管家,有了经验以后也好嫁。”

  后面还有一句,谁家也没让姨娘管家的,连二房都不算,这句话没敢说出口。白来的妹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爹一口咬定当亲生的看,总比传出去宋府让姨娘管家好听。

  “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要多说,吃饭。”宋老夫人最后拍板。

  陈云乔诚惶诚恐道了谢,又说了几句挑不出错的场面话,心里忐忑中又有点期待。啊,自己管家,那是不是就能正大光明找杨姨娘和宋清涟的茬啦?

  下了席陈云乔叫住宋清涟:“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掐你吗?”

  “你今天要是在饭桌上,当着大家提你和那男的婚事,就等于坐实了你们私相授受。你自己不怕死也替你亲姐想一想,她都十八了,还没嫁出去,你是要用你的命换你姐当一辈子老姑娘吗?你要真非他不嫁,自己也别腆着脸往上贴,跟他说好,让他家里向大哥一样,找好媒人让长辈一起上门提亲,就说宋家二女年岁正好,品行高洁,他一心向往,求娶之,懂吗?”

  宋清涟听她说完也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但是嘴也不饶人:“我要怎么做轮得到你个贱人来教我?别以为让你代管家是瞧得起你,祖母把你当免费苦力罢了。”此话尖锐难听,最后一句正好传到了路过的老夫人耳朵里。

  陈云乔手疾眼快,一个耳光将宋清涟打得跌倒在地。陈云乔的巴掌可不是闺阁小姐的柔弱无力,脆脆的声音传了老远。之前虽然也揍过她,但是也是给她留了三分薄面的。这次自己好心救她,不领情就算了还骂自己是贱人。是可忍我不可忍!

  打完扭头走,不再去听宋清涟骂骂咧咧。走过去搀起老夫人回院子,她要跟着去拿管家钥匙。

  老夫人交接完钥匙,又给了账本细细对着。

  陈云乔跪下行礼:“今日当着老夫人的面对二姐动手实属不该,可祖母您知道二姐的性子,早不改过来以后更吃苦头。我就当是为了自己以后好嫁,今天就越俎代庖拿二姐开刀了。”

  哼,如今自己有了小小权利,不用白不用!有钱能能使鬼推磨,有权也能使我将宋清涟赶懒驴上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