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百妖浮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百妖浮世录

一只皮皮蟹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21.04.09上架
  • 7.10

    完本(字)

46位书友共同开启《百妖浮世录》的玄幻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百妖浮世录 一只皮皮蟹 2033 2021.04.09 11:05

  月光下,幽暗的树林里,劫匪追赶着一名白衣书生。他只能不断的奔跑,渐渐地,身后已没了追赶的人影。

  看着眼前陌生的土地,书生心情久久未能平复,原本英俊的脸庞也开始透露出了恐惧。

  月光在漆黑的树林里形成了丝丝光柱,本可以照亮前行的路,但林中却弥漫起了白雾,林间婆娑的声响却成了扣动他心弦的警钟。

  在夜间分不清左右的的书生只能在林间肆意穿梭,得以缓息的他才发现身上因逃窜而成的伤口已经成片绯红。

  疼痛感瞬间占据了他的身心,身后再次响起了草木碰撞的声音。他无奈只好拖住沉重的身躯往前方草丛走去。

  穿过草丛,书生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因撞击到了头部,他的视野也更加模糊。

  将他绊倒的阴森白骨,在他眼中成了一片白色的花。用手腕捶了捶脑袋,意识才逐渐清醒,才发现这里已不是树林,而是遍野的骷髅地。

  在月光的照射下,这些阴森的白光越发瘆人。腹部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只好用手掌轻轻覆住,意图减缓血流的速度。在经量不牵动伤口的前提下,他缓慢的向前前行着。

  这里除了尸骸就只剩尸骸了,四处观望的眼却被一处红光吸引了。

  走近后,不料脚下一个打滑,再次摔倒在地,尸骸刺入了原本受伤的伤口,鲜血再次开始汹涌的往外流去。

  看着眼前触手可及的孤独的花,书生将沾满鲜血的手轻轻触碰了即将凋零的花瓣。

  “好美,可为何却见花不见叶呢?”

  意识已经逐渐模糊,视野也看不清花的轮廓,书生拖动着虚弱的身体匍匐到了花的身边。

  鲜血流入了花的根系之中,“请好好活下去。”虚弱的话语,随着他缓缓闭上的双眼一同消逝在了逐渐汇聚的白雾中。

  一缕阳光洒进了河边的茅草屋中,清晰流淌的河水声伴随着鸟鸣,吵醒了房中的两人。

  男人名叫丁泽,原本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只因一次意外差点死在了树林之中。

  女人名叫琉璃,是住在这郊外的一户人家,不过因一场疫病,家中众人被夺去了性命。

  一场巧合下,琉璃救下了倒在树林中而血流不止的丁泽。由于都是孤儿,两人也变得更加惺惺相惜,最后在这郊外的茅草屋中拜堂成亲,相守一生。

  “琉璃,我先走了。”

  “好。”

  虽然女人身穿农装,但却掩盖不住原本的美艳。

  丁泽独自一人来到了镇上,他买了一些必备品,准备前往山上的寺庙为琉璃祈福。

  在寺庙里,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自称是得道之人。虽然丁泽不敢说自己学富五车,但得道之人怎么也该飞升天界了,又怎会流落红尘。

  丁泽没有理会他所说的话,祈完福就准备离去了。

  “你身上有很浓的妖气。”想到他的话,丁泽就觉得好笑。

  家中,在纺织的琉璃等待着丁泽的归来,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相公。”打开门,琉璃发现并不是自己要等的人,欣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怎么来了?”

  看着转头往屋内走去的琉璃,赤云连忙向她解释。

  “我就是来看看你,方才你叫的相公,是和别人成亲了吗?”

  “嗯。”

  赤云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静静地看着继续纺织的琉璃,他想看看与琉璃成亲的人到底是谁?

  听到屋内传来的织布机上的梭子声,丁泽开心的呼唤了她的名字。

  “琉璃,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走进了门,丁泽看见了坐在一旁的赤云,“这位是?”

  在琉璃还未来得及解释前,赤云站了起来。

  “我叫赤云,是琉璃的哥哥。”

  看着他伸出来的手,丁泽礼貌的握了上前。

  “哥哥?琉璃,怎么没听你说过。”

  “只是远房亲戚,很久没往来了。”琉璃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借过了丁泽手中的糕点。

  “是啊,只是远房亲戚,很久没往来了而已。”

  “既然是哥哥,那就请坐吧。不好意思啊,这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

  “没关系的,他不会在意这些的。”

  赤云没有说话,只是有意识的看着对丁泽笑脸相迎的琉璃,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丁泽告诉了琉璃,今天他在寺庙里遇到了一个怪人,那怪人说他身上妖气很重。

  丁泽不以为意的笑着对琉璃说,“琉璃,你说这人好不好笑。”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琉璃与赤云脸上出现了片刻的惊恐,但很快就被掩盖了过去。

  “的确,那人怕是个疯子,见人就说。”琉璃连忙应和道。

  赤云决定先将丁泽支出去一下,他打算单独与琉璃说些话。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会,我有些话要和琉璃说。”

  丁泽看了眼琉璃又看了看赤云,就离开了房屋,带着从镇上买回的菜,坐在了溪流旁清洗了起来。

  丁泽离开后,赤云的脸色多了几分忧郁。

  “琉璃,你也听见了,已经有人盯上你了,这里很危险,你还是跟我走吧。”

  琉璃甩开了赤云牵过来的手,“我不会走的。”

  “为了他,值得吗?”

  “值得。”

  看着她坚定的眼神,赤云决定做最后的劝解。

  “人妖殊途,如果知道你的身份,他还是这样对你吗?”

  琉璃犹豫了片刻,“会的,他会的。”

  听出了他话语中的不自信,赤云继续说着,“如果他知道你的过往,他真的还会这样吗?”

  见琉璃低下头,久久未进行答复,赤云安慰到,“琉璃,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我先走了。”

  洗完菜的丁泽因为不知道他们说完没有而久久站在了屋外不敢进去,深吸一口气后,他走了进去,却只看见了坐在床沿上失落的琉璃。

  “你怎么了?”丁泽将手中的菜放在了桌上,走了过去。

  “相公,如果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还会爱我吗?”

  “会的,我永远都会爱你的。”

  “那我去给你烧菜。”心情稍微好转的琉璃向他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