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三十三章 我的判断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067 2019.07.21 02:59

  “你倒是说呀?急死人了,是啥原因嘛?”云梅急的在二后生背上捶了几下,二后生似乎很享受云梅的香拳……

  “云姐,今天天色已晚,你容我再考虑一晚,明天我给你答案,再说,我回去迟了,改枝也该着急了,你把我送回去吧!”二后生说。

  听了二后生的话,云梅吱━啦━一下把车打着火,猛地一踩油门,警车嗖━的一下就串出去了,二后生以为云梅虽然是发火了,还是要送他回去的,可是他发现云梅开着警车并不是往回送他,而是一路开到了公安局大院,到了地方又一脚猛刹车,把副驾驶座位上的二后生身子一下惯到工作台上,二后生惊魂未定,云梅就从左边拉开车门,狠狠的说:“乡下来的二后生,下车,今晚不把案件理出个头绪,我俩谁也不许睡觉,不许回家。”

  “啊!━云姐,你这是要绑架我吗?我要报警。”二后生嘴上说着不情愿的话,还是乖乖的跟着云梅来到刑警队的办公室。

  “现在给改枝打电话,就说你今晚加班回不去了,叫她们别担心。”二后生没等云梅话说完,早已拔通了改枝的电话说:“改枝,我今晚加班回不去了,你和大叔、大婶、媛媛姐说一声,你们早点休息。”

  “二哥哥,你上什么班呢?怎么第一天就加班?你还是尽量回来吧!我不放心。”改枝说。二后生转过头看着云梅:“云姐,听见了吧,改枝不同意。”

  “少啰嗦,拿来电话,我跟改枝说。”说着,云梅一把抢过二后生的手机说:“改枝,我是云梅,今晚我们刑警队借你的二哥哥一用,你先休息吧,用完了我给你送回去啊。”

  “什么?云姐,借人?……”还没等改枝把话说完,云梅就挂了电话。云梅从办公桌下面的纸箱里拿出两桶方便面,用饮水机里的热水泡上,这个时候她自己的电话响了,云梅接通电话:“爸━”

  电话里:“梅子,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我和你妈做了好吃的,就等你了。”

  云梅:“爸,今晚回不去了,你和妈先吃吧!别管我,我们有案子要破。”

  电话里:“哦,又不能回来啦?好吧,那你忙吧!爸挂了。”

  二后生分明看见转过头的云梅拿桌上的抽纸擦眼泪。

  “好吧,好吧,今天我要是不把这个案子理出个头绪,我连泡面也不吃,绝食我。”二后生顿了顿又说:“云姐,泡面还是得吃,泡都泡好了,别浪费了。”云梅噗呲一下笑了。二后生三八两下把一桶泡面吃完说:“云姐,你吃呀?吃完了我给你分析一下案情。”

  “你说吧,我边吃边听。”云梅说。

  二后生拿起记号笔,在墙上的写字板上写上陈香艳的名字说:“为啥说她是嫌疑人呢?因为两起案件,她都是第一目击者,而且我们在现场周围的监控里又没发现其它可疑人员。”

  “你说的这两个事实都不能成为判定陈香艳是杀人嫌疑的理由。”云梅反驳道。

  这个时候G灵手机派上了用场,二后生拿出手机和云梅的手机联网并且把案发现场的监控探头拍到的画面投影在白墙上,二后生说:“云姐,这是桑德医生办公室外的监控,陈香艳在案发15分钟前进过桑德的办公室。”

  “这很正常呀!她是保洁,她进去是打扫卫生的呀?”云梅吃着泡面说。

  “这个是伊纱家门口的监控,同样陈香艳在案发前从伊纱家出来的过程。”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她是伊纱家的保姆,她出入她家很正常呀?”云梅说。

  “云姐,你发现了吗?两个画面,陈香艳有一个共同的动作:往垃圾筒里扔了一个东西,而且扔的东西是一样的,我们放大看一下。”说着,二后生把画面放大,陈香艳扔到垃圾筒里的是个药盒。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扔费纸盒是她的职责。”云梅说。

  “一年前伊纱家和三个月前桑德医生用了同样的药盒,又同样被杀,云姐,你觉的正常吗?”二后生问。

  “可你知道,两人都是被掐死的,并不是服了某种药物。”云梅说。

  “对,鬼异的地方就在这里,掐死死者的竟然是一个死人,而且都是左手,你觉得一个姑娘家能用一只手掐死两个大活人吗?而且有一个还是蒙族汉子。”二后生说。

  “这就是案件的迷茫之处,要不人们传出是鬼魂杀人呢,你这不是和没分析一样吗?”云梅一气之下,把吃面的叉子往桌上一扔,不吃了。

  “云姐,你吃你吃,你不吃我心疼的讲不下去啊!”二后生故意说。云梅又用毛花眼翻了二后生一眼,不过还是拿起叉子继续吃起泡面来。

  “死者凯玉在火化的时候缺了一只左手臂,她怎么能再用左手掐死伊纱和桑德呢?”二后生问。

  “你怎么知道凯玉火化时缺左手的?”云梅问。

  “今天去凯玉家,那个她家的邻居说的,虽然她的妈妈用糕面安了个假的,那样她就用不上力了呀,咋还能掐死人呢?”说完。二后生做了个挤眉弄眼的动作。

  “那你是咋想的?你倒是说呀?又开始妖里妖气了啊。”说着,云梅的毛花眼又翻了一眼二后生。

  “一定是有人拿着这只凯玉的手掐死了死者。”云梅听的云山雾罩的,她反问二后生说:“伊纱洗澡的卫生间是从里面反锁的,这又怎么解释?”

  “这只有一种解释:开始伊纱洗澡间的门并没有上锁,鬼魂凯玉掐死她后从外面反锁了门,才造成伊纱从里面反锁门的假像。”二后生说。

  “你有点正形啊!你是说陈香艳掐死了伊纱然后从外面反锁了门?”云梅问。

  “是呀!”二后生故意拉长声调。

  “两起案件现场都没有搏斗的痕迹,一个女保姆、女保洁能有那么大的力量掐死死者?”云梅问。

  “掐不死,这就是那个药盒的作用。”二后生用讲棍指了指视频中被陈香艳扔掉的药盒。

  “可是我们解刨死者遗体,并没有发现药物残留。”云梅说完把最后一口面吃了。

  “这就是本案的又一高明之处,陈香艳久病成医,她知道有一种药在人体内没残留。”二后生说。

  “乱了,乱了,二后生你好好总结一下。”云梅着急地说。

  “好嘞!云姐,云姐你听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